发新话题
打印

上班考虑这种关系

上班考虑这种关系

早上我出门去上班的时候,阿尔玛仍然在熟睡着。在办公室,我一整天都在考虑我该怎么处理和阿尔玛的关系,我必须找到一些办法让我们的婚姻回到原先的轨道上去。在我下班回家前,我一直在冥思苦想这个问题。但是,当我晚上回家后,却吃惊地看到阿尔玛和一个男人正在客厅的沙发上做爱。' E' e; j) |3 H0 g6 s8 h. \
  那个男人躺在沙发上,浑身上下一丝不挂,巨大的阴茎坚硬地朝天挺立着。4 C% N, ^6 `/ t3 k4 O% H7 G5 k) _; o
  阿尔玛上身裸露,下身的裙子被掀到腰部,没有穿内裤,两条腿上还包裹着性感的黑色丝袜,脚上还穿着性感的高跟鞋,她跨骑在男人身上,身体一起一落地套动着男人插在她肛门里的阴茎。
1 E3 \! u0 s: `9 v( S/ p  z" p: u  看到我回来,他们不情愿地分开,然后阿尔玛说道:「我想,既然你已经知道了我背着你做了什么,那我也没必要再偷偷地做了。」( O9 h* T, q. R
  她转身想重新回到那个男人的怀抱,但他推开她问道:「这个男人是谁?」
3 w: Y5 G8 d' a  j3 K' I- I  「他就是我丈夫啊。不过,你不必担心,我们之间有君子协定的。」
% N  h; w/ Z7 T; f4 f  「我们有协定吗?」, h* ~5 b& H8 x4 O; a2 @+ W; i
  我生气地问道。" j! j/ B4 w2 z; W5 h# ]
  「别这么卤莽了,布莱恩。我们昨晚不是已经谈过了吗?」1 l: Z0 M, i& [; v- r& |( W
  「不!我们什么也没谈,阿尔玛!昨晚你喋喋不休地说了半天,我只是在听而已,我没同意任何事情,真他妈的混蛋!」
! `- v2 E& I& G+ U& B- p+ g" n  那家伙站起来说道:「咳,我可没有义务掺和在你们的家庭矛盾里。」
+ S+ j9 r8 v* t5 u, D6 U  「坐下,帕尔。这里没什么家庭矛盾。她不过是已经决定不想再继续跟我过下去而已。你们继续享受吧,你把这个女人从我身边带走吧。这个女人肏起来还不错!」
- w# f4 d* W# \1 \: Z9 |# k  我气哼哼地说道。, S: z) o8 K- p) T  s, E
  离开他们,我们独自上楼去收拾自己的东西。听着阿尔玛熟悉的呻吟声在房间里回荡,我知道自己离开她后一定会非常想念她的。, K0 N9 Y: c; N$ s
  等阿尔玛和那个男人做完爱洗完澡来到我和她的卧室的时候,我没有在那里等她。我们的大房子里一共有四个卧室,我随便找了一间躲了进去,并从里面反锁了门。阿尔玛很容易地就找到了我躲避的房间,在外面使劲敲着门。
+ B  |: R1 E8 j  「布莱恩,把门打开。」2 s" [" G0 S1 \& G
  「滚开,阿尔玛,我们没什么好谈的了。事情已经很清楚了,我不想再浪费时间来说服你,让你承认你做错了。」. i4 w& \- R# d1 P: N
  「布莱恩,别发傻了,快开开门吧。」1 _+ d; M9 |; ~; S! H- ?
