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喷乳的寡妇

喷乳的寡妇

  这天,阿铃没有时间,我和她的几个姐妹到阿秀的家里吃饭,几个人在吃饭的时候谈天说地,很开心的……因为大家常这样吃饭,所以大家都已经把大家当成自己人一样了。
! g$ @/ e- J) f. I& M& G7 Q+ Y  可是饭吃了一半的时候,阿群、阿红和阿丽都先后因为有客人找〔她们也都是小姐〕而分别离开了。
( i: r5 t$ o. S+ y  H; W" M  隻剩下我和阿秀,见到这样,我也起身想走。阿秀却拉住我说:龙哥,你别走,今天陪陪我好吗?/ q  e! U5 n! W3 Y# _1 y
  我不好意思推辞,隻好坐下来继续吃饭。- c! r' A. K2 s
  阿秀转身到卧室拿出一瓶蛇酒,笑嘻嘻地对我说:龙哥,这是我家自己泡的蛇酒,很补的,今天请你喝。3 H' w- R# p$ k
  蛇酒,这可是很补的哦!你不怕我酒后乱性?我满脸淫笑地对阿秀开玩笑说。
5 g# U4 B# r4 f' d8 q) ]  看你说的,今天是我的生日,我本来想找大家来吃饭高兴一下的,可现在就剩下我们两个人了…阿秀很失落的说。
& V9 D1 n( z) c  你的生日?怎麽不告诉我,我也没有准备礼物,多不好意思啊!$ c( ~0 p5 j1 U) @; ]) }0 H
  我惊讶地说:难道阿铃她们也不知道?, T% `- t' n- C2 _3 q4 i$ I  `
  她们都不知道的,我们认识不久,还没有告诉她们!阿秀边说边帮我倒酒。
1 g! g  T; m: M0 E. K. q  来来来!阿秀,我祝你生日快乐!永远美丽!我举起酒杯对阿秀说…大家碰杯后,将酒喝乾。
) G7 O3 W( s7 A% a- C" O5 m  可能我们都比较高兴,所以喝了很多酒,话题也渐渐多了起来。, v- J7 f) |  h! z' ^
  大家边谈边喝,不知不觉中大家都有了几分醉意。
3 w3 @* d8 N. k& M7 }  我不由得开始慢慢打量著阿秀,隻见阿秀可能是酒精的缘故,脸上泛著淡淡的红晕,透出一种成熟少妇的韵味。7 w. A5 b, ?0 Q  w
  平时因为是阿铃的朋友,所以没有特别留意她,但今天看来却是另一种风情。4 \0 s! v3 a9 g
  阿秀虽然是生过孩子的人,但身材却是没有走样,匀称的腰身,连许多少女都比不上。
5 E& `1 c' l) Q( F  这时候,我的目光停留在阿秀那丰满的胸脯上,由于阿秀正在哺乳期的原因,那对原来36寸的乳房更加显得丰满挺拔。
' e+ D- f! B5 _- V  虽然带了胸罩,但透过洁白的紧身上衣可以看到由于乳汁分泌而弄湿的痕迹。
; }) M7 }. K1 l  隐藏的内容阿秀也许是留意到我在看她,所以有点不好意思地将一件上衣帔在身上。1 P  N: x0 X0 ~* ?
  我也收敛了原来贪婪的目光对阿秀说:秀,今天怎麽没有见到你的孩子?+ v6 Y/ g0 u- Y; F! Y! I
  今天因为你们来吃饭,我把他托给了老乡帮忙照看著。& B# P0 c9 p& h* t0 G2 `
  阿秀说:来,我们继续喝!
3 b/ q  I4 \# u# _  我们继续边聊边喝著,聊著聊著,话题谈到了她的丈夫。( c) E0 q; J* A& o% Z
  开始的时候,阿秀还是聊得很开心的,但突然间,阿秀掩脸痛哭起来,可能是她想到丈夫的死对她的打击吧!! r, c4 ~7 t9 l0 k/ m! d3 _
  她哽噎地说:龙哥,你知道吗?我这几个月心里多苦啊!
$ N2 Y7 Y, Z& R# H! B/ u  看见你们双双对对的,我自己却是孤零零的一个人,还要带著吃奶的孩子,呜…阿秀哭得更厉害了。* N8 p+ q5 i: I( H( g8 h
  我忙走过去拍著阿秀的肩膀安慰她:好了,别哭了,你不是还有我们这些朋友吗?我们都会帮你的。$ k4 X! c' F9 K# ?% U
  阿秀转身搂住我的腰,将头埋在我的肚子上继续哭泣著,她的泪水将我的衣服都打湿了。# T% d: T* j) v
  我心里知道她在失去了丈夫后,就好像失去了靠山一样,这时候的她将我当成了可以依靠的人了。; @" g' E. o2 K& o2 V+ _, ^% F
  我用手轻轻抚摸著她因抽泣而不断起伏的背部,一边用打趣的语气对她说:看你哭得像个小孩儿一样,再哭就不漂亮咯!
