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守卫少妇

守卫少妇

孟文淞坐在沙发上,而安晓兰和她女儿罗欣欣坐在他的对面。这时候,孟文2 S/ [; u5 P9 [0 z  d/ Q' w9 Y$ y
淞才有机会偷偷打量安晓兰,安晓兰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要年轻得多,她的容貌依3 N: l: ?4 s0 P, L
然是那么美丽,皮肤白皙,一双美丽的大眼睛,衬托着微微翘起的鼻子,尖尖的
+ r: `  c' V$ m下颏,使她显得更加娇媚动人,她梳着波浪型头发。安晓兰穿着一件白色低胸衬
% Z% Y( @4 S  H9 J( v( W3 `- b8 J衫,她的雪白而丰满的乳房微微露出来,她的乳房依然是那么挺立而结实,如果
0 U% E; \# h. O8 n# Q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安晓兰从未生过孩子呢。6 Z4 _% s: @/ g, n% G% _
  孟文淞无意间抬头一看,她看见安晓兰正在深情地凝视着自己,他的脸一红,
8 f% o: Y( T. `: E他知道安晓兰肯定发现了他正在偷看安晓兰的乳房,孟文淞羞愧地低下头,不敢* H( D' ?( ~5 x, m) r! W# n
再看安晓兰的眼睛。过了一会儿,安晓兰呼唤他的名字,他不得不抬起头重新凝
* I) [3 M: ?4 q, y0 g0 q视眼前这位漂亮的少妇,他看见安晓兰依然在深情地望着他,那目光就像三年前+ b/ K- g8 K7 `" i: r! _- ~
的那个难忘的夜晚一样,有着一种梦幻般的力量。" 她依然是那么漂亮了!" 孟" s* h; l4 n8 X9 J4 t2 Y0 h
文淞心里默默念叨。
, q0 p8 W) [/ i% U: z8 ^  " 文淞,你这几年都到哪去了?" 安晓兰轻声地问,她的嘴角微微翘起,露
0 [" Y+ E, G! u. P% h+ }3 @( B出迷人的微笑。0 R/ M. Q. U+ u: W/ a7 x9 O
  " 噢,我开了一家保镖公司,非常忙碌!" 孟文淞支支吾吾地回答,他胆怯
  S4 Z, x% y0 r4 S+ x/ d4 `的避开了安晓兰那挑逗似的目光,他仔细打量着漂亮的罗欣欣,他发现罗欣欣就  J! q# t8 v# ~6 X
像按照安晓兰的照片画出来似的,她们母女俩长得实在太像了,唯一的区别就是,/ @, j: X2 M5 t( F  I& {
罗欣欣比她母亲要年轻得多,而且梳着一条马尾辫儿。罗欣欣的上身穿得一件紧
+ d: Y) H' b  Y$ o8 k2 j9 s身T 恤衫,她那一对尚未完全发育成熟的乳房,高高的挺立着,一对坚硬的乳头
8 S5 B! x3 i4 q* b( I# s顶在T 恤衫上,乳头的轮廓依稀可见,她浑身上下散发着少女特有的魅力,让男
& b! ?+ ~/ S: z( x( _人浮想联翩。( g& Y5 N% |! F
  " 噢,孟大哥,你想看我的相册吗?" 罗欣欣兴奋地说。
7 j( q# a: u' z$ K* U, ?  " 欣欣,文淞是来找你爸爸谈正事的,今天没有时间陪你玩。" 安晓兰说。  ^3 m  x5 b; e' M+ u4 e
  罗欣欣不情愿地撅起了小嘴,孟文淞笑眯眯地望着眼前这位漂亮的少女,他
, k4 U( E! p9 c6 N5 l; K4 Z' O觉得罗欣欣特别可爱," 欣欣,你妈妈说得对,我今天是来找你爸爸谈一件非常
