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丧服未脱时

丧服未脱时

风和日丽的阳光轻洒在草地上。( g. ]9 J+ `$ ?% b+ R* N* S2 D
  东京某小山丘土聚集着身穿黑色服装的人们。+ O$ l# h& C; A; w' D5 A
  四周弥漫耆一股哀伤的气氛,那是座庄严的西式墓地。
2 o, J9 \  _. h! }' w0 I. E: W$ U  其申一块墓碑上写着「木村伸太郎之墓」。" s* J6 N, F& M) Y4 k; a; r$ ~* |( K9 c
  「呜呜……」
& K+ D% e6 F4 T  一位身穿黑色丧服的女性低声辍泣着。
* b# U( F8 M1 U' G$ N( d  「敏江,请节哀顺变……」2 U+ J- b! i4 d9 H+ I
  她身后的一个西装笔挺的男士轻抚她的肩膀安慰着。% _* j3 ]0 O8 j# h
  仪式结束后,人群很快的散去。
0 {" }- a6 h; F% N3 H& F/ \$ j  最后只剩下木村敏江及刚才安慰她的那个男士。" C( U' z  N  v$ S- s; K5 r* ]
  「伊美子呢??」
# g. D, q( \1 i" Q% ]  男人问道。
" f# ~4 ]. g4 I* {. e  「我拜托她舅舅送她回学校上课了!」3 Z  g$ D* ]2 K! `% F# l5 t
  敏江轻声说道,但仍掩不住哀伤。
- K" ?' Z" K1 r, M. p( O/ M4 h  伊美子是她丈夫留给她唯一的女儿,现就读女子高中。" v- s4 L' R) Q+ {" K) `* l
  「我送你回去吧!」
  e$ h8 A! I0 T' t$ T) X  「嗯……」
$ }. U' a! k- B+ l" ^  车子在门口停了下来,敏江与男人一同下车。2 d5 j% l4 x+ g* z/ w7 o
  「博志,我自己进去就好了!」
2 X. X/ n( {- h' Y/ g- Y, J0 Y: ]! n  敏江意图婉拒男子在自己丈夫过世后与自己单独相处。2 n/ H0 s+ S- k7 k2 a0 q
  「不!我怕你自己一个人在家会想不开……」
& i* s, D' U  I; s7 l  藤吉博志坚持道。) v( ^3 t& R8 J1 ]4 s
  「可是……」. ^% H! i5 ]' R: x0 I; a7 j3 j: R+ p2 l
  「别这样拒绝我的关心……」
. s8 ]8 t  P; Q* D; V- e! Y  「唔……好吧……」# s5 G  u5 ^3 d+ K
  敏江取出钥匙,引领博志进入家门。) V6 Q+ t" k$ J8 y6 v6 a
  通过玄关后,印入眼帘的是供奉伸太郎牌位的的神桌。
9 E6 j( P# w3 t2 d% Q' |# d  「真可怜……这么年轻就走了……」7 H* L  f" C3 j& k7 f9 @9 @& A
  博志忍不住感叹了起来。! v1 ~" x  ?& X, C( M2 Z/ X$ {$ N0 O
  而这句话也彷佛叉再触动了敏江的伤心处。* q" F: L0 I; O# d0 T+ I& G, [4 E
  但毕竟是年过三十的女人,懂得控制自己的情绪。
! u3 X, v( K% y5 o% L9 G  两人在和式地板上生了下来,沉默了好一会儿。
# `0 f% a/ \; d' h3 w, P: F  「博志……这次真的多亏你了……」+ C! v' m! \+ a" _/ F! f) W3 Z
  过了好些时候,敏江才打破沉默说道。. D1 R7 o) r3 E6 u& y
  「哪儿的话,千万别这么说!」
. @- z# d4 Z* f5 }$ E$ j) ]' z' q9 r  「你这样的帮助我处理丧礼,实在太感谢!」; i, a# r- d! R
  「请你振作一点……」博志挨近敏江,轻拍她的肩膀安慰道。- g5 }, C3 H9 ?+ s