8 g/ ^/ I5 L* a7 d  嘻…阿秀破涕而笑地笑了一声,我又说:乖!乖孩子不哭!再哭,叔叔就不给糖你吃咯!
2 l  o. ]0 R- b  D& t& D' r  谁是你孩子啦!阿秀一手擦著眼泪,一手轻轻地在我的胸膛上锤打著。
& O% \5 U5 p" b& i  阿秀那种神情十足一个小孩子,可爱极了。" H" ~6 O* ]" |$ Q- Z$ j, \
  你看你,不哭的样子好可爱哦!我笑著将阿秀拉起来。; O" b0 l- S2 X& L3 t) ^
  阿秀羞愧地说:还笑我,不理你了!说完转身走进了浴室。
8 n% v8 m' k) _% V9 r* F  @# r  我等了一小会儿,见阿秀还没有出来,就跟进浴室里看看她。  P8 M0 K) `, Z" p% i" I7 a0 b
  当我一走到浴室门口,立刻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 M- P' Q: o0 y5 Z  原来阿秀并没有关门,而是虚掩著,我从门缝里看到阿秀正在脱衣服,可能她想换件衣服吧!
3 U. ^( B" [' j' ?  她慢慢地脱下衣服,当她再脱下胸罩的时候,一对高耸而结实的乳房跃入眼帘,充满乳汁的乳房撑的涨涨的,乳头和乳荤经过哺乳已经变得深褐色了。
' A5 e" h" O- \1 X+ J  隻见三四道乳汁象小喷泉一样喷射出来,撒在浴室的镜子上,我不由得猛吞了一口口水,我的手不留神一下将浴室的门推开了。
# S) q9 G! Y5 a& D& |6 t  阿秀先是一惊,很本能地用手捂住胸部,可是那本来就已经喷涌出来的乳汁在她双手的挤压下,喷得更厉害了。
# x0 p; ^- m+ z  当她发现是我的时候,惊恐的神情立即放鬆了下来,反而笑著说:怎麽是你?你没有见过女人喂奶吗?
; r. T. ]  m9 d7 D! E  额…我不知道你没关门!我连忙掩饰著,很尴尬地说:对不起!对不起!
% N' a0 j3 I8 f# }9 c4 g9 Q  说完,我伸手想拉上已经打开的门,可是阿秀却一下扑进我的怀里,含羞地说:龙哥,其实我喜欢你的,我没有介意!我一下子被她说蒙了。
# |! Z- {. N' S  `1 A. j( o! r  这…这…这从何说起啊?我疑惑地问道:你怎麽会喜欢我的?
$ ~. |  ~. Q. m8 c0 x* d  其实,自从认识你后,我就一直从阿铃的口里瞭解你的事情了。
+ E+ J. l9 C: h+ N. H4 m/ _  阿秀将我搂得更紧了:你知道吗?你很像我的丈夫,隻是我丈夫没有你靓仔,也没有你高大和结实。
/ G* Q2 o: Y* |$ _  我每次见到你,心里就会想到我死去的丈夫。; k% C7 D. U. p3 }
  哦!原来你将我看成你丈夫的替代品啦!我心里开始有点不高兴了。5 G. F# \4 a6 X  l7 J) N! X5 E2 O
  也不全是,隻是我现在太寂寞了,特别听到阿铃说和你做爱的事,我也是女人啊!我也希望能有男人的爱怜啊!
$ m& ]+ Q9 ]9 H% V# H  阿秀边说,边将我的上衣的扣子解开,边用还在溢出乳汁的双乳在我的胸腹柔弄著。+ h5 a4 X4 `( ]0 @7 R+ w
  以哀求的语气说:龙哥,我为了和你单独在一起,让她们先走的,你可以给我些安慰吗?
4 X% W# p9 l" U) i& b4 _; m  原来是这样的,阿铃知道吗?2 F. O8 r; V9 @" U
  其实我早就想动她了,但还是想瞭解清楚,于是边开始抚摸阿秀的背部,边说:你这样不怕阿铃和你翻脸?