5 [# W; f7 j9 U, R' o. R1 ?/ D# ~重要的事情。" 罗欣欣调皮地一笑,她站起身嚷道," 那好吧,我要去学习了!+ l  Z! ^% \6 ^( J; I/ H/ `
  " 说完,她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一霎那,整个房间陷入了沉寂,安晓兰和孟
/ C3 S& H# }* G( v* A- |7 N文淞都沉默不语,他们俩互相凝视着对方,孟文淞感到有些尴尬。1 N2 [2 W/ N' W: T. C, X# a
  " 晓兰……" 孟文淞咧了咧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o# N! e7 A9 G
  " 文淞……" 安晓兰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1 _- h: Z' A7 v' _, n% o% b
  安晓兰深情地凝视着孟文淞,她在试图打破僵局,忽然,安晓兰噗哧一声笑
. w0 ^2 r, _; X) b) m出声来,沉闷的僵局一下子被打破了。
4 Z  n5 `8 I$ f; g  " 晓兰,我实在是太蠢了……。" 孟文淞结结巴巴地说," 自从……,自从
) T2 j% K6 A; G7 u: a那件事以后,我……,我一直感到很困惑。" " 我知道,其实我也感到很困惑。
! ~" q" A3 a$ ~+ @. Z; t0 q  " 安晓兰轻声地说," 文淞,说实话,我们之间发生了那种事,不是你的错。
. t" A# E' Z9 x* }6 K5 @  " " 噢,晓兰,我干了蠢事。罗英豪是我的恩人,然而我却干出了对不起他. h3 v+ _- t% [* N3 ?
的事情,我感到很后悔,我不想逃避责任,我的确干了一件不应该干的蠢事,我
/ I! E* l0 n* ^不想为自己辩解。" " 文淞,那已经是多年前的事情了,你没必要自责,你也看- a  [6 @" F# `5 }& i; Y- q0 ]" n% m
到了,那件事对我们大家没有任何伤害。" 安晓兰说。+ x' x$ T5 v3 i" t
  " 什么没有伤害?" 突然,门口传来了一个洪亮的声音。3 m% F3 o1 Y2 A4 o( ~# H
  孟文淞吓得差点从沙发上掉下来,他扭头一看,只见罗英豪正站在门口发问。
/ W% k" d& ^$ |3 B+ O! l  " 噢,老公。我正在为你的迟到向文淞道歉呢!" 安晓兰赶紧接过话说,她5 a& b: n5 h- N/ u* B# A
竭力掩饰慌张的表情。
+ E% l! K5 O$ @: K  " 文淞,我妻子应该向你道歉!" 罗英豪大步走过来,他伸出手跟孟文淞握6 R$ b2 e  N, s, ^8 q- C6 f: N
了握手。8 o) k9 W! ^1 T. t- k' g* f
  孟文淞站起身,礼貌地跟罗英豪握手、拥抱。然后,罗英豪扭头对妻子安晓
8 c9 D; W! }- @* U" q兰说," 晓兰,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想跟文淞谈一件重要的事情,过一会儿,- _/ C3 R9 o4 z# o: O
你们俩再叙旧,好吗?" " 老公,当然可以!" 安晓兰说完转身离开了,她走了: j, o2 c% B0 L" g
两步扭头说," 文淞,留下来吃中午饭,好吗?" " 噢,我……,我还有一些事4 ]4 m& s! _4 X
情要办。" 孟文淞支支吾吾地说,他不想跟安晓兰多接触,所以撒了一个谎。