  面对博志这样的举动,敏江并未回以反抗。; [% }$ L( B- W. U& V
  「伸太郎还这么年轻就过世了……唉!」说话时,博志猛然将敏江拥入怀中。  m, N: B& h  m, w. ~  L/ Z
  「博志,你这是干什么?」突然间,敏江感觉到有些许的不对劲。
8 Q5 A" B7 g' V: E4 x  「我是要安慰你啊……太太!」
8 p* \9 [# ?% x" ?; M; G1 L  「住……住手!别这样!」- g3 }! y3 K' z& b3 H
  敏江拼命挣扎,无奈却敌不过博志粗壮的手臂。: q; @, \$ y' H# z& m
  「给我乖乖的,我会对你很温柔的!」" f3 V& S" m9 x8 W* U1 e& `
  原先像绅士一般斯文的博志,却突然露出了野兽般的奸笑。
/ A1 B( w4 x+ q  k3 m( l/ P/ x  「啊……不要!」
  ^- R# D1 a7 T% G* F, W1 K  「其实我早就知道了!伸太郎的死让你松了口气!!」
0 s0 r1 X" h7 }, j3 \4 A; M# s  「住手!不是那样的!因为……正因为那样……」- |- M/ s; A" |& b. b
  敏江做出无谓的挣扎。
! B( u5 a5 ]- r- L- T* Z  「在他死后,我才因罪恶感而痛苦……」
" `' C% n# ?# x  C$ W! K  「求求你……请你住手!」- |' _) `  U9 c& m) w
  「啊……」4 w" g* B( |- H' O+ t% W! T
  「我早就知道你老公……在还没死之前,就和别的女人外遇……他和那女人+ d5 J2 Y$ W8 s1 t' u. a+ t4 L
死于车祸……」
. x' \' x5 W; x0 h5 b- Q  「住手……求求你!我要叫了!」
+ k; p4 L, c1 X- \; p3 j, ~$ q5 \  「尽管叫吧!不会有人听到的,太太!」: s0 ]6 j# `9 P& p5 `8 W4 c& H
  「啊……在老公的灵前……」0 h  ^8 W3 g! q: ?. h
  敏江难堪地低下啜泣的红颜。
$ n1 N, ]) D( z# w  但博志却硬将她的头托起。
2 S- p. n, I. Q0 Y% u5 H& n  「我会对你很温柔的!其实我已经暗恋太太暗恋了很久了!」
$ p8 ?- x2 Q" ^- ~: p. C; i8 r/ Z+ p  博志把脸凑在敏江的脸上摩擦。
$ M: s# R; y& Z# K" B9 J5 N2 `! \  「啊……」
' o4 t$ p; N1 M' b. \   男人粗硬的胡渣刺痛了敏江细嫩的脸。$ B! X- `; _* W9 O* [) P! Y7 ~  `
  虽然已是人妻,但敏江的脸是那么光滑,博志觉得台已是在作梦。1 w1 q1 a3 G" k: y4 G2 f7 ^9 A
  猛地,博志把嘴轻轻压在敏江美丽的嘴唇上。
) t6 O6 o: v' b' `$ K  「唔……」$ y, E" P. \6 O! p1 c
  能在敏江来不及反应的时候,博志突然伸出舌尖,在敏江紧闭的的香唇上添8 g- x  v/ e1 i  S; e  L. {8 B
动。3 D% W/ Y& O8 M! r5 V6 K$ z
  「不……」: z' ?( I4 p! y- O
  二个人的脸在一起摩擦。# I$ n  ~( w% ~" ~
  敏江的脸是那么光滑,博志觉得自已是在做梦。, h* @7 \" u1 c/ ^
  「唔……」0 N/ b  k6 u/ B
  敏江从鼻孔日目出火热的呼吸,嘴唇也有一点张开。
! L- V: g9 s% }- R" T  「啊!终于能和敏江接吻了。」; @% }6 I: `7 L
  博志感到无比的兴奋,他的舌尖稍微进入敏江嘴里,嘴唇更紧贴在一起,那: j/ |  E4 l% P3 V  P
种温缓的感觉实在很美。, o6 S; U; Z) V5 Z
