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黄镖师与女人

黄镖师与女人

黑夜,一向都隐藏着人世间应该被隐藏的事物。月光,却总是企图要揭去那黑夜神秘的面纱。. K% |. w! f& W7 _
在月光下的血色,总是如此的悽美,也总是令黄烨无比的兴奋。随着剑的拔出,一道血泉由冰冷的屍体胸口喷出。黄烨的嘴角,泛起一道残酷的笑容。/ @( d; [& J3 D! H. |, A
黄烨对着手中的剑道:「这是第五十七个,冰血,这是你饮过的第五十七个高手的血。」一道人影,快速的离开这个失去鲜血的屍体。留下的,只有黑夜神秘的包容,还有月光微带怜悯的光芒。* C  A& @& z/ p7 S$ X. e+ _
黄烨,这么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剑手,没有人知道他的出身来历,没有人见过他出鞘的长剑,甚至也没有多少人听过他的名头,但是在听过他剑下的冤魂之后,没有人会小看他。; d6 b- O0 R3 `/ a  C
杀了人之后的黄烨,需要的是放松自己。他就坐在自己的宅苑里,喝着自己购买的二锅头,但是他的身下却有个中年美妇。
3 s8 d! \6 e2 p2 s3 A, ]黄烨没有穿裤子,但是在着个寒冬的日子里,他也不觉得冷,因为他身下的中年美妇正在用舌头吸舔着黄烨的阳具。黄烨的阳具不是很大,也不是很长,但是非常的坚挺。中年美妇正卖力的舔着黄烨的蛋蛋,而黄烨也面不改色的继续喝着他的酒。  w7 N) Z( z! H: i: `
中年美妇此时把小口一张,把阳具放入口中唆了起来。黄烨把酒杯放下,看着正在努力吸弄他的阳具的中年美妇。* S' G. E2 S9 e$ e/ B; r
黄烨此时的手也开始不规矩起来,他弯着身子,把双手放到了中年美妇那对饱满的双峰之上。他似乎不懂怜香惜玉般的大力搓揉起来。中年美妇哀怨的看了黄烨一眼,但是还是继续努力的吸舔黄烨的阳具。* R, B+ r  w/ Z. `
黄烨这时候腾出了一只手来,他的右手还是在中年美妇的奶子上隔衣搓弄,但是他的左手却是食中两指并拢,捏了一个剑诀。3 B2 {; [* ?; M/ j0 v4 O  d5 ~
此时他的左手横划,发出了嗤嗤之声,中年美妇的腰带应声而断。中年美妇身上的袍子,也更加的宽松。黄烨此时停下了右手的恶行,开始除去中年美妇身上的衣服,黄烨慢慢的除去一件又一件的衣服,只留下了亵裤和肚兜。哀怨的眼神抵挡不住黄烨眼中的欲火,中年美妇的嘴,缓缓的吐出了黄烨的阳具。
, T7 ^/ N( ?. O9 T; G黄烨露出了一个嘲讽的笑容道:「几个月没弄,师娘的技巧又变的更高超了。1 l$ P: \  r. Y
师父在九泉之下也会夸我的。「中年美妇双颊潮红,羞愧的说道:」不要提你师父,那个弄得奴家守活寡的武痴,烨儿,给奴家嘛。「黄烨笑了一笑︰」还冰心玉女,真不知道当年江湖上的朋友是怎么瞎的眼。「黄烨抱起了中年美妇道︰」师娘的内功和轻功,没有搁下吧?「中年美妇似乎知道黄烨要做什么,所以她娇羞的闭上了眼。黄烨左手又再度捏了个剑诀,在中年美妇的亵裤上开了一个洞,然后黄烨把自己的阳具塞了进去。/ n( d3 {5 r: V% q+ F6 I0 j+ T$ {