  「滚开,阿尔玛。」% v$ u$ C* v  }
  「布莱恩,少说废话,现在你给我马上打开门,你听到了吗?」8 g% j) G. K9 V0 i# R- _
  我抓过一个枕头盖在自己头上,但我还是能听到她的敲门声和叫喊声。过了5分钟,阿尔玛终于放弃了,她不再敲门,转身回我们的大卧室睡觉去了。; |* j( z" \' L6 @7 v
  ****    ****    ****    ****
5 ?9 x1 o2 ]/ n    第二天,我在阿尔玛起床前就离开了家。我决定采纳我岳父的建议,一到办公室就立刻给一家私人侦探所打了电话,要他们给我提供我妻子所有行动细节。# d; X! H# F* E1 V
  然后,我在公司的公寓里给自己安排了一套房间。那天晚上,我没有回家,阿尔玛给我手机打了十几个电话我都没接。
" \0 g( \  P+ `6 x4 f0 x. g% w  第二天早上,我刚到办公室,阿尔玛的电话就打过来了。
2 U. h) t0 `5 u& b& r# x  「你昨晚去哪里了?」9 W7 @, j3 h% l8 X+ B! _- \
  阿尔玛在电话里问道。: L& d& M+ s1 g3 I1 Y  Z( ]
  「我住在公司的公寓里了。」( u" \2 b) f7 I- U+ J; e
  「布莱恩,你想干什么啊?」- w! R6 R) g, o+ K6 n  P
  「我不回家了,阿尔玛。从现在的形势看,你似乎不愿意再做我的老婆了,今后不论你想做个婊子还是别的什么都跟我没关系了。」+ j* o3 d& D9 t8 s  H* D; s8 Z
  「布莱恩,你没有想清楚这个问题。我们俩都知道你是为了我家的钱才娶我的,现在你假装成一个热爱婚姻、痛恨出轨的丈夫简直就是在浪费时间。别再搞那一套了,今天晚上我等你回家,我回准备好晚餐等着你,吃完饭我们到床上去好好亲热一下,我会让你看到这件事其实并不影响我们的生活。」" b& W: [: I$ i8 J
  「再见吧,阿尔玛。」
" e/ ~' C% z9 |6 J$ S1 ]- y: ~0 @; p  说完,我就挂断了电话。
/ F2 S$ H4 O3 ]+ z4 H  那天晚上我仍然没回家,第二天上班后也没接她的电话。我去找了我岳父,告诉他发生的事情和我不回家的原因。
" p& K3 b& z8 c1 J3 Z( U  「难道她真的把别的男人带回家了吗?」0 T% e. `0 L8 r! l& o: m3 g
  瑟古德先生问道。1 X! s% q% n. I) K* y( A0 o
  「是的。」
& f. c/ n# P! h& M2 x  D! L- |  「上帝啊,这孩子怎么变成这样子了?」0 z6 H. I; j0 k. E; [3 k* l2 B
  「要我说,是因为她整容后变漂亮了,她再不是那个没有自信的丑小鸭了,她认为她曾经失去了很多,现在要把以前失去的东西都补回来。现在我要走了,我一直没有接她的电话,说不定一会儿她会到这里来找我的。现在,我既不想见她,也不想跟她谈什么,我会送她一份法律文书的。」
/ Y2 O; {; q# c- g. i  「你下决心要跟她离婚了?」. I' a& d: {: h
  「我非常不愿意这么做,但如果她仍然一意孤行的话,我觉得我没有别的选择了。」1 a+ V" V3 D& R% |- c  p+ s+ g- h( ~
  「很抱歉啊,是我把你带进这个婚姻的,布莱恩。」
  W- f% Y. T* V' }  u) w- G  「嘿,是我太贪婪了,老爸。我和所有人一样惊讶自己怎么有福气得到您的照顾。现在,我一点也不后悔按照您的安排娶了阿尔玛,我只是非常遗憾这样的结束。」
8 f0 l6 N* j  j' j  ****    ****    ****    ****; [- `1 m: f3 N' s
    在接下来的两周里,尽管阿尔玛每天都要给我的手机打几十个电话,但我就是不接。阿尔玛知道我看到她的电话号码就不接她的电话,就变换方式,用公用电话打给我,但只要听到是她的声音,我立刻挂断电话。