  (啊!这就是敏江的舌头……); _6 q9 Q2 J8 L
  这时博志的阴茎勃起的快要爆炸。
$ m0 s3 {, E4 f+ a: l) a7 a  「啊,敏江,我太高兴了。」
/ I* u& C) ~3 I- Z; L- u  让舌尖进进出出……博志用感动的口吻悄悄说。( ]  Z% O- _+ H
  「能和敏江亲吻,真的像做梦一样。」4 M7 @! ?. I" J. |8 d
  「不要……博志。」
" ]! K& q# w) l, [( ^; k" R  敏江把含泪的脸转开,雪白美丽的脸孔红红的样子美丽极了。4 z# C9 A2 q" r0 u: B7 Y
  「作太郎生前外遇快一年了,你也整整一年没性生活了吧!?」9 ?# W% x' v1 Y* L% d- c2 d
  「别……别再说了……求求你……」敏江的声音有一点颤抖。; z9 }) W) h4 T( s& ^0 N6 H2 w
  「瞧……你的身体已经诚实地发热了!!」
5 q$ J  F; Z& W$ W# ^5 O  博志伸出毛茸茸的手伸向敏江的胸前。, _% T9 `- |% l- H+ ?( E4 |
  「不可以……」
. a) G0 V4 y1 w' I( _  敏江拼命用手挡在胸前,但博志却粗暴地扭开她的双手。
2 M6 b* {2 T5 E$ D! P  「啊……博志……不能啊!」
1 x# `# T0 R; @2 R  R  「有什么关系……我只是帮我的好朋友安慰他太太罢了!」8 n/ e5 J: R2 T( x
  「你怎么可以这样……」$ {, y# d, r8 F7 y# ~) H
  敏江快要哭出来,她那种哀求的声音,只会使博志的欲火更猛几烈。
/ N% n+ l0 A' M" t5 r- I  终于黑色丧服的领口向左右分开。! T! G8 a4 i( S) T
  「啊……求求你……不要看……」
& B7 ?8 H+ U4 o  在博志的眼前出现雪白的乳房。
3 w0 j1 i+ ?5 P% g: y: g6 D  {   「太美了……我不敢相信你居然会这样美!」
, C( [1 E# H* @. @0 c; c  有重量感的双乳,一点也没有垂下去,漂亮的向上挺高。
; O5 b! {" L- V; e3 ^5 V  d  「啊!!多么美呀……」
$ C5 q- ^) \$ \- l( g  博志瞪大双眼猛盯着敏江的丰乳,跟着像梦垫似的说着,低下头把嘴压在乳  T1 V: ]$ P! S  U4 o( r" T
房上。
! _. C# e. h, `  立刻在乳沟闻到性感的芳香,还微微有奶味,那股芳香让他情不自禁地张开
0 N( v1 ?0 i0 `0 b# G) d5 X# J嘴臻乳房。- Z( a1 s& Z) [# f; V1 ?2 T
  然后把乳头含在嘴里吸吹,像婴儿一样的吸吹人妻的乳头,能明确感受出乳
0 ?+ t% I- \2 h' h* c0 ^头很快开始膨胀。
+ n+ u. O$ |7 h3 Y  「苏苏……啾啾……」
- a# ]% w4 f1 `* v9 P/ Y  发出催情的淫荡吸吃声,博志伸出另一只手抓住另一边的乳房。9 h( A7 c1 L2 o  p
  「啊……呜……」3 z& V$ V% a* K: r
  太久没有被男人抚摸的敬感乳头被博志这样吸吮和抚摸,敏江忍不住将身体7 w* |6 k5 ^4 M3 |& i
向后仰。
- g) R5 g9 e# |% l' N  「啊……那里!!不行啊!!」
0 b- P1 e" s) J' L5 u  博志的挤捏、搓揉着敏江柔软的乳房。
, V: w, \6 H: o9 r+ o. J+ Z" J2 A: H  「唤……好柔软喔……触感太棒了!!」- M$ e- G( K5 \+ R
  博志尽情压按着。* [8 w, O4 C) W% Z7 ?, n7 |& m, ]
  「嘿嘿,马上就会舒服了……」
3 f8 q  i  v# s/ y# \) S8 a  「如何?有快感产生了吧……」