" z2 m6 g1 ]3 j+ L8 p  阿秀显得很激动,一把将我推倒在床上,挺著双乳压在我的脸上,喘息著说:到现在我不管那麽多了,阿铃迟早知道的。, O1 e. o* `- \2 p, x8 i
  阿秀那溢出的乳汁滴到我的脸上,让我眼睛都无法睁开了,阿秀将一边的乳头送入我的口中,嘴里爱怜地说:龙哥,我的奶涨疼,你帮我把它吸出来吧!! l, `' m1 e9 w0 g
  自从妻子断乳后,很久没有试过这样的情景了。) C) i8 T! M0 ~4 A$ |
  我象婴儿一样贪婪地吸吮著,微甜稠香的乳汁涓涓入口,我另一手开始用力捏著阿秀的另一边乳房,乳汁象喷泉一样喷撒在我身上。
) G# k/ L! L1 x2 N  阿秀象爱抚自己的孩子一样轻轻抱著我的头,嘴里还哼著:啊…噢…对…龙哥用力吸啊!我好舒服……我尽情地吸著阿秀的那饱满的乳房,阿秀的乳汁真多,吸了好一会儿,乳汁还是自动流到我的嘴里。
, \; _: y7 T0 I! C& H4 c  阿秀则快乐地哼叫著:尽情吸吧!龙哥…这边也要…说完将另一边的乳头塞进我的嘴里。
' j( e6 F8 ^$ Q3 H  阿秀开始帮我脱裤子,这时我的小弟也从脱开的裤中跳脱出来,象阿秀展示著这勃起的雄风。
4 H3 ~) p$ }; }: G6 A4 T  阿秀也迅速解除自己的衣物,呈69式跨在我的身上,先用手将乳汁喷到我的弟弟上,然后用那对丰满的双乳夹著我的肉棍套动著,舌头在突出的龟头上舔著,酥麻的感觉贯遍了我的全身。$ C( g: e' Q, ?+ I$ l
  我也开始用手在阿秀的丰臀上扫动著,手指轻轻夹著阿秀那已经湿润并一张一合的阴唇。
; {- Y/ _3 w; i7 G) r  无名指则来回扣动,阿秀在我的爱抚下全身颤抖起来,喉咙里也发出兴奋的吼声。
9 _9 c4 g3 u, H1 ^  我将手指向阿秀的阴道里探寻而入,阿秀猛的一颤,发出一声兴奋的叫声:啊……阿秀虽然生过孩子,但因为是剖腹产,所以阴道依然很紧。
& {7 D, v7 l/ h$ N+ y* c* c9 n  可能是久不经人事,阿秀的爱液已经大量涌出,搞得我满手都是。. X( H* ~. o2 ~
  阿秀显然已经忍受不住了,翻身过来骑在我身上,用手将我的肉棍迫不及待地导入她的身体。. ~: H( \2 C' n1 K; {- e4 X3 k$ `- [
  当阿秀感受到肉棍进入身体深处时,喉里发出舒服的长吟。* Q" x3 ~8 Q% ^. ~* q
  根本不用我做什麽动作,阿秀自己不断地起伏著身体,让我的肉棍一次次地撞击著她的子宫。, D+ n1 v/ Z2 S( r& n0 Y  B8 z0 r- Q
  房里充满了肉体撞击的啪啪声,还有就是阿秀欢快的呻吟声。6 |0 F, Y  o5 Z. L3 i
  龙哥…啊…舒服…啊…干我…干我………阿秀用手将我的双手拉起按在她的乳房上,向我发出邀请:龙哥,抓…啊…用力抓…啊…我快不行啦…啊……我用力的抓捏著阿秀的乳房,六七条乳线从被挤压的乳头上飞洒而出,阿秀挺动的身体加快了频率。
9 \( E1 H) p% y4 O1 s  我的肉棍也同时感觉到她子宫在不断收缩,快感传遍我的全身,我的呼吸也转急了,我知道我也快来啦!
1 }$ T/ {; q9 n8 H4 U4 R3 V  龙哥,快啊!啊…快给我…快射我…我要死啦…射我…啊……我也要来了,我要射到里面啦……我提醒著阿秀,可是她已经魂飞天外了,阿秀的手用力拉著我的腰不让我退出来,嘴里哼叫著:射啊!射我…噢…射我……我们同时达到高潮,在快乐的哼叫声中,我将千万的子孙送进了阿秀的子宫,我再继续抽动了一会儿后,大家都停了下来。" [. Q7 j, M5 X2 T
  阿秀全身无力地扒在了我的身上,静静地喘息著,好像在回味著刚才的滋味。& W/ ?" K3 k4 P* p: x6 O1 E8 l+ q
  一会儿,阿秀已经回过神来了,她开始亲吻著我的身体,她的乳汁已经撒得我全身都是了。
- t% J9 t* e7 C. N  她用舌头舔著我身上的乳汁,而阴部还是夹著已经开始变软的肉棍轻轻扭动著。
5 V# |" Z  D* s! |  谢谢你,龙哥!阿秀娇怩地说:我真的太久没有做爱了,今天太舒服啦!- h- N$ Y. M' h; c
  阿秀将我身上的乳汁舔乾淨后,拿出纸巾将留在床上的精液擦掉,然后就起身到浴室里冲洗去了。
7 |8 Y. G! M/ q- g; J6 D0 M  我则闭上眼睛养养神,可能是酒精的缘故,我竟然睡著了。
5 `, }& D. C/ f  不知过了多久,我惺松间觉得有人在倒弄我的小弟弟,忙睁眼望去,原来是阿秀正在将我的小弟弟放进嘴里套弄著。
1 }. s7 j; L& G& e0 }* \  怎麽,还没够吗?我问道。
) Y0 N6 A* `% g! x* t8 D  阿秀将嘴里的小弟弟吐出来,依然用手套动著说:刚才见你睡著了,样子真可爱,我好久没有见过这麽结实的男人身体啦!