( \, K" x% e1 k  这天,我的律师打电话告诉我,离婚文书已经准备好了,于是,我接了阿尔玛的来电。3 x7 s+ N5 @  t$ C
  「布莱恩,你这个混蛋,你在哪里啊?为什么总不接我的电话?你真要他妈的离婚啊?」: i* y$ d" }# _4 M+ {1 h" }& q* u
  「阿尔玛,你也是大学毕业吧?难道你没觉得你的第三个问题就是两个问题的答案?」0 W4 {. x& A. O& t/ j; l
  「布莱恩,你这么做真是太傻了。我们真没必要离婚的,我告诉你吧,亲爱的,我喜欢跟你结婚,跟你一起生活。你真没必要离婚。」, K, p) ^; `# |- H8 i
  「当然有必要,阿尔玛。这是关乎荣誉的事情,是自我保护的方式。没有一个男人,如果他是个真正的男人,会容忍被老婆戴上绿帽子。我的私人侦探已经得到了确凿的证据,在过去七、八个月里你一直在跟别的男人鬼混。那些你跟其他男人做爱的照片已经和离婚文书一起寄给你了,我相信你已经收到了。你想让我怎么样?难道想让我在家等着你和别的男人鬼混完,带着他们的精液回到家,我再跟你做爱吗?」
8 [4 l! o/ l% g' o' d9 g  「我从来也没有那么做过,布莱恩,我总是把自己洗干净才跟你上床的。」- W% b: W9 ?9 `# N
  「你当然那么做过,阿尔玛。你和我都清楚,你是无法绝对保证自己是干净的,是吗?跟男人们鬼混完回家后你刷牙漱口了吗?我知道你非常喜欢吸吮男人的阴茎,每次你回家后亲吻我的时候都带着别人的精液味道。」' ?# j$ t" s0 [$ j! J
  电话那头沉默了。
- g3 K; p! c. O1 u* {5 Z) a  「怎么样?怎么不说了?是不是回答不了这个问题了?那好吧,现在你来回答下一个问题。我在离婚文书上对你提出任何补偿要求了吗?当然你也可以不回答,那我来回答好了,没有任何要求。没有要房子,没有要家具,没有要金钱。唯一的要求就是请你放弃我。我走进咱俩的婚姻时,除了对你的爱以外我一无所有,现在我离开你也不需要带走任何东西,除了我的自尊以外。你知道自尊对我意味着多少钱吗?」
3 `1 O& f, R: R" B* \  「请不要这样,布莱恩,我们再好好商量一下好吗?」
' a; {) g! [1 Y2 B+ _& V  「不,没必要了,阿尔玛,一切都太迟了。当你把那个混蛋带回家来,在我的房子里肏得天翻地覆的时候,我们的婚姻就已经彻底完了。你把我娶你是为了你家的钱作为借口,跟那些男人疯狂做爱。你用这个谎言支撑着你自己,做了那么多对不起我的事情。事实上,你作整容手术就是为了去勾引男人,让他们把你带上他们的床。」4 i7 \" U0 q: }# D
  「不错,原来你是个丑小鸭,总是被人们所忽视,但现在你变成了白天鹅,所以想不顾一切地挽回你过去所失去的所有东西。你得到你所失去的一切了,阿尔玛。你从小就一直拥有迷人的身材,现在你终于有了和身材相称的容貌了,所以你的床上永远也不会缺男人的。再见吧,阿尔玛!」, D7 ]9 U, S( \7 Q7 \
  挂上电话,发现我岳父在我办公桌对面站着,我无奈地对他说道:「老爸,我真是无奈啊。」/ U" x) i. U, D& D$ w, y
  「是啊,虽然说起来有点夸张,但这个结果也只能是这样了。事实上,如果我有个儿子的话,我也会支持他这么做的。」9 g2 B3 j: V0 t6 N' f) U; [& x5 ]
  「谢谢老爸的理解。」/ H, {- d. {9 w5 }6 K' z5 _  A  o
  「现在你要怎么做呢?」) u" c2 }% ?. t2 i+ C4 q
  「走着看吧,我想下面该走离婚程序了,等着瞧吧。」3 f4 z3 D* f* p
  ****    ****    ****    ****6 A7 O6 z# A3 J. Q+ P! E
    要想在离婚前躲开阿尔玛的骚扰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在我几个手下员工的帮助下,我还是成功地避开了她的大多数骚扰。每当阿尔玛走进办公大楼的时候,一楼大厅的接待员都会及时打电话通知我,让我有时间在她走进我办公室之前离开。而当她把车停在我的汽车旁边,企图守株待兔的时候,地下停车场的保安也会悄悄地通知我,这样我就不去停车场开车,而改坐出租车回家。+ Z0 I, X% }/ A/ N* ?3 Y) s