, ^+ i3 }8 V. t/ J* R0 w- T! D3 Y  (为什么?这是为什么……)
) G* w! C5 ^/ Q. Z1 d  「唔唔……」7 z: T& ?! y9 ^; g' b( E
  (为什么?我怎么会在丈夫的灵前欲火焚身)* A9 E! b" n8 a$ e
          (为什么我的身体变得这么敏感)) y. [1 B# n- a. ^1 Y9 E
  「唔……」
( Q! B' a3 q3 R4 z6 m7 s2 u$ a  明知道不可以,但敏江只要被博志的舌头添到或手指摸到,就会从那里产生
8 p, B* L, w* j1 s# ]像高压电流一样的强烈刺激,传遍全身。
% P" K% n& x3 s  她忍不住夹紧大腿,抑制从股间不断窜出的麻痒。: _% c& g# P* o  ?. C  m' F* b! |
  (如果再这样下去,会变成什么情形……)  {4 S4 O; C4 `6 {8 H- Z
  想到这里敏江感到恐惧。& ^" A9 E% p, i4 ?* E# w
  「苏苏……啾啾……」
, n3 x2 O1 t& U+ H9 k) J  博志在人妻的乳房上尽情的吸吹,肉棒几乎要射出精液。
* L% D2 A" O( f8 W6 j& i: Z' Z5 v# }  「啊……博志……不要了……不要了!」
# c. _9 Q. ?% A  N4 x  敏江的声音已经变成妖媚的哼声,更刺激博志的淫欲。
5 T2 p* ?5 f$ Q0 n$ |  「太太!不要压抑自己,尽管释放出来吧!!」$ H. v  g( N) T$ J: ^2 b
  「我克制不了了!我……」
) r/ a9 e) k4 X! P0 d3 c   博志伸出毛茸茸的手,手指从艳丽幻肉体向下活动。
# M! \, o( m6 ~8 U8 [. s% r  「啊……啊……」2 R8 \% {' P2 K! Q. _6 {& j9 W3 l+ v& S+ I
  敏江的沉闷哼声更大了。
* x. M  l9 z% a* m# i1 o  从胸部向光滑的下腹部抚摸,手指尖也在肚脐上揉搓。1 r# @% |' d0 z* |6 l
  跟着不客气地从三角裤上向下面的神秘地带接近。
+ X/ q4 Y! j0 m" [  「不可以……」( Y7 ^; O( m# G% K
  敏江拼命夹紧大腿,想守住最后一道防线。2 [( u; ]; w. D3 s
  但博志毫不客气地扳开她雪自的大腿。
% ^4 y3 _2 M9 I- M5 b2 J  「啊……」在那同时两个人一起发出呼声。
: T, B0 B+ U- y$ [2 S  「想不到你居然没穿内裤,实在太淫荡了……」
% q* q+ o) g: @& `4 @% y  「啊……那……那是因为……」' G, D+ N# L2 ~7 D; G
  敏江羞红了脸,秘处就这样曝露在男人眼前。
, `! ?* [4 u% c  「唔……」
" ~$ p. f" T+ |* B/ [  在均匀纤细的大腿深处长着茂密的黑色三角地带。
0 t: R: W; t3 b: ^0 Y  底下的肉贝透出鲜艳的红光,小阴唇甚至微微露在大阴唇外面。8 P  _# W+ M0 U  q
  尽管如此,但仍然紧紧地闯着。; C( R. K$ l1 s
  「不……不要……」7 {! x* q( p; i( I9 S( S
  但博志还是硬将脸贴近敏江的阴处。3 C! ^! y" u; v0 A+ Q& P5 U
  「呼呼……好骚的味道啊!!」
3 s: Q$ f5 P( O+ l. e2 x  一天之内,敏江四处活动,汗香混合着体臭,那股味道浓烈地扑向博志的鼻
7 L8 z) w( S1 n7 S& D端。
" I- `1 Y, ~7 \6 {* q  「啊!!啊……」! V8 \$ L" Y" J* I3 x9 t" l
  敏江羞耻与屈辱交加,却仍旧呻吟着。
7 q; E8 k: e( m1 s7 h  D  「啾……啾……」
9 k' n. D9 H, S; K  博志的舌尖只向敏江的阴蒂,且用嘴唇猛吸她的小阴唇。