「啊……」中年美妇的嘴里吐出了畅快的叫声。4 z9 e7 E: \2 {, {
黄烨抱着中年美妇一步一步的往屋外走去,黄烨每走一步,黄烨的肉棒就会随着黄烨的频率抽插。黄烨走出屋外后,或时而奔跑,或立定不动,或小步行走,不同的频率让中年美妇的呻吟声随之变幻。
+ y# H$ I5 \% \# c6 E「烨、烨儿,师娘忍不住了,大力的干死师娘吧。」黄烨的眼中再度闪过一丝残忍的神色道︰「这里没有我师娘。」「是、淫妇、淫妇需要黄大侠的大肉棒。6 s) A4 K; v( r* v& ?9 m6 ]: v. I' @
黄大侠干死我这个淫妇,大肉棒黄大侠。「中年美妇大声喊道。; p! d0 e% T! \3 `+ {: M2 f, c
黄烨脚下发力,只见一对交合中的人影,穿过黑夜的宁静而去。黄烨在屋顶的瓦片上借力使力,身形穿飞在大街小巷之间。黄烨的肉棒也在中年美妇的阴道间穿梭来回。
1 I& W. S; j5 a% E片刻后,黄烨抱着中年美妇回到了他的宅苑。黄烨缓缓的走向他的卧房,怀中的中年美妇还不时的扭动着腰,黄烨的肉棒还出入在中年美妇的阴户里。黄烨抱着中年美妇走到床前,把中年美妇放在床上,迳自把肉棒拔了出来。中年美妇哀怨的看着黄烨,黄烨却露出来笑容。6 ~5 U, ?4 |. M; T8 U# C3 i" K
「我要像干狗一样的干你。」这几个字从黄烨的口中吐出。  w& a8 r$ x" x# f
中年美妇便像狗一样的趴着,高高的翘起她的臀部,中年美妇左右摇摆的她的屁股,湿润的阴道便期待着黄烨的插入。
* N( _6 S- s5 v; x' M- P) m黄烨扶了一下肉棒,对准了阴道口之后,慢慢的把肉棒往阴道里挤去。中年美妇因为没有享受到预期中的大力插入而显得有点失望,但是黄烨在插入后又把肉棒拔出道只留下龟头在阴道里,随后用力的顶入。# @' H  T7 V: X8 H( [  o$ n
啪!啪!啪!的声音清脆的在房里响起。! O6 F* _! v7 F- ?: Z9 S, c8 Q4 }2 S
啊~啊~啊~的淫叫声更是此起彼落。9 [/ }8 s% e5 n0 i1 I( m
黄烨缓慢但大力的抽插着,他按照着自己要的节奏玩弄着眼前的女人。他身下的女人,更是大力的配合着,那丰满的屁股时而前倾,时而后靠,那肉棒的棒身更是因为沾满了淫水而发亮着。
7 x4 g9 Y+ f8 `9 E+ b5 K. M慢慢的,黄烨开始加快了抽插的频率,他开使用速度来取代幅度,他开始在中年美妇的阴道里奔驰着。
1 [1 D: S9 W1 f' c2 Y* m: n0 s# f  u「好大侠,你………你要…………你要干死………干死小…………小淫妇了。」* W) y+ ~) @1 ?9 M  Y' l
中年美妇无力的呻吟着。" k* _1 Q) n3 f& q
黄烨面无表情的看着身下的屁股,他加大了力道,他增快了速度,在黄烨身下的中年美妇也知道黄烨快到达了极限,而袭上中年美妇全身的快感,也令中年美妇的阴道开始收缩。黄烨感到包围肉棒的嫩肉开始施加了压力,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黄烨的肉棒在此时涨大了少许,但是中年美妇的高潮却已来到。