  阿尔玛也试图通过她父亲来做我的工作,但她父亲却不想再帮助她了,因为她太让他丢脸了。「我怎么帮你啊,阿尔玛,你的做法太伤害布莱恩了,你让所有的人都丢尽了脸。」
* J. C) ]$ r- }  瑟古德先生说道。0 G: T1 [! J* p1 c9 m' h
  由于我并没有什么过错,所以在离婚诉讼中阿尔玛提不出任何反驳意见,但她还是准时参加了庭审。庭审结束后,她走到我跟前,说道:「拜托,布莱恩,我们谈谈好吗?」
. o& i& C$ U  h  「已经没什么好说的了,阿尔玛,那次你就说过,那天晚上是我们的最后一个夜晚了,你还记得吗?你还说过,事情已经无法改变了。你说的对,不是吗?现在我也认为事情已经无法改变了。」. c2 I& z9 _& l: g' e4 V
  看着手里的离婚法律文书,我又说道:「哦,对了,还有最后一件事情,让我们一起来看看这个法律文书里对你的钱是怎么安排的,看看我是怎么为了你的钱而和你结婚的。在哪儿呢?喔,应该是在这里吧,我肏!哪儿有什么钱?一分钱都没有!你仔细看看吧,事实上我不但没有从你那里得到一分钱,还要付律师费和诉讼费。离婚难道是我的错吗?我为了你的钱而和你结婚,但离婚的时候我却一分钱都拿不到,还要为了离婚诉讼而掏自己的腰包。下次我可真的要为钱而结婚。」0 X/ a9 N( K+ p3 u& p" ?
  「布莱恩,拜托啊,让我们好好谈谈。请你听我说好吗,布莱恩?」- H# t0 _7 J: Y
  「我已经听过了,阿尔玛。我听我的私人侦探告诉我,你背我跟9个男人发生过性关系。我还听过你肆无忌惮的呻吟声和尖叫声,你带着别的男人到我的房子里,当着我的面跟他肏得死去活来。这一切现在都过去了,阿尔玛。我很高兴地看到那些混蛋王八蛋带着你和你的钱离开我。现在,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马上就会再找个女人开始我的新生活了。也许再找的女人甚至比教堂里的老鼠还要穷,所以,我并不是为了她的钱才跟她结婚的,但我会挣到钱来养活她的,不是吗?」
5 v2 B+ p3 q' M& t0 Z  说完这些话,我转过身走向法庭旁听席的后排,那里站着一个美丽的金发女郎,她正等着我呢。她是我雇佣的法庭公证人员,但阿尔玛不知道她是谁,就让她以为这个金发女郎是我的新女友吧。我伸出手臂让金发女郎挽住,然后我们一起走出了法庭。6 [) \3 x+ s0 M1 D; \/ h, C4 B
****    ****    ****    ****# {" n$ Z. V# X" z6 N
     离婚法律文书、阿尔玛的偷情照片和私人侦探的报告都让我很满意,我打算把50万美金的存款还给杰森·瑟古德,并告诉他我就只拿那部分钱的利息就好了,但是他拒绝了,说道:「我们交易到此结束。你满意你现在的结局吗?接下来我们怎么办?」; x% b0 F3 F$ Y: R
  「我也不知道啊。」
7 Q9 I1 v/ @0 s1 ~7 k' L$ T* f8 C  「你准备把她再找回来吗?」
$ n+ Q( l* |# a# \7 e# M/ g. m9 N  「难道这是我现在应该跟你做的交易吗?」
8 u0 K# t9 ~  B- r  d4 K  「你真混蛋!」
  Q& z4 J7 }$ ^* T  「是啊,老爸,我是混蛋,你心里明白就好。」
5 B  }* X% Q1 @: L  「你应该知道,自从你离开家后,她就再没有和任何男人有染。现在,你真的要走了,那她该怎么办?」' x5 A8 r! V& I; A- d8 \
  「不,我不知道。那时我只想着离婚的事,再没有关心过她是否跟别的男人在一起。我以为她整容后从丑小鸭变成了白天鹅,她走上了放荡的道路就不会再停下来了。」# P6 `) E% D; K; H) O9 a
  「那你还爱她吗?」
4 g, a5 t) z8 W8 }. ?  「恐怕还爱着呢吧。」9 `# [- F$ c* x8 _* A  D7 o4 X) C" ?