$ c2 i3 x. k1 U  F$ L+ A  「呀……」
( _  ]  f. s( D2 K1 i  突如其来的刺激令敏江忍不住抽擂起丰盈的肉体。' R2 h* n! }. l
  「苏苏……苏……」
& N  l( Q5 ^" i  好像有意发出声音似的,博志吸吹略带咸酸味的成熟秘贝。
7 V4 ~. b/ m7 [: t. R% U3 t  「讨厌……停下来……」
7 I# ~% `7 |8 F' e" B  面对博志这一变态行为以及激烈的刺激,敏江那已经一年多未享受男人爱抚
8 I2 v9 K* t4 S3 @* J# b' }& {4 @的肉体显然受不了这种刺激。
' Z  i. P; F  d" H, ?2 j  她发出激烈的呻吟声,受液一时满溢了出来。4 e5 M, N$ x1 n, e2 p' I3 z) y& N* S
  「吸苏苏……吸苏苏……」4 e0 b0 g$ n* y- o" o
  博志吻遍了她的下体,再用手指拨弄她的阴蒂。1 d! v; M/ M5 ^  @
  「啊……啊……唔……」
# H& C' R; ]+ q( l% m* Z  敏江几乎忘了老公的遗照能在面前不远的地方,浪荡的呻吟声充斥在整个客
7 m( D1 |$ v4 J5 A" E: G6 m! E厅里。/ B# R* _2 _, N
  「要去了吗……」博志灵活的舌头突然加快速度。
9 ^7 D- u) e8 Z! s  「啊……啊!」6 R- o$ d4 Z) d* ^/ B  |! f
  「噫噫!」8 P7 x* ?/ H0 S( Q2 B, G
  「唔啊啊啊!」/ Z! c9 |. r8 D8 Z7 B1 G
  能在她几乎要到达高潮的时候,博志却站起身来。
5 T: I4 j2 z( y+ ?: k  「啊……」
# U% _  Z5 G, p5 J0 M$ f" G7 Z  敏江掩饰不住语气里的失望感。
' b# \" s: I' x& z& E  「嘿!!换你帮我舐了吧!现在轮你让我舒服罗。!我的肉棒已经兴奋得涨
( G( q. X# S9 b: R" e$ a$ v痛了!!」( _4 j! w  t9 q( v. ~2 d
  说着扯开自己的裤子抬起头来,跨在敏江的胸前。& l6 M2 \, I5 i3 W4 h$ x
  「你应该有帮伸太郎只过吧……」$ r4 l, e! e- R. o* z% }8 o
  博志说着,便将自已勃起的龟头对准敏江的嘴唇。
+ U' P! {9 t3 D! E1 g# M* Q  「唔……」" p1 W( o/ j1 U, s: A0 A6 [# {# ~
  扑鼻的尿酸味令敏江感到呼吸困难。  U6 Z3 Y" N, I6 V" O0 z
  然而,那是比自己丈夫还要粗大的肉棒……
9 E  C8 `2 s; v/ ]  q7 B  而且前瑞像蛇翼一样鼓起,还透出紫黑色光泽。
# C, ^7 |0 d8 \* g1 u* ~5 n  看起来性经验非常丰富的样子。9 ]7 s' O# z7 v* |5 J" a! t
  (他应该奸淫过不少女人的淫穴吧……), M, B! s% J$ O3 W; R3 Q7 G
  敏江心想。$ n$ }4 j$ o: w" B' [
  就在这时,隆起粗大血管的粗硬阳具突然顶在她的唇上。
6 T1 }1 k- x( _; \' C$ i  「看什么看?!快含进去……」
7 p+ e1 o6 O7 a4 {7 `: g+ N  「唔……」敏江双眉紧皱,但还是将龟头含了一点进口中。# L. y4 ^( V+ X4 P" w/ m$ ^: c
  「唤……」
6 M" t  c/ g5 I  看着女人鲜艳的小嘴唇套住肉棒时,博志发出征服的叫声。7 D; t2 ?. v5 ?: p* m6 y; z1 Z
  跟着猛的将腰往前一挺。+ |+ _6 A- G5 h( R
  「唔……」被龟头深入喉咙的敏江因呼吸困难而拚命摇头挣扎。% p; k$ f9 `2 }1 ?