) X$ |7 k; e) m0 f  D6 j" f8 Y  " 文淞,你还是应该答应我妻子的要求,毕竟我们三年的没有见面了。" 罗, F$ U0 b5 o0 v& k- h; X* i
英豪认真地说,然后,他领着孟文淞来到了二楼自己的书房。
* @) D1 T9 A& z% y% U1 R  当孟文淞路过罗欣欣的卧室的时候,他偷偷地向里面巡视了一眼,只见罗欣
6 w& O: y- a( W欣正在翻阅她的相册,这是一件标准的少女卧室,书桌的抽屉打开了,墙上挂着! Z' H6 y* t! f: p- I/ N
花花绿绿的电影明星照片和各式各样的海报,卧室中间有一张单人床,床上凌乱0 O& Z6 B! N) e$ b0 M. C
的摆着几件时髦的衣服,被单胡乱地叠起,堆在床头的一角。卧室的一角摆放着
- q. Y4 ~/ [) ?% m% n3 `- |大玻璃柜子,里面装满了罗欣欣的各式各样的娃娃,其中有一些是孟文淞多年前
9 r- P& J6 C" \2 b送给她的。
8 Z" A4 P% e* {/ ~3 R- C( m4 f& ^( B4 I  罗欣欣正在胡乱地翻抽屉,她抬起头一眼看见孟文淞正在向卧室里张望,于
' l* A5 Q" V0 V6 `9 R+ D/ O是,她睁着漂亮的大眼睛,妩媚的向孟文淞一笑,她举起手中的相册给孟文淞看。+ _7 B/ @. t% }
  其中一些照片是孟文淞和罗欣欣的合影,那时候她只有13岁。孟文淞扫了一; V* a( B! l; `; |; s9 S  N7 e9 u
眼相册,里面还有一些罗欣欣童年的照片和跟同学的合影。
; l  c* Y$ L+ v6 b/ {% x  当罗欣欣看到她跟孟文淞的合影的时候,她的脸上掠过一丝愁云,她的脑子2 |5 D9 N, g% F9 ~/ J
里浮现出三年前的那天晚上,孟文淞跟她妈妈发生性关系的画面,她眼睁睁地看
, @: Q! k; D3 l见孟文淞那硕大无比的大阴茎,深深插入她妈妈的阴道里,之后,又拔出来的情
/ d* h* |* ], g4 i1 n4 y形,孟文淞的大阴茎上粘满了粘糊糊的精液,而她妈妈的整个女性生殖器完全展
" A3 {0 `% S7 [4 s  [; l现在另一个男人面前。罗欣欣永远也不会忘不了那个不堪入目的画面,整整一个
, J( T; p$ q" U( S  J3 V; ~$ g( C多月,她生活在兴奋和害怕之中,兴奋的是,作为少女,她头一次看到男人那硕0 ]: `: @5 ^8 P: H$ }6 j' W2 `
大无比的大阴茎,害怕的是,她担心妈妈会怀孕。凭借她有限的生理知识,她知' b1 B+ _0 f& q2 G- H5 G+ [4 g
道,当男人的大阴茎插入女人的阴道里的时候,女人有可能怀孕。
4 K  C: g, Q7 X( p  {  如今,孟文淞又回来了,这让罗欣欣既感到兴奋又感到茫然,她永远忘不了
! z& L& P# ^* o* ]2 e) M孟文淞那硕大无比的大阴茎,她渴望那个大阴茎插入自己阴道里的感觉,尽管她( L" W5 B, ?1 `8 I9 J& ?/ b
还是一位少女,一位没有被男人碰过下身的处女。可是,她知道自己的母亲肯定
" E1 K& |  Z5 @/ l6 U会再次跟孟文淞发生性关系的。: S% K( f5 j4 q# H% S8 A
  罗欣欣将相册摊开铺在床上,她趴在床上,从相册里抽出了几张老照片,其7 z# _6 b$ n" S
中一张照片是她身着比基尼泳装,跟孟文淞站在游泳池边上的合影,她岔开腿站
6 }& ?& o: \$ {7 Z' M着。罗欣欣特别喜欢这张照片,尽管照片上的她只有13岁,她穿着一件小巧的红8 d7 `0 `. r( q6 e; ?0 |