& X. l2 u7 u& Z; x' G7 `, v  所以情不自禁就想摸你…说完又将小弟放回口中。, v4 G. f6 H8 N! ?
  可能阿秀比较有经验,她的舌头不断刺激著我的龟头,触电的感觉立时传遍我的全身。$ ?- a7 o& j" Y! W7 s
  我伸手摸著阿秀的乳房,发觉经过一段时间,阿秀的乳房又再次变得很硬了,想必是充满了乳汁,于是对阿秀说:秀,我想吃奶了!9 v6 h. E' L5 ?+ ?% ?$ c
  好!给你吃…谗鬼!阿秀笑著挺起身,用手在两个乳房上按摩了几下,乳汁立时在那对挺直的大乳头上低落下来。/ S  x) G* p! Z! a
  阿秀俯下身体,用乳头轻轻在我的脸上、鼻尖上揉动著,溢出的乳汁缚在脸上,就像做人奶面膜一样,那种感觉无法形容。
; Y" h2 z) j* S( Z3 V  我兴奋地用口找寻著阿秀的乳头,在阿秀的帮助下,两个正在喷奶的乳头被我同时含在嘴里,甜甜的乳汁很快充满了我的口腔,我用力地吸吮著。
" K' }$ q& |  y2 w- B+ e  @" J  我并不想鬆开任何一个乳头,所以用牙咬著,一边吸一边咬。
+ z, ?5 u% G  [: J- [- b  噢…龙哥,轻点儿,别咬掉了。阿秀轻声说著。
% v* Q( v  d; I' u+ D7 e0 H% a" v  我觉得吸得慢,所以加上了双手握住阿秀的巨乳挤奶,乳汁狂涌进我的口里。
" G: d) Y& `8 n  乳汁的极速喷射也令阿秀兴奋起来,她的手又将我的弟弟握在手里,而这时我的小弟弟已经变成了巨人。
1 F% }. V+ b( a5 \* L  龙哥,你的弟弟好粗哦!阿秀兴奋的说,手也加快了套动的速度。$ J; o: Q- a1 |- l
  我将阿秀推翻在床上,将滚烫的肉棍狠狠地插进阿秀的身体,蛇酒的功力的确厉害。% t  P) X9 {  Q+ ?) {  D- z
  我觉得自己的弟弟十分强劲,所以抽插的速度也加快了很多,双手更是抓住阿秀的一对乳房,让乳汁继续飞溅出来。/ o; c. M) H+ R/ z6 ]/ l1 o
  噢…龙哥…你好厉害…我爽啊…插啊……我爱这样……阿秀兴奋地欢叫著,双手则用力抓著床垫…在我的强烈衝击下,大床发出唧唧的响声。
( q% z, ~9 J! g& U' R  Z) U  随著阿秀开始急速的叫床声,我感觉到她子宫的收缩加剧了,产生了很打的吸力,她的体液也不断地从洞里渗出,我知道她要高潮了。: r  J$ ?; [0 d, x' R
  射我呀!龙哥…我不行了…给我…啊…阿秀在激叫后达到了高潮。
; {$ j7 O1 ?: L6 G  虽然阿秀高潮的吸引力很大,但我并没有急于射精,而是继续抽插著,阿秀的高潮延续著。
2 N( Q1 m7 |- k$ `& G* Q. z  操我…龙哥…我还要…干死我啦…啊…啊…啊……阿秀的第一次高潮结束了,喘著粗气的阿秀问我:舒服死啦!龙哥,干嘛不射我,我想你射我。
# N3 V9 v( t' ?2 P: \  你急什麽,我还会让你来几次的。说完,我放慢了抽插的速度,用牙轻轻咬著阿秀的乳头,轻轻咬几下,然后用力咬一下……而抽插也同步使用三浅以深的方法。每当我用力咬和插的时候,阿秀就会全身颤抖一下,嘴里也会跟著哼一声。
/ D, S" n$ h0 j  很快,阿秀又再次进入高潮状态,乳头的疼痛和子宫的舒服,让她不能自控了。
% S' y8 b0 ]$ e* a3 S  啊…舒服死啦…这边也咬啊…说著将另一边乳头塞到我口中,接著身体也配合著我的抽插扭动著说:喔…用力咬啊…龙哥,这次要射我啊…啊…快咬…快插啊!我快不行啦……我也不想拖得太久了,所以开始跟著加快了抽插的速度,牙也开始更用力咬阿秀的乳头了。1 B; R$ N$ p& `! Q
  啊…啊…啊…射我…阿秀再次达到高潮,我也跟著将精子狂喷进阿秀的子宫里。
" r" w4 Q5 H9 q0 _) U: T) E  我抬头看著阿秀已经因为高潮和疼痛而变得有点扭曲的脸,眼泪已经流了出来,但却是很享受的样子。
) I/ h" B! A8 J3 J( E  心里在发笑…我想阿秀以后再难找到这种做爱的感觉了!7 X5 k; a4 ]: I! t1 y& v( r
  缓过气后,阿秀开始觉得自己的乳头很疼了,用手摸著乳头说:看,都给你咬肿了。
* F4 m( e9 T( b, l' \+ T  原来阿秀的一个乳头被我咬得差点出血了,我笑著说:你不喜欢还叫我咬!! B/ v$ b# j, ]" D1 `
  喜欢…我都不知自己在做什麽了,太舒服了,太刺激啦!