  但博志却用手紧紧挟住她的头部,令她动弹不得。
! U0 a, g/ t0 o3 U. A2 L  「喂!喂!你口交的技巧只有这样吗?难怪你老公会外遇,嘿嘿……让我好. |$ }  _& u. L- |
好教你怎么吹萧吧!」
6 _* u; o' ~+ {0 E  博志俯视着敏江的脸说,且将肉棒插进敏江的喉咙深处。
2 y) Q1 V" o9 {1 O( W  「唤……真爽……」
0 L7 \$ e% D' z3 V+ E  龟头利入温暖又湿滑的喉咙里时,男人得到很大的快感,且舒服地倒抽了一) `8 m" z" X: T8 t9 u1 |% d' X
口气。
0 S7 T, ?1 u3 @. K  L2 N  s  相较于此,敏江则感到反胃。' M9 U6 }; f! g1 ^/ S( ^
  强烈的呕吐感席卷她全身,令她忍不住打起移嗓。
1 Q! [! g) V) ~. b% Z0 O7 F  转瞬之间,博志的肉棒沾满敏江的唾液,最大限度地勃起,不停地在她的嘴
' T: F; R7 \" e! e# A3 |3 l; N里脉动着。, ~0 Q. e7 Q( p7 Z! s9 J9 F
  「舌头要在尿尿的小洞上添啊!!」1 v( P' Q1 e0 X
  「用力吸……脸颊要凹下去才合格!!」! x$ K, G8 B7 y+ z6 N7 G
  「对……边吸边添……很好……」: U( O7 N# \8 `- |( @: |0 n* W; s
  博志不客气地指导着她。
* w+ O7 D8 E2 L7 L7 i  同时也前后摆动着身体,让肉棒在敏江被撑得酸痛的小嘴里不断的进出、进6 @; w( I) q5 C6 Y! k9 H0 u0 F) Q
出。
' n+ ^: J. p  H  「嘿!在你口中射出去好呢?还是射到那里好呀?!」/ H6 \  ?" G+ b0 D/ c/ R
  博志勃起的肉棒搏动着,要敏江作出残酷的选择。5 d: g# R6 l- i8 z7 e6 T& h
  「唔……」+ ^: I. q' _* D5 p1 {* _* d; j
  敏江摇着头,射向哪里她都恶心。
: j; i. g$ Q8 w! B: M& J: |  几乎缺氧的感觉使她的脸颊发青,眼泪也漱漱而下……
' ]1 p3 N" R, g( s% q% S  「你不选择的话,我就乱射啦!!不但要射进肉缝里,还要射到你脸上喔…/ M% S4 E4 I  o5 B
  …「
( u8 t4 k0 @. ?( H) F" G/ H8 _  「啊……咳咳……求求你,千万不要射到脸上。」# |' [5 y- p, o/ p+ L, t
  敏江奋力吐出肉棒恳求道。
1 P7 E8 ~: [8 E# Q; w( J3 u" {  「那么,你自己说一声啦,请射进肉缝吧!」
- \) w( {; }3 i' m  L  博志说着,再度分开了敏江的双腿。0 h8 b# G& t  O+ n7 y4 N; @# O
  「啊……请你射进来吧!啊……」  U1 R( Q6 o- O6 U2 _
  敏江为自已说出这种话,感到非常羞耻。7 a; ^! W% |, Z
  「哦……比刚才更湿啦……啦……」博志用手指模向她的肉缝。- }9 f* Q, _+ S, u. z. G- t
  「这么久没被男人抽插淫穴,也忍耐不住了吧!瞧……湿成这样子呢!!哈6 C5 t) E% h! |8 J3 s
哈哈……」; O) w1 K9 ~2 N5 @2 O7 D- }
  说完故意将湿淋淋的手指凑给敏江看。
# m8 L- v$ w- U8 s" K6 s9 n  「呀…………」7 T1 j+ q0 Q/ k/ r1 A: b6 B* v
  可怜的敏江只能用手蒙住脸。1 U" N  |" T% t; \- Q7 }
  「唔……淫水多到连外面都湿透了!!」
% j; M/ ?$ Y  O$ Z: ?0 R  龟头在淫唇上摩擦,烫热的肉禽沾满了蜜汁。  k3 B& C! V$ }. g( B
  「啊……啊……」
/ j* A6 r- X# S- h4 o  B, f2 N# `! m  一年多没性生活的敏江,淫穴已背叛意识渴望被撑开。
$ d4 j- ]- A% b0 s  「想要吗??想要要自己说喔!」! z) a- J, B2 L1 n/ p1 Z
  龟头仍旧摩擦着,偶尔还不时微陷进去,但却又马上拔出来。! M9 z4 r) L* ?( [  W