色比基尼泳装,她显得是那么娇嫩可人。罗欣欣唯一感到遗憾的是,当时她的身
- a% ~9 r# Q" r, G体还没有完全发育成熟,她的一对小乳房刚刚隆起,她的大腿根部的女性生殖器% v! R( ?% M4 S: q- @4 v
也刚刚发生变化,那一年,她刚刚来月经。
* u3 @, K( Z7 x4 R5 Z) f7 s8 K  照片里的孟文淞身材高大,他赤裸着上身,展示着发达的肌肉,他的下身穿3 Z. O9 x- F1 a8 K
着一件深蓝色的泳裤,他的大腿根部高高隆起。罗欣欣作为一位情窦初开的少女,, M2 K! n0 R" r/ I6 o9 e+ d
她特别喜欢看孟文淞隆起的大腿根部,她曾经仔仔细细的端详过照片,尽管隔着
2 W+ G* ~) S/ Q) [一层薄薄的泳裤,可是她依然能够隐约看见大阴茎头和睾丸的轮廓,就在那天晚
8 {5 T! e2 _- D* N; u1 E: x1 S上,终于看到了孟文淞那硕大无比的大阴茎。自从孟文淞离开后,罗欣欣时常一
) ?" f8 ?( w0 l9 i$ O个人躺在床上,一边端详照片,一边将手伸进自己的大腿根部,不断地手淫,她
6 w/ P/ V, [8 l喜欢从阴道里传来的一阵阵快感,她梦想着孟文淞的大阴茎,有朝一日能插入自( [( J6 O- B* ]" N# B' Z) j  D' x8 R
己的阴道里。罗欣欣一想到这些,她就感到兴奋和茫然。: f, C+ X- Q' c( T" \. d
  这时候,孟文淞离开了,罗欣欣轻轻地关上房门,她合上相册仰面躺在床上1 H, v  d6 ^7 u" O% s9 w
闭上双眼。她的脑海中再次浮现出那天晚上的情形,孟文淞那硕大无比的大阴茎,/ U! \) A" h: u8 n
直直的插入她妈妈的阴道里,然后又抽出来,整个大阴茎杆上粘满了粘糊糊的精
' D" y1 I" U. E1 K6 I液,大阴茎头上还挂着乳白色的精液,高高的勃起,直直的对着她妈妈的脸,而( v+ I: A8 \$ k! w7 I5 D
她妈妈用力分开双腿,将整个女性生殖器展现在另一端男人面前。罗欣欣一想到
5 c/ Y) k8 Q, q6 u8 i6 @这些,她就感到异常兴奋,在过去的3 年里,她曾经无数次,一边想着孟文淞的
  }3 n) f4 `5 k" U7 j大阴茎一边手淫,她渴望有朝一日孟文淞那又长又粗又硬的大阴茎,能够深深的! q0 h9 G7 M0 l1 r
插入自己的阴道里,她一想到这些,她就感到一股阴液从她的阴道里流出,她从/ U# W8 c) P) c5 ^/ |
中获得了难以形容的快感。
3 ?1 t1 n% y: |5 T  Q. g: M/ e  罗欣欣曾经幻想过,她身着比基尼泳装跪在孟文淞的面前,就像她母亲一样,0 @5 H' O5 ?4 A5 Y9 g+ N! q# U
伸出颤抖的小手,慢慢的扯下孟文淞的内裤,孟文淞那硕大无的大阴茎一下子跳
! L& S; t7 B0 M! g' v- `! s出来,高高勃起在她面前的情景,然后,她慢慢地解开乳罩,挺起一对小巧玲珑
8 K% j* s9 X. n. b! o4 R* t的乳房,望着孟文淞妩媚地一笑,接着,她慢慢的脱掉了比基尼泳裤,她的大腿
9 Q; K) w9 ?# S& ^2 i/ b根部柔软而卷曲的阴毛露出来,此时,她的两片大阴唇已经兴奋地隆起,她将手+ U+ ^0 n# n% x8 L/ d
指伸入自己的大腿根部,揉捏着敏感而坚硬的阴蒂,紧接着,她将小手指轻轻地