" i7 u5 K/ F3 _) _" }& ~, Y「好美………要死了…………奴家………奴家要死了………」「死………死…………死了……」随着中年美妇阴道里喷出了阴精,黄烨感到肉棒上的压力更是挤得自己的肉棒舒爽无比。他的阳精开始从马眼里喷发,两股一阴一阳的精华便交会在中年美妇的阴道里。黄烨在喷发完过后,快速的穿带整齐。$ v' M5 V7 ]$ x
他看了中年美妇一眼,中年美妇还在享受高潮过后的余韵。中年美妇闭着眼睛,右手还在抠弄着自己的阴核,一道白浊的液体,缓缓的从中年美妇的阴道口中流出。
% C  b7 c* c5 ^/ j「我走了。」黄烨冷冷的说。中年美妇没有睁开眼睛︰「下一页在金龙镖局叶开极手上。这是第五十七页,你也被我奸淫了五十七次。」哼!黄烨甩手走去。
5 a. t. Q" Q0 m; S黄烨走在黑暗的街道上,吹过耳边的冷风让黄烨开始冷静下来。金龙镖局不是什么大镖局,甚至是连一个二流镖局都谈不上。叶开极本人是外家高手,但是因为威望不够所以手下没有高手,所以只要不是叶开极亲自押送的镳,大多不是很安全。虽然不是个一流的镖局,但是黄烨还是决定必须亲自去踩个盘子。- C4 l3 ]8 t$ Y
此时黄烨手中的冰血震动了起来。
5 I) J0 q- B6 g4 f' \- x「你也开始兴奋了吗?」黄烨对着冰血道。
8 X8 y1 a# V6 S/ b& C突然间,一个枯叶被踩断的声音传入黄烨的耳里。黄烨自嘲道:「原来不是兴奋,原来是被人盯上了。」「识相的自我了断,省的大爷动手。」一个苍老的声音道。
% m% v: O) |% ^' Y黄烨突然朗声道︰「日里耕作,夜里走刀。不知道是北方的刀,还是南方的刀?」苍老的声音道:「日里走刀,夜里也走刀。日里走的是明刀,夜里走的是暗刀。既是北方的刀,也有南方的刀。」黄烨定了一下心神道:「各位爷,既然是走刀吃饭,还请告诉是北方哪几刀,南方哪几刀?」苍老的声音答道︰「既然是走刀,只有留下性命后,才能去问阎王是哪几刀要你的命。」刹那间,黄烨人动,鞘动,狠狠的打在一个黑衣人的腰间。黑衣人幌了幌开始大笑起来,笑声却带着愤怒。黄烨的左手紧紧的握住冰血的剑鞘,右手捏了一个剑诀。黄烨谨慎的说道:「请问爷,我这是刀吗?」四下安静了下来,只剩下那黑衣人的笑声。. j" k/ {$ M" u$ {$ g
苍老的声音道:「沾错了点子,大伙扯呼。」黄烨一听,知道那伙黑衣人要闪,於是捏了剑诀的右手往大笑不止的黑衣人身上点了一下,黑衣人便突然间没了声响,软软的倒了下来。
1 a, w: ~) |0 a「留下我一把刀,这位小爷请划下道来。」苍老的声音道。! ?8 H. P& p+ Q7 X: S
黄烨道︰「留下哪把刀买我的命,你这把刀便还你又如何。」苍老的声音道︰「沾错了点子,还请小爷还我这把刀。」黄烨道︰「点子是谁?」苍老的声音道︰「不是刀不能知道点子,小爷是刀吗?」黄烨道:「北方黄刀堂下,秋风落黄叶中的黄叶。」苍老的声音道︰「原来是自己人。北方红刀堂下,万花丛中绿,一点绿,石碧青;连同南方水刀堂下,碧波春草,水明兴。见过小爷。」黄烨道︰「点子是谁?」石碧青道:「金龙镖局的一支镖,由二镖头押送。点子就是二镖头。」黄烨道︰「点子硬呼?」石碧青道:「小人的刀应付的了。」黄烨听到这里,点了点头道:「一柱香后,穴道自解。」黄烨也不理会石碧青等人,迳自展开身形去了。黄烨并没有直接离开这城镇往金龙镖局所在地而去,黄烨却往一座山迈开了步伐,那里有他要的情报,也有他赚钱的方法。