  「啊……给……给我……」! ?/ E$ N, N0 u3 H- W
  敏江终于受不了了。
/ T. m  L6 s" C, k  {! g  「给你什么?要说清楚啊……」, o4 c5 H6 \1 d& {
  「肉……肉棒……」6 m! }) j/ y. b1 B' X0 F7 L
  「说清楚!!你哪里想要肉棒??」% H8 s9 C! r4 ?$ k
  「淫……淫穴…………」$ \( m9 C; v' {' |
  「完整说清楚……」* u* c5 g, O' e3 o& _
  「啊……啊……太过分了!!」
+ K; y! u* R+ r& Y, N9 F  敏江几乎已经哭出声,但仍旧只能屈服。
& {: {0 o3 P1 c7 g. g. A6 T  「我……我的淫穴……需要……你……你粗大的肉棒……插进来捣弄……呜. y7 z! A" u# `! F* @4 }
……」& x3 o/ q, b/ u: m, l3 O- R+ N: f
  「嘿嘿……好极了!!」
; F, J) F' }: q7 G# Z: @  博志露出满足的奸笑,跟着腰向前挺。
8 w# T/ }0 G  ?0 t$ [$ I  「噗嗤……」
5 B1 Z+ n1 Q' r: o. g" e8 K  湿淋淋的肉穴一下子就被粗大的肉棒撑开到极限,然后直直插就插到了最深
1 H/ h. G7 j" v- L# G处。0 }3 P6 f* f) ]% e0 u
  「唔……」1 f: i2 v5 i6 K4 }
  终于得到肉棒敏江如释重负。3 ~& E' i1 U2 {2 Z. ~# \, e- }$ G1 i
  那是此丈夫还要大上一倍的阳具。
/ I3 y# O; ?3 a) o  尤其一年多都没性生活,敏江狭窄的淫穴更被那粗大的肉棒撑得有点儿疼痛。  y8 D$ L* t$ `; X6 M% K, D
  「舒服吧……你的腰从下面动一动吧!」
: Q( P( k  O/ Q2 I  「啊啊……」敏江细声地呻吟着。) D! f; M, t7 d- F9 T8 B
  她本来要拒绝这个男人,可是这时也感到兴奋、刺激了!7 `; h  U+ [$ v3 l/ }) G0 i
  「因为是你主动要求我插入的,所以我不负责抽送,你必须在底下扭动身体
  b" I( y* a$ v" W- B让肉棒进出!明白吗?」. y/ V, n* ~& @3 j0 T. ?
  博志压在敏江的身上,吸揉她的乳房,动作非常粗鲁。
' h# J* ^- n7 ^$ \; w  「啊,啊……」
8 u$ I9 [9 `$ U! ^  敏江一面呻吟,双手紧紧地楼住博志的背部。; `2 U) g4 E. K# k$ ^
  (我虽然被丈夫的朋友奸淫……可是全身却还是充满淫乱的感觉,下体也那
6 R5 M& V, E/ g8 W" w9 E$ q  S4 S么火热……), |( V2 Y8 a8 o; B$ }$ W+ P0 W" @
  在不得已的情况下,她只好开始摆动身体。
- }! I( B. @, J/ K: `' @: f8 T0 b  「唔!啊!」! R; z& I4 C3 n& u3 J9 [
  「噗嗤……噗嗤……噗嗤……噗嗤……」
6 B( ^; v' f+ R  肉棒每进出一次,就发出淫荡的交合声。
2 E5 l8 D$ j5 Y3 X1 J* Z# E  「唔啊啊啊!噢噢……」+ J% \0 }; g  R
  「哇,太太的淫穴有够紧的……」
$ a, _; ^! g1 a7 ?. n2 r! r/ O+ ^/ D" m  「噗嗤……噗嗤……啪啪!」
2 r, M8 u/ m! c* @  粗大的龟头摩擦着淫肉,配合耻丘碰撞的声音发出巨响。
, k( N, M: N0 i+ z  |  「舒不舒服啊……」
( s1 H; F$ b- {) b2 J' I9 X8 F/ G  「噫……好舒服啊!!」
8 P6 n$ a- l) c* ?  「哪里舒服啊?你不明白告诉我,我要拔出肉棒罗!」
* P$ j+ ~2 j% Z+ |9 f- w  「不……不要……」6 m) J* W" Y$ e4 A
 像汪洋里抓住依靠似的敏江已无法容忍塞满在体内的硬物离开自己湿淋淋的2 U0 H. U2 J2 m. F
  肉穴。. Y& a0 h+ G* y
  「那快说啊!!」