: C' F* a6 r+ A# J( N, O插入自己的阴道里,此时,一股阴液从她的阴道里流淌出来,润湿了她的两片大
) f) t' U  [% e阴唇之间的沟槽,不一会儿,更多的阴液流出来,润湿了她的整个女性生殖器,
, O1 @+ v4 X& z# H) Z8 `; V甚至,阴液流淌到她的大腿内侧上。/ }) H" g" l; d. F9 U& m9 Z. _2 p
  罗欣欣继续幻想,她张开大嘴将孟文淞的大阴茎头含进了嘴里,孟文淞兴奋' R/ k: b" G2 l8 r
地哼了一声,他的感觉一定很美妙。罗欣欣温柔地吸吮着大阴茎,她伸出小手托
" P9 p' H; N5 i$ `  `住孟文淞那鸡蛋般大睾丸,大睾丸在她的手里轻轻晃动,她知道睾丸里装满了炽
0 p$ Z5 }6 N! x: x热的精液和成千上万颗精子,这些精液将通过长长的大阴茎杆,直直的射进她的, z8 l" W0 T7 u
嘴里,甚至射进她的阴道里,让她怀孕。
8 u$ |: r3 `1 O$ P  罗欣欣幻想着,她全身赤裸、一丝不挂的跪在孟文淞的脚下,她像一只小鸽
3 f& o- \, }) u# b+ A) j  Q# g( U子一样,贪婪地盯着着孟文淞的大阴茎,然后,她用力将孟文淞的大阴茎含进了
* f  }. ?+ o( t/ ^3 Q# ~嘴里,这时候,她抬头看见孟文淞正在笑眯眯地望着她,孟文淞的臀部开始一前# m5 t! B7 z  A8 N
一后的移动,他那粗大的阴茎,在罗欣欣的嘴里快速插入拔出。
9 j3 W" X3 w. A7 b0 Q% S  罗欣欣慢慢的分开双腿,她将手指在她的两片大阴唇之间的沟槽里滑动,她9 p& y' `( H2 c5 {- e$ k
轻轻地揉捏自己那坚硬而敏感的阴蒂,她兴奋得哼了一声。然后,她将小手指插
; H8 K/ d  R: V" A  R" x2 O入了阴道里,她的处女膜上有一个小洞,不过整个处女膜却很完整,她从来没有
+ _( r& t5 v% N$ f6 e跟任何男人发生过性关系,她小心翼翼地将小手指插入阴道里,她的阴道很细嫩
5 k5 H: D- X( l; C紧紧的裹住她的手指。不一会儿,她就感觉一股粘稠的阴液,从她的阴道里缓缓
7 u8 g- q3 M* |0 ^. Q# C; I流出,灌满了整个阴道,当她轻轻地抽出手指的时候,她的阴道口发出了清脆的
. I! E; `4 @4 d3 n( l噗的一声,她的手指上粘满了粘糊糊的阴液。与此同时,她用另一只手抚摩着她
/ i8 H3 I8 E! J, K- d! K* Q那对小巧玲珑的乳房,揉捏着她那坚硬而敏感的乳头。( R  a: Y+ a3 X, X% E4 A
  罗欣欣继续幻想,她伸出小手紧紧地抓住孟文淞那又长又粗又硬的大阴茎杆,6 B: ^1 d1 S; T3 m; ?1 }
她张开大嘴,将大阴茎头含进了嘴里,她尽情地吸吮着大阴茎。这时候,她感觉* }# @8 v6 q* ?7 G: g6 @& a! q  A
到孟文淞伸出大手揉捏着她那小巧玲珑的乳房,他的手是那么大那么有力,可以4 o4 Z( X! p# ]% t% J. k* O# i3 T
轻而易举地扣住她的整个细嫩的乳房,当孟文淞粗糙的大手摩擦着她那敏感的乳, F0 o! m! k6 D  r4 B2 Y
头的时候,她感到异常兴奋,她感觉一股阴液从她的阴道里流出,迅速润湿了两% B/ n# y: y# K! R3 M
片大阴唇之间的沟槽,紧接着,润湿了她的整个女性生殖器。" B2 v/ i9 Z# v) B6 |  E0 c; r
  " 噢,我太快乐了!" 罗欣欣语无伦次地喊叫,与此同时,她的小手指快速