8 x4 k8 x) a2 ?' Y5 L) N一走刀什么叫做走刀?走刀和走镖其实是很类似的行业。走镖吃的护送人物或是物品这碗饭,走刀吃的则是杀人越货、烧杀抢夺这碗饭。/ R9 Z" k# ?  D- Z6 w
江湖上各行各业都有自己辨识身分的切口,走刀的当然也不例外。每个吃这碗饭的都可以对外说自己是一把刀,这一把刀的目标就是点子。
, S& q8 q9 P6 I; ~' B当然了,这本来就是黑道上的一笔生意,所以也就有了堂口和地盘的划分。
5 Y" e+ g3 ?; c" V" U' q只是走刀的不能像走镖的一样开个刀局,光明正大的跟别人说要杀人来找我,所以切口也分明暗两套。黄烨和石碧青讲的便是明的切口,用来辨识和确认点子和敌我的身分,稍微走过一点江湖再加上有朋友的指点,这一套明的切口也不是什么秘密。
$ h6 Q9 O' [$ y% Z5 Z0 s/ g# A黄烨迳自离去后,石碧青和水明兴谈论了起来。原因其实还是从堂口和地盘起来的。北方的刀堂用天、地、玄、黄、宇、宙、洪、荒,来排名前后,但在这八个堂口之上还有一个玄武堂,用来统派任务和情报。
, a, e, t& R7 M; h南方的刀堂则是用地、理、山、水、星、月、武、文,来排名。在这八个堂的上面也设有一个统筹的朱雀堂。
( v4 q& V' {& y# O所以任何人,不论他在任何地方,只要他想要买一个人的命,他都可以出钱找到刀堂,请人走一趟刀。9 c& I% s1 B7 {
这刀也有分明刀暗刀。所谓的明刀,便是寻仇的刀,因为出价买刀的人和点子之间有深仇大恨,也不怕身分曝光,甚至是希望点子知道是他买的刀,所以光天化日之下也可以截杀,这叫做明刀。
1 T8 |; \( P) K9 `暗刀的种类就多了,截镖、杀人、放火、寻仇,只要是不能见光的,都归类在暗刀里。走了暗刀便不能透露是谁买的刀,便是点子侥倖不死想要寻仇,走暗刀的也只能自己接着,要不然便是坏了规矩。
+ r$ J5 b, t* l* S# ~: L# a走刀的人也有分别,像是黄烨在切口里说道:「日里耕作,夜里走刀。」指的就是走刀不过是他的副业,而且他只走暗刀。
+ T- a8 Y6 I/ Q( l7 d这一类的人在江湖上大多还有另外一个身分,走刀时用的兵器也大多不会是在江湖上的标记。石碧青的切口里说道︰「日里走刀,夜里也走刀。」便是说他是专吃这碗饭的,明刀他也接,暗刀他也接。) U5 j3 Z0 l- H! w' M: w
这类人便是在江湖上也不会多出名,因为不出名他才能明暗两种刀都接,也比较容易得手。只是这类人在走刀时,便习惯把自己惯用的兵刃带上,以确保自己有相当的把握,至於暴露身分与否,因为没多出名所以大多也不放在心上。
. I' L7 z6 t1 @+ o2 @, a话说黄烨走后,水明兴是老大的不甘愿。
* F: L1 F; k  i8 }  M3 }水明兴埋怨道:「不过是个北刀堂中排名第四的黄刀堂下的一个无名小卒,大哥把他宰了交差便是,又何必低声下气的,小爷前、小爷后的叫着。」石碧青道:「这趟暗刀走的是截镖,杀了他也搜不出要的物事,你我又如何交差?再说贤弟,秋风落黄叶在南刀堂里头或许没什么名头,但便是在我们北刀堂里,却没有多少个人敢动。」