% y0 ^9 Z1 Q( J5 E" L. Q  F! s  「淫……淫穴……我的淫穴好舒服喔……」. E, I& ?; B2 T3 Q
  「只是这样吗?」
% _9 t9 b; {. P, Q6 [9 _  「我、我的淫穴……好像快融化了……」
) }- n' t& {9 K- _$ C  「你已经忍受你先生的外遇很久了吧……也就是因为这样,才会这么淫荡…
7 Z1 Z% Y) U) D" ?3 u! [; M) ~…」
& L/ E4 _/ y; W& }3 K- ], `  「是……是啊!!我是个荡妇……请你用力抽插我的那里吧!」
3 S1 D7 J' J+ z4 R' f) @9 U  「嘿嘿……」5 ^6 X5 j2 c6 @8 w
  博志露出奸笑,猛的摆动起身体。
, B( b0 l# @6 R2 V: K& D- }% B  「啊……啊……好棒!!」
2 b6 g# T: f- R; q6 `* X  男人强而有力的冲撞令敏江完全沉浸在快感里。
* t7 W& W! f$ s  「噗嗤……噗嗤……噗嗤……噗嗤……噗嗤……」
% o# c3 ]7 X( s, D0 d  龟头几乎掉出洞口的刹那,又猛地整根没入。
) Q: v0 e" x* |. ?* r$ k% n  「噢……啊……好棒……噢……噫噫噫……」
7 A0 z! E& G5 Z3 O6 S: c  「噗嗤……噗嗤……噗嗤……噗嗤……」6 }0 I" U3 j" P; @" W; B5 s
  「呀……唔……」
0 q4 ?! w& m3 [4 P7 R5 F$ b  敏江完全屈服在这个男人的持久力。
/ X3 @8 ^) ]  G+ U( @  「噗嗤……噗嗤……噗嗤……」: Y) @# C5 ?3 t; A7 q
  「啊……要……要去了……」
1 `2 O5 Z, }( y& c  湿淋淋的淫穴突然以双倍的力道将肉棒夹紧。% @# c: w) c  k4 w& ?3 T' v# X, z
  那是攀上高潮的前兆。' v2 g' ]: T. y
  「噢……去吧……一起去吧……」
9 ]$ f. W% C2 K) ]/ R% y. b  博志的汗水滴在人妻的身上,进入最后冲刺。  Y% c3 E& _! [! f. T  m
  「为了给你点奖赏,你要我射在哪里??」
7 O, q2 Y. }, D8 W+ G6 g" n. m/ }  「射在里面……」
: y# K3 X6 f9 z# L% r   「噗嗤……噗嗤……」' f$ s2 r+ B) p# f+ e5 u9 A
  「可以吗??不怕怀孕吗?嘿嘿……」: n  ?1 G4 ]; z( |
  博志挖苦地说道。
( H" K! o* b6 I0 n+ G- P; T  「不……不要紧!!不要拔出来,就直接射在里面吧!!请你在我火热的淫, Q( C- [! y, T; f0 F1 t/ J
穴里射满精液吧……」
) R+ Q: Z. z% {; R1 L  「好……好吧!!噢……」  O7 ~4 l  T+ Y+ y
  博志发出巨大的呻吟声,全身用力抽擂。
; W  W) z8 v) `( E7 z  「噗滋,噗滋……噗滋……」
; }2 W6 J- x; P/ C! u2 K  「我射啦,爽吗?噢噢……」
5 {) F8 X  C& f/ B( z  博志的腰身用力一提。
9 }+ a2 m; l/ J' v' }2 f( C, I  「好舒服呀……啊……」/ n& k9 e4 |/ [
  敏江的声音因兴奋而沙哑。
0 `& A, T0 I4 L5 h2 _3 [: q) D" s  「啊……唔啊啊!」/ N8 U( ~  a  }& m$ z! q2 {7 J
  从被肉穴包夹的龟头前端吐出强劲的黏液。
0 b1 D5 p8 [- E9 `0 P  「唔……」/ f* t, l1 g4 W' m' d# F
  高潮的同时,敏江感觉精液喷在台已的子宫深处。9 n& f0 q9 J* N, Q! L! W+ x1 ^
  「呼……呼……」两人痉挛了数秒钟后,终于归于平静。" w6 G" h0 J( r' b6 q7 P9 W0 V( K0 m3 C; i
  「实在太棒了!太太……」
  W# ~) i, W6 {  W5 x9 _7 f         【完】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