( v. H+ V9 Y, ~8 ^5 s! X/ g9 y在自己的阴道里插入拔出," 感觉太美妙了,太美妙了!把你所有的大鸡巴都插+ h* s/ d. n( y) f; |, t
入我的嘴里。" 罗欣欣感觉整个身子兴奋地颤抖起来,她的性欲迅速达到了高潮,* x8 X0 L9 i5 R
作为一位少女,她特别喜欢这种达到性高潮的感觉。6 z9 V; J; T1 ?. t
  罗欣欣继续幻想,她轻轻地咬住大阴茎,将整个大阴茎含进了嘴里,大阴茎5 W& j& o2 S' J9 m1 `
头顶在她的喉咙上。她深深吸了一口气,尖叫了一声。孟文淞的臀部用力向前一4 |. _* W4 b9 u- [7 @2 p
挺,他竟然难以置信地将整个大阴茎深深插入了罗欣欣的喉咙里,他那浓密的阴
- M4 M9 \. d+ p" n毛贴在罗欣欣的嘴上,他的一对鸡蛋般大的睾丸贴在罗欣欣的下巴上。突然,罗2 K' y6 H3 |% G+ @/ U
欣欣听见孟文淞大声嚎叫了一声,他的大阴茎猛烈抽动一下,尽管罗欣欣从来没
( K" A5 p% R- V有跟男人发生过性关系,可是她明白孟文淞快要克制不住的射精了,她并不希望, C1 ]2 x. ?: T5 t1 N. R
孟文淞过早射精,于是她将头向后一撤,将大阴茎杆从她的嘴里抽出,不过,她
. H9 e+ H) |0 F并不想就这么快结束这场性游戏,于是,她紧紧咬住大阴茎头不放,她继续用舌
) m/ K& {$ ]8 _9 ^6 c: a头舔着大阴茎头。孟文淞又兴奋得嚎叫了一声,此时时刻,他再也克制不住了,
2 U* M8 C" U7 C他的大阴茎猛烈抽动一下,他将一股炽热的精液,射进了罗欣欣的嘴里。罗欣欣! l& o* t9 n$ a" S! X; [, m
尽情地品尝男人的精液,她觉得那是世界上最美味可口的甘露,她将精液一口接
- g9 N! F$ D: f一口地吞进了肚子里。7 I0 g8 z) C/ r
  罗欣欣躺在床上紧闭双眼,幻想着吸吮孟文淞大阴茎的感觉,她用力分开双
+ [6 ?( @4 {+ z" N腿,她的屁股在床上一跳一跳,她的小手指快速地在自己的阴道里插入拔出,她. ]5 |3 @- k, M3 B; X' ?( j* `
那细嫩阴道紧紧的裹住手指,她的阴道不断地有节奏的抽动着,她轻声尖叫说,; n* g( s# p3 E% U1 {% }+ {( e1 [
尽情地体验着性高潮的感觉,她的整个身体快乐的抽动着,一股接一股的阴液从- ^0 T9 W4 h# O: {. e
她的阴道里流出,润湿了她的整个细嫩的女性生殖器,阴液流淌到她的臀部上,: X$ i; ^+ k2 A% B+ y
甚至润湿了她臀部下的床单。
6 o5 }: ]2 \6 q1 {+ `5 o6 s0 Z1 P  罗欣欣快乐的手淫,她尽情地体验着从她的阴道里传出的一阵阵快感,那种
# G6 r% e4 @/ M( y5 e快感迅速传遍全身,她喜欢达到性高潮的感觉。最后,她筋疲力尽地躺在床上,6 z3 v3 |' ?- z% }
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快乐过后,罗欣欣感到一丝惆怅,这一切不是真实的,仅
- e, S; e: A/ u. x9 Z/ C仅是她的幻想而已,她非常渴望实现多年的梦想,梦想孟文淞那硕大无比的大阴+ m. p$ Y3 N2 x
茎,深深插入自己的阴道里,然后疯狂地射精。
: L: w" ]5 h9 K8 Z) ]1 o  过了一会儿,她一骨碌从床上爬起,她低头一看,大腿根部的女性生殖器已
( N% g8 ^5 v0 o7 g' y. H) v1 @经湿透了,于是,她取来一片卫生巾垫在大腿根部的女性生殖器上,然后穿好内