7 q8 X3 G' w( f7 A$ _' M0 V* o水明兴疑道:「难道大哥怕宰他不掉?」石碧青道:「他只走暗刀,而且他在刀堂里只走过五次刀。每次出刀没人见过他带剑,贤弟也知道,只走暗刀的人通常是不会在上自己趁手的兵器出刀。没人见过他的剑,老哥哥我心理也没有底。」
) j/ Q6 i! J* I; B) _水明兴的眼里闪过一丝疑惑问道:「只走过五次刀便有了字号?」
' H+ v- V6 J. l0 l! l; C2 k5 D- E石碧青答道:「黄河帮主司天南、北海青蛟文向、千钧手赵霸先、销遥女金纹凤、採阴补阳一色散人,你走成这五趟刀难道不值得有个字号?」水明兴道︰「可这五个人是死在飞刀之下,难道黄叶会飞刀?」
  M& D2 t$ c( z( k7 Y# O石碧青反问:「有听过铜钱刀吗?」$ {+ M) a1 v  @5 o
水明兴摇摇头道︰「小弟听过鬼头刀、柳叶刀、柴刀、戒刀,就是没听过铜钱刀。」
" P4 u$ a" Q- y/ M( d3 i1 Z石碧青道:「铜钱刀老哥哥也只是听说黄烨会使,究竟铜钱刀长什么样子,老哥哥也不知道。走完这趟刀,咱们再好好琢磨琢磨。」+ I7 r( k  b9 `. x/ Z% P8 R
此时的石青碧和水明兴已经
/ Z8 E$ S) G/ ]" ^0 H看到他们各自带的刀已经把黄烨的宅苑围了起来,而石青碧和水明兴也各自想要吃下这趟刀,毕竟北方排名第七和南方排名第四的刀堂可是第一次一起出刀,谁露了脸谁就有机会在自己堂主面前说说嘴。
% ^' c9 j8 I1 ~* K% O& N7 A只见这宅苑里只有黄烨刚走出的房间里还有灯光,而两条人影便随着烛火的恍动渐渐的交缠在一起。9 e" @) R6 t6 H
屋里,黄烨的师娘,所谓的冰心玉女正一丝不挂的坐在一个中年男子的身上。
9 a0 b0 W+ N+ p  E4 G中年男子的身上也没有穿着衣服,而中年男子的双手正游走在冰心玉女的身上。
. u) Z" `% L# i& D  B冰心玉女娇道:「叶老闆,叶标头,好久没有来找奴家了,奴家想死你了。」
4 k+ ~" b) }$ U! H2 l怀中坐着冰心玉女的中年男子赫然就是金龙镖局的叶开极,叶总标头。叶开极道:「冰儿,自从那次我们四个在屋里欢好被你那血魔老不死的撞见后,我可是不敢找你啊。要不谁舍得你这对令人爱不释手的奶子。」# [5 T* k5 C( {; p) g1 R; @: E1 M
只见烛光下冰心玉女的脸颊
, X, \, _7 e$ R8 N# D9 M6 l! [9 o潮红,欲拒还羞的模样,任谁也会以为她是真的娇羞。只是冰心玉女突然挣脱了叶开极的怀抱跪了下去,而叶开极似乎也没有要改变姿势的意思。只见冰心玉女双手捧起了那浑圆的奶子,开始在叶开极的阳具上摩擦。
( \9 j/ E0 r: |. r* v3 _「哦,冰儿,哦……爽死我了,每次你用你的奶子这样搞我,都爽死我了。」
! o) f$ \: T" _7 r1 `$ \$ ^冰心玉女的瓜子脸上的红晕似乎更加的浓重,而冰心玉女的奶子也夹住了叶开极的棒身。叶开极的肉棒没有别的长处,就是十分的长而已,就是冰心玉女的丰乳也完全无法包夹住叶开极的肉棒。
, V" @6 a9 |, V1 U! Y9 b9 f於是,冰心玉女小口微张,伸出舌头在叶开极的龟头上舔趾起来。叶开极只觉得一块温暖湿润的嫩肉正在自己的龟头上来回,而自己的棒身则是被两块丰满而富有弹性的奶子包围。冰心玉女慢慢的把叶开极的龟头含入口中,双手捧着的奶子也开始上下的套弄着。