  「是啊,从她趴在我肩头痛哭的样子里,我知道她非常后悔自己以前说的错话,做的错事了。而且,我能感觉到,她也还爱着你。」
5 c! i6 [. d: _8 A6 o# u! s  「她没说错,老爸,她是对的,我的确是为了她的钱而跟她结婚的。她的错在于她为什么不面对面地把我为钱结婚的事情跟我说清楚。如果她能坦诚地跟我谈谈这个问题,那我就可以当面告诉她,刚开始我是为了钱而和她结婚的,但走进这个家庭后,我对她的爱就已经超过了对钱的渴望。我在她整容之前就已经签署了一份协议的,但是她的新面孔却毁了我们的一切。」8 F1 f' C6 G/ ~0 |
  「你还是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你接下来准备怎么办?」
' f4 [  C% K% L5 n4 ]' R* w  「在离婚结束之前,我一直躲避着阿尔玛,现在我不会再躲着她了。如果她想来找我,我随时都欢迎。但是她必须做出努力,让我觉得值得把她找回来。」4 p4 B0 ?8 p- E
  「好了,别说这些废话了。这样吧,如果你重新接纳我女儿,我就让你做公司的副总裁。」+ @$ R1 d8 k" D% t0 j  D( s
  「应该这么说,老爸,即使我不重新接纳你女儿,你也要让我做公司的副总裁。」/ v$ P+ ]" B; \3 Y9 Q- \5 V, X, Y
  「嗯,你说得有道理。」0 C, l4 E" l+ }  n3 ]5 F2 l
  ****    ****    ****    ****
; b) X8 V0 \/ H1 j    阿尔玛一直央求跟我好好谈谈,我故意抻着她,让她费了不少时间,做了许多工作,最终我同意给她一个机会。我耐着性子认真地听了三个小时,她彻底向我坦白了以前的所作所为,恳求我原谅她。我告诉她,我不知道自己是否真的能原谅她,即使原谅了,那也会过很长时间才能让我彻底忘记她所做的一切。虽然还没有谈大是否可以复婚,但我们的确已经从当初的仇恨中慢慢解脱出来了。4 a6 Q/ z: _" Q( ]5 A; e: F
  她邀请我回家吃晚饭,但我告诉她,我绝对不会再踏进那个房子因为一旦进去,我就会想起那天晚上她和她情人做爱的丑陋样子,就会听到她和别的男人做爱时的淫荡呻吟声音。这当然都是废话,我只是想让她再难堪一下罢了。% C3 v7 ^& u$ l+ N' x
  第二天,我惊奇的发现,阿尔玛在那栋房子的大门外贴上了出售的广告。/ s1 ?* I4 l: o/ u  X; p- J
  阿尔玛继续做着努力,她慢慢地打动了我的心。有一天她终于向我提出来,要和我复婚。
+ o4 N& w/ i" F4 L  「如果你真想复婚,必须答应我一个条件。」( A9 w# B" W& O- h3 I1 C0 B2 S
  我说道。8 \( t% b5 W! ~" [8 \% v. a
  「什么条件?」  c, \/ D' ]7 i8 o
  「你必须签署一份婚前协议。现在,我是公司副总裁,有很大一笔工资,你必须向我保证,你跟我结婚不是为了我的钱!」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