. w& v2 W: [4 a! s/ ^" K/ Q裤走出了房间。& N$ A' q# l, c
  " 请坐,文淞。我没想到一个电话你就来了。……。想喝点什么?" 罗英豪* g2 r" ]% U& u1 x/ J
说完,他走到酒柜前拉开了酒柜。+ ]" y6 P6 e* n
  " 来一杯苏格兰威士忌!" 孟文淞说完,他一屁股坐在皮革大沙发上。他趁2 M  y7 `/ j0 ~" Y6 J  K9 _
罗英豪倒酒的时候,环顾一下整个房间,他已经整整三年没有来到这间书房了,
$ J, j& p6 h# K- Q整个书房的布局很俭朴,跟三年前没有多大变化,屋子里散发着淡淡的雪茄和大
' B3 u/ }/ q/ C8 D0 E沙发上的皮革气味。书房收拾得很整洁,充满了男人阳刚的气息,书房的一角立) @# G. K5 ?- ?  ^6 o: o1 q* D, G
着书架,上面摆满了各种经营管理方面的书籍,书架的旁边是一个大写字台,上
$ C' d, Z/ i6 Y1 |5 E3 p1 g" ~面摆放着一本摊开的法律书籍,写字台的一角摆放着一盏精致的台灯,整个书房. x. A4 x2 h, [! Z. Y, l
显示出主人的博学。孟文淞怀疑,安晓兰和罗欣欣可能很少到这间书房来。
: q$ T6 ~! T7 e. ~  罗英豪端着两杯威士忌回到了孟文淞的身边,他将一杯威士忌递给孟文淞,
' U0 U/ S3 U1 q2 X6 {) s" P然后一屁股坐在写字台后面的大转椅上,他特别喜欢这张大转椅,坐在上面,他
2 ?# k9 t' D5 \5 W9 W; A* o有一种成就感。
: K1 V( n8 T! Z% _& u, l% ?" r  " 文淞,让我给你打电话的时候,我真没想到你会这么痛快地答应来见我。
# F% Q( J# `$ F/ K  " 罗英豪说到。
/ U) |4 x3 v8 Q1 w2 s: f  " 罗老板,您太客气了,您是我的恩人。你遇到困难,我怎么能不帮你的?$ x; w2 K( S8 h0 S9 z( l% E
  " 孟文淞真诚地说," 再说了,我很高兴再次见到您的妻子安晓兰,还有罗
: W0 Q+ S  w0 l9 k& K3 d8 {欣欣,三年不见,她已经长成大姑娘了。" " 文淞,你说的没错。我女儿罗欣欣2 U7 Z9 G8 [1 i+ _# ], Z
的确已经是个大姑娘了,不过,她跟他们母亲一样,漂亮而韧性,还有一点点野! o3 J- G9 B4 x: A
性,这让我放心。" 罗英豪说完,他的脸上掠过一丝无奈的笑,作为一位父亲,
5 I- }& L7 ~  Z( o) V他非常疼爱他唯一的女儿。3 ~1 E" v4 B% I/ l5 q
  " 言归正传,文淞,这次我把你找来,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跟你商量,我需
  D1 ^, D+ c; s3 \% B  K要你的帮助。" 罗英豪一脸严肃地说。3 w/ q7 `7 M3 r( v2 X8 U
  " 没问题,我一定会尽全力的。" 孟文淞真诚地说。他望着罗英豪紧绷着的$ a1 n" v* w- H5 A. P' `
脸,知道事情一定很严重,他端起酒杯喝了一口威士忌。罗英豪在书房里踱来踱* {& s) I: B$ y: l' D, E0 n
去,他一言不发,足足有五分钟,整个房间一下子陷入了沉寂。孟文淞就这么望+ }( j; H* T& \5 O5 s$ }3 x3 U* u