# ?' ~+ k1 ^- Q' s8 H叶开极伸出双手开始拨弄冰心玉女如瀑的长发,叶开极把冰心玉女稍微遮住脸庞的长发拨开,欣赏着冰心玉女脸颊着红的表情。一时间只有啾、嘶、吸肉棒的声音充斥在屋内。# J$ l& ]3 k2 b/ s9 P- o6 U
叶开极看着冰心玉女似乎看的痴了,冰心玉女吐出肉棒道:「奴家好湿了,给奴家……」冰心玉女的声音越说越小,配上她脸上的红霞,真是说不出的无限娇羞。叶开极抱起了冰心玉女,就在椅子上扶正了自己的肉棒,对准了桃源洞,一插到底,然后缓缓的往床边走去。
+ T% ?8 x* D  `# ?+ c「喔……」男女两人同时发出了会心的叫声。! S. M. R; l4 K  P
只见叶开极缓缓的退出肉棒,冰心玉女剑眉微蹙,似乎是老大的不愿意。+ q( h8 E- I0 D( |0 G5 G
「喔……」冰心玉女随着叶开极的再次深入又发出淫叫声。* ~: \( x; K0 [
叶开极缓慢的抽插着,双眼的视线始终停留在冰心玉女的脸颊上,看着冰心玉女绯红的脸颊,娇羞的表情,听着那欲拒还迎的淫叫声,让叶开极每次都缓慢的拔出,大力的插入。
& G  J7 p4 J1 @/ q" d0 o冰心玉女阴道的嫩肉便湿润的包夹着叶开极的肉棒,大力的吸允着、刺激着叶开极的感官。& b2 i' S8 O0 e( q8 ^
随着叶开极的步调加快,冰心玉女闭上了眼睛,双手抵在叶开极的胸前,嘴里吐着销魂的淫叫声。
7 n8 l( @0 a0 `# ~; y( F突然间,叶开极双手发力把原本仰卧在床上的冰心欲女翻成俯卧,这阴道的嫩肉就这样一百八十度的在叶开极的棒身上转了半圈。
) |/ G+ z2 Y7 l; y! j4 [「啊……叶标头………叶标头………叶哥哥的独龙钻………还是………还是这么……这么的……销魂…………」冰心玉女道叶开极没有回话,只见他加深了抽插的力道和速度,并把冰心玉女弄成狗趴的姿势。* Y5 J& M" `+ P0 A" X5 m, s* D" h
冰心玉女的头疯狂的摇动,如瀑的长发也随之起舞。叶开极开始不断的翻转冰心玉女,他的「独龙钻」便一直摧残着、摩擦着冰心玉女的阴道。
" @/ c3 n5 @! T, \# g( B7 Q3 z# ?1 V冰心玉女只感觉道她的阴道好像溶化了般的不断的出水,而叶开极的肉棒也开始一直涨大,她知道水乳交融的时刻就要到了,她大声的浪叫着,直到叶开极发出一声虎吼,阴阳的精华再次交会在这个荡妇的下身。
" P+ i2 @. ]" y# P  u$ ?! }4 `完事过后,叶开极搂着冰心玉女躺在黄烨的床上,两人的四唇相交,两条舌头毫不知羞耻的交缠在一起,两个人的唾液毫不保留的交换。他们的四支手也没有停下来,分别在奶子和肉棒上寻找彼此需要的刺激。5 S8 U! I- k2 \# W
良久,当两人都停当下来后,叶开极首先问道:「冰儿,这次要我保的是什么镖?」冰心玉女道:「我只托你这一盒首饰,盒子不重要,但是里面的首饰可千万不能落入别人的手里。」冰心玉女在说这句话时,她右手的食指却在叶开极的手掌中写下:只要盒子。
# \. I- w+ `, P叶开极点了点头,示意她明白,然后起身穿戴。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