; {( }4 r, w4 a0 ^  阿秀红著脸说:龙哥,你太强…太会搞啦…………) w5 n: ?5 x5 a/ W* A2 w2 K
  这天,阿铃没有时间,我和她的几个姐妹到阿秀的家里吃饭,几个人在吃饭的时候谈天说地,很开心的……因为大家常这样吃饭,所以大家都已经把大家当成自己人一样了。
- x- Z* l9 z+ w  可是饭吃了一半的时候,阿群、阿红和阿丽都先后因为有客人找〔她们也都是小姐〕而分别离开了。
  P% J" @1 E6 G& x) m  隻剩下我和阿秀,见到这样,我也起身想走。阿秀却拉住我说:龙哥,你别走,今天陪陪我好吗?9 r3 |0 H' X' y( W3 f
  我不好意思推辞,隻好坐下来继续吃饭。: f& G1 \5 Y2 W2 ]. K, r8 f$ a
  阿秀转身到卧室拿出一瓶蛇酒,笑嘻嘻地对我说:龙哥,这是我家自己泡的蛇酒,很补的,今天请你喝。5 N; z1 V  O) [! t) \
  蛇酒,这可是很补的哦!你不怕我酒后乱性?我满脸淫笑地对阿秀开玩笑说。
# ^9 A% _, B$ z1 G2 z! @  看你说的,今天是我的生日,我本来想找大家来吃饭高兴一下的,可现在就剩下我们两个人了…阿秀很失落的说。! K. `5 l0 r4 H3 k7 k% N. `
  你的生日?怎麽不告诉我,我也没有准备礼物,多不好意思啊!
' R, d0 |1 a  e4 n$ N( r  我惊讶地说:难道阿铃她们也不知道?9 b$ l( w, q; j( v
  她们都不知道的,我们认识不久,还没有告诉她们!阿秀边说边帮我倒酒。
- y/ f: @& I' A0 w! Q+ D! W. ]  来来来!阿秀,我祝你生日快乐!永远美丽!我举起酒杯对阿秀说…大家碰杯后,将酒喝乾。
& U1 p% ?, u; H- L6 H# t, @  可能我们都比较高兴,所以喝了很多酒,话题也渐渐多了起来。
. t8 ]0 p; C9 Z. N+ y, @# p  大家边谈边喝,不知不觉中大家都有了几分醉意。7 U% P7 C2 K* q0 c( y2 ~
  我不由得开始慢慢打量著阿秀,隻见阿秀可能是酒精的缘故,脸上泛著淡淡的红晕,透出一种成熟少妇的韵味。
( l% R2 ?  X/ @- s. V9 T- R  平时因为是阿铃的朋友,所以没有特别留意她,但今天看来却是另一种风情。
: p, h( p1 h5 w# G0 _3 s8 Z  阿秀虽然是生过孩子的人,但身材却是没有走样,匀称的腰身,连许多少女都比不上。! p3 b' u  r5 h2 C, \7 ^9 v
  这时候,我的目光停留在阿秀那丰满的胸脯上,由于阿秀正在哺乳期的原因,那对原来36寸的乳房更加显得丰满挺拔。* v  x! ^, ^2 i. ~4 _  z5 w: f
  虽然带了胸罩,但透过洁白的紧身上衣可以看到由于乳汁分泌而弄湿的痕迹。  g. h8 T0 q, b' [! G3 |
  隐藏的内容阿秀也许是留意到我在看她,所以有点不好意思地将一件上衣帔在身上。
; Z0 s9 d, n  ^# [  我也收敛了原来贪婪的目光对阿秀说:秀,今天怎麽没有见到你的孩子?
* s* b+ |' \7 g0 ?  今天因为你们来吃饭,我把他托给了老乡帮忙照看著。
! ?/ t5 [" y. m$ p" d) x/ f- E7 t  阿秀说:来,我们继续喝!
, F# s, A' K  r& Y+ N4 e5 K  我们继续边聊边喝著,聊著聊著,话题谈到了她的丈夫。
5 y" I- v. m& f6 m  开始的时候,阿秀还是聊得很开心的,但突然间,阿秀掩脸痛哭起来,可能是她想到丈夫的死对她的打击吧!
, o( ^% x: k* W4 S* j: g  她哽噎地说:龙哥,你知道吗?我这几个月心里多苦啊!) [+ n8 ~* p# c3 q6 ~
  看见你们双双对对的,我自己却是孤零零的一个人,还要带著吃奶的孩子,呜…阿秀哭得更厉害了。
8 D7 ^2 \2 _. F0 i4 W; M5 x  我忙走过去拍著阿秀的肩膀安慰她:好了,别哭了,你不是还有我们这些朋友吗?我们都会帮你的。, Z8 K! @) G2 f: P- w: w0 Y' z# |6 y
  阿秀转身搂住我的腰,将头埋在我的肚子上继续哭泣著,她的泪水将我的衣服都打湿了。* r2 `; _% h( S9 H
  我心里知道她在失去了丈夫后,就好像失去了靠山一样,这时候的她将我当成了可以依靠的人了。, C  C  r* V  Y2 Z/ m/ _9 E
  我用手轻轻抚摸著她因抽泣而不断起伏的背部,一边用打趣的语气对她说:看你哭得像个小孩儿一样,再哭就不漂亮咯!
4 F- \- P& Q' n; T1 G  嘻…阿秀破涕而笑地笑了一声,我又说:乖!乖孩子不哭!再哭,叔叔就不给糖你吃咯!
3 @8 k! }! M0 I0 Q  谁是你孩子啦!阿秀一手擦著眼泪,一手轻轻地在我的胸膛上锤打著。4 i" ^$ l; f0 q" c, Z/ c( {
  阿秀那种神情十足一个小孩子,可爱极了。
3 u/ r# T6 ?4 [8 `. m. D2 e4 k  你看你,不哭的样子好可爱哦!我笑著将阿秀拉起来。; l! }( l& S+ g/ v- x$ `
  阿秀羞愧地说:还笑我,不理你了!说完转身走进了浴室。( h5 e; a# c, ?$ P* @- U, O
  我等了一小会儿,见阿秀还没有出来,就跟进浴室里看看她。
8 ~. B$ N. w, E5 S  s: u  当我一走到浴室门口,立刻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 z: e% t5 H* n1 c  原来阿秀并没有关门,而是虚掩著,我从门缝里看到阿秀正在脱衣服,可能她想换件衣服吧!* y8 {. J8 b' ~$ r
  她慢慢地脱下衣服,当她再脱下胸罩的时候,一对高耸而结实的乳房跃入眼帘,充满乳汁的乳房撑的涨涨的,乳头和乳荤经过哺乳已经变得深褐色了。
$ `7 m% r$ @. Q' ~* z1 ?  隻见三四道乳汁象小喷泉一样喷射出来,撒在浴室的镜子上,我不由得猛吞了一口口水,我的手不留神一下将浴室的门推开了。
9 r) f3 O- b. ?8 j" p  阿秀先是一惊,很本能地用手捂住胸部,可是那本来就已经喷涌出来的乳汁在她双手的挤压下,喷得更厉害了。1 {. X) H, i" T3 A/ J1 O2 W
  当她发现是我的时候,惊恐的神情立即放鬆了下来,反而笑著说:怎麽是你?你没有见过女人喂奶吗?+ W0 o$ `7 f9 W. Z9 Q# {
  额…我不知道你没关门!我连忙掩饰著,很尴尬地说:对不起!对不起!  ^4 `4 f( Z3 f% p) X; j7 w
  说完,我伸手想拉上已经打开的门,可是阿秀却一下扑进我的怀里,含羞地说:龙哥,其实我喜欢你的,我没有介意!我一下子被她说蒙了。
; d9 v1 G! x: v+ s# s1 U1 W  这…这…这从何说起啊?我疑惑地问道:你怎麽会喜欢我的?3 B1 @* f7 Q  w4 a) p' q& \* H
  其实,自从认识你后,我就一直从阿铃的口里瞭解你的事情了。
2 l, w' W, R  E' G) G# M  阿秀将我搂得更紧了:你知道吗?你很像我的丈夫,隻是我丈夫没有你靓仔,也没有你高大和结实。
9 _$ S+ B; a4 w% d, a- p$ s) W  我每次见到你,心里就会想到我死去的丈夫。
* C7 d1 S0 L7 E8 T$ G1 t: n  哦!原来你将我看成你丈夫的替代品啦!我心里开始有点不高兴了。
9 y' q* T; A4 B) A- z  也不全是,隻是我现在太寂寞了,特别听到阿铃说和你做爱的事,我也是女人啊!我也希望能有男人的爱怜啊!3 P+ K! Z0 `: L8 u6 E
  阿秀边说,边将我的上衣的扣子解开,边用还在溢出乳汁的双乳在我的胸腹柔弄著。
2 E( I( ^7 }3 b; p6 v  以哀求的语气说:龙哥,我为了和你单独在一起,让她们先走的,你可以给我些安慰吗?
7 o  m" V( J0 l  原来是这样的,阿铃知道吗?
" P5 ]3 O# `; E  其实我早就想动她了,但还是想瞭解清楚,于是边开始抚摸阿秀的背部,边说:你这样不怕阿铃和你翻脸?
; J5 t+ n& I. z. `6 ~  阿秀显得很激动,一把将我推倒在床上,挺著双乳压在我的脸上,喘息著说:到现在我不管那麽多了,阿铃迟早知道的。) L9 T8 A; F; B
  阿秀那溢出的乳汁滴到我的脸上,让我眼睛都无法睁开了,阿秀将一边的乳头送入我的口中,嘴里爱怜地说:龙哥,我的奶涨疼,你帮我把它吸出来吧!: ^# T& @/ {5 J9 ~1 X2 f2 h/ I- v
  自从妻子断乳后,很久没有试过这样的情景了。2 w! x- P0 O( K
  我象婴儿一样贪婪地吸吮著,微甜稠香的乳汁涓涓入口,我另一手开始用力捏著阿秀的另一边乳房,乳汁象喷泉一样喷撒在我身上。
4 p# l; J0 v3 Z6 x  阿秀象爱抚自己的孩子一样轻轻抱著我的头,嘴里还哼著:啊…噢…对…龙哥用力吸啊!我好舒服……我尽情地吸著阿秀的那饱满的乳房,阿秀的乳汁真多,吸了好一会儿,乳汁还是自动流到我的嘴里。# k% H0 \' P2 S+ p+ r* _; h
  阿秀则快乐地哼叫著:尽情吸吧!龙哥…这边也要…说完将另一边的乳头塞进我的嘴里。
! X7 [: q8 k! A$ H( f! ^  阿秀开始帮我脱裤子,这时我的小弟也从脱开的裤中跳脱出来,象阿秀展示著这勃起的雄风。
- H) f, x  _; j) g  阿秀也迅速解除自己的衣物,呈69式跨在我的身上,先用手将乳汁喷到我的弟弟上,然后用那对丰满的双乳夹著我的肉棍套动著,舌头在突出的龟头上舔著,酥麻的感觉贯遍了我的全身。9 r8 S8 K6 w: i+ }$ A. j
  我也开始用手在阿秀的丰臀上扫动著,手指轻轻夹著阿秀那已经湿润并一张一合的阴唇。+ g6 Q3 v! S3 i3 c. ]; j0 ?$ B
  无名指则来回扣动,阿秀在我的爱抚下全身颤抖起来,喉咙里也发出兴奋的吼声。9 d& P( o0 v7 K0 U' E
  我将手指向阿秀的阴道里探寻而入,阿秀猛的一颤,发出一声兴奋的叫声:啊……阿秀虽然生过孩子,但因为是剖腹产,所以阴道依然很紧。( v3 T% F6 t; Z1 {, U, u
  可能是久不经人事,阿秀的爱液已经大量涌出,搞得我满手都是。9 _& y. W- ~! \
  阿秀显然已经忍受不住了,翻身过来骑在我身上,用手将我的肉棍迫不及待地导入她的身体。7 u! o) r  s1 z+ T
  当阿秀感受到肉棍进入身体深处时,喉里发出舒服的长吟。
0 J: o$ z$ O% a6 ^. O5 \  根本不用我做什麽动作,阿秀自己不断地起伏著身体,让我的肉棍一次次地撞击著她的子宫。2 K/ |; m3 ]! X) {+ W  w7 z
  房里充满了肉体撞击的啪啪声,还有就是阿秀欢快的呻吟声。
* k2 D  Q0 l! J/ t! C  龙哥…啊…舒服…啊…干我…干我………阿秀用手将我的双手拉起按在她的乳房上,向我发出邀请:龙哥,抓…啊…用力抓…啊…我快不行啦…啊……我用力的抓捏著阿秀的乳房,六七条乳线从被挤压的乳头上飞洒而出,阿秀挺动的身体加快了频率。" {1 b6 h+ Z( ?9 S3 A; v
  我的肉棍也同时感觉到她子宫在不断收缩,快感传遍我的全身,我的呼吸也转急了,我知道我也快来啦!
+ K" q% s  R' L, T6 i) g: T  龙哥,快啊!啊…快给我…快射我…我要死啦…射我…啊……我也要来了,我要射到里面啦……我提醒著阿秀,可是她已经魂飞天外了,阿秀的手用力拉著我的腰不让我退出来,嘴里哼叫著:射啊!射我…噢…射我……我们同时达到高潮,在快乐的哼叫声中,我将千万的子孙送进了阿秀的子宫,我再继续抽动了一会儿后,大家都停了下来。
8 y5 p1 }, p! u, L  阿秀全身无力地扒在了我的身上,静静地喘息著,好像在回味著刚才的滋味。: L% R. A4 B+ b/ f" {1 P
  一会儿,阿秀已经回过神来了,她开始亲吻著我的身体,她的乳汁已经撒得我全身都是了。6 h' T* a5 M+ j6 w% e7 w: `
  她用舌头舔著我身上的乳汁,而阴部还是夹著已经开始变软的肉棍轻轻扭动著。8 H7 J8 o& b; l  q8 I9 n
  谢谢你,龙哥!阿秀娇怩地说:我真的太久没有做爱了,今天太舒服啦!
! v, H) U6 }9 Z4 K  W  阿秀将我身上的乳汁舔乾淨后,拿出纸巾将留在床上的精液擦掉,然后就起身到浴室里冲洗去了。
4 p0 n- L9 C& m, t  我则闭上眼睛养养神,可能是酒精的缘故,我竟然睡著了。+ i# e# |# Z5 g7 x6 \
  不知过了多久,我惺松间觉得有人在倒弄我的小弟弟,忙睁眼望去,原来是阿秀正在将我的小弟弟放进嘴里套弄著。
8 s( u) r2 N$ [  怎麽,还没够吗?我问道。4 C" e/ J! ^# C0 i0 W
  阿秀将嘴里的小弟弟吐出来,依然用手套动著说:刚才见你睡著了,样子真可爱,我好久没有见过这麽结实的男人身体啦!
! F5 j) s) }$ B8 b! k3 }  所以情不自禁就想摸你…说完又将小弟放回口中。
" Q! m0 Y! }1 f+ [( V% f  可能阿秀比较有经验,她的舌头不断刺激著我的龟头,触电的感觉立时传遍我的全身。8 w" I$ |% z+ d4 |, m: Y( |9 ?
  我伸手摸著阿秀的乳房,发觉经过一段时间,阿秀的乳房又再次变得很硬了,想必是充满了乳汁,于是对阿秀说:秀,我想吃奶了!
% ]. x: @3 C' y3 c' j# f2 N  好!给你吃…谗鬼!阿秀笑著挺起身,用手在两个乳房上按摩了几下,乳汁立时在那对挺直的大乳头上低落下来。$ ~$ y% [3 x+ j) C# ~. `: s
  阿秀俯下身体,用乳头轻轻在我的脸上、鼻尖上揉动著,溢出的乳汁缚在脸上,就像做人奶面膜一样,那种感觉无法形容。4 P0 f, t# Z: B6 L. k+ {0 `
  我兴奋地用口找寻著阿秀的乳头,在阿秀的帮助下,两个正在喷奶的乳头被我同时含在嘴里,甜甜的乳汁很快充满了我的口腔,我用力地吸吮著。: L/ @$ W/ `0 ]" j
  我并不想鬆开任何一个乳头,所以用牙咬著,一边吸一边咬。+ T* R& q$ U6 C6 }
  噢…龙哥,轻点儿,别咬掉了。阿秀轻声说著。4 T; k2 `& G6 N- D& ~7 p
  我觉得吸得慢,所以加上了双手握住阿秀的巨乳挤奶,乳汁狂涌进我的口里。
+ m) E; }! u' D, J2 ^& s9 i  乳汁的极速喷射也令阿秀兴奋起来,她的手又将我的弟弟握在手里,而这时我的小弟弟已经变成了巨人。
( x4 j7 D4 x6 T9 r  龙哥,你的弟弟好粗哦!阿秀兴奋的说,手也加快了套动的速度。3 U+ E+ P  X8 z) K% d( U9 t
  我将阿秀推翻在床上,将滚烫的肉棍狠狠地插进阿秀的身体,蛇酒的功力的确厉害。4 ~" s8 l" [+ T  s3 r; T7 O
  我觉得自己的弟弟十分强劲,所以抽插的速度也加快了很多,双手更是抓住阿秀的一对乳房,让乳汁继续飞溅出来。8 l3 S/ c/ p) V; m/ t; U  M# X
  噢…龙哥…你好厉害…我爽啊…插啊……我爱这样……阿秀兴奋地欢叫著,双手则用力抓著床垫…在我的强烈衝击下,大床发出唧唧的响声。
  k4 q4 E3 o" V) N  随著阿秀开始急速的叫床声,我感觉到她子宫的收缩加剧了,产生了很打的吸力,她的体液也不断地从洞里渗出,我知道她要高潮了。
0 ?9 D5 f/ b* [, A) O* R* H  射我呀!龙哥…我不行了…给我…啊…阿秀在激叫后达到了高潮。( A4 Q5 v! v' Q" b0 b7 [
  虽然阿秀高潮的吸引力很大,但我并没有急于射精,而是继续抽插著,阿秀的高潮延续著。
1 X6 f2 {2 T; w- o5 {  操我…龙哥…我还要…干死我啦…啊…啊…啊……阿秀的第一次高潮结束了,喘著粗气的阿秀问我:舒服死啦!龙哥,干