着罗英豪,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他知道罗英豪是一位喜怒不行于色的人,他看
& U7 N  h+ y/ S# [$ t! `# L1 H) C到罗英豪如此焦虑的样子,他知道罗英豪肯定遇到了什么大麻烦。
$ }; R' c7 V4 S- T: j+ o6 y2 H4 p  此时,孟文淞才仔细打量起罗英豪的面容,他惊讶地发现罗英豪比三年前老
$ p% X; ?( j, w# ]了许多,他面色苍白,面容憔悴,他似乎经历了什么挫折。罗英豪是一位生意场9 I4 f/ P# A0 B: N* X
上的老手,也是一位说一不二的强势男人,如今,他却显出少有的无助和无奈,4 i6 V: G4 ]4 g( [; [+ i
这着实让孟文淞吃惊不小。孟文淞还注意到,当罗英豪端起酒杯的时候,他的手: |1 q2 C+ [6 f) b
微微地颤抖,孟文淞猛然意识到,罗英豪敢肯定在心理上遭受了重大打击。
5 V8 O6 M+ q: r- i8 h$ {, O  " 文淞,不瞒你说,我遇到了大麻烦。一年前,我卷进了一起绑架勒索案件,' Y% V+ U8 i9 ]  b: H( j/ `3 Y* T9 H
起初,我以为是一起普通的案件,本想花点钱把事情摆平,可是我万万没想到,
8 G9 s0 F" O* W& m1 @4 _! j1 S他们的后台却是一个贩毒集团,他们的目的不仅仅是为了勒索钱财,而是为了杀: a2 [# u  M) w# G% j6 G
害我的全家,他们觉得我和我的公司破坏了他们的生意。" 罗英豪停顿了片刻,
! X+ I3 B+ n: J8 ~$ W  M继续说," 起初,我并不相信他们真的会下手,可是后来,我躲过了两次暗杀,/ m2 ~. [! y! E. n; c4 q4 j' j
才相信他们真的下手了,从那以后,我小心谨慎尽量躲避他们,然而不论我怎么
" `& z3 }& k" }9 d* `4 }9 t" x躲避,他们都穷追不舍,这些人非常残忍,不达目的决不罢休。" 罗英豪一字一
7 _6 N- M' v$ h/ f* O* H) W句地说,他的脸上露出痛苦和无助的表情,说完,他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喝了一
$ o+ A- ?$ [& P& K5 m8 Y# r大口酒。
. T( J6 z6 {1 p0 ~1 E  孟文淞知道了罗英豪是经过大风大浪的人,每一次他都化险为夷,他甚至很
, Q/ l, v: y9 H, y& i1 e5 G乐于冒险。然而这一次却不同,事情真的闹大了,他不得不请他最信任的保镖孟; _6 z9 V5 {' p/ J+ F# N
文淞出面帮忙。孟文淞听完罗英豪的叙述,他狠狠的喝一口酒,他知道,他必须  h4 d+ |6 L  L+ z) Q: o8 D
得帮助罗英豪了,然而他却不知道该如何帮助罗英豪,整个书房再次陷入沉寂。: `& h8 s$ C) t
  " 一个多月来,外面一直谣传,那伙家伙准备杀害我和我的家人,现在我已
& s9 F" H, Z4 ^3 a2 c经没有退路了。" 罗英豪沉默了片刻,再次抬起头说道," 我妻子安晓兰和女儿8 S3 V+ x7 R' X6 h, A
罗欣欣并不知道此事,我怕她们担惊受怕,所以我只好请你来帮忙,恳请你保护
) U& x6 m1 R3 o( m- K( A她们。至于我个人,我并不害怕他们对我下手,只要我的家人安全,我就心满意
1 `; \! o: `7 k足了。" 罗英豪如释重负地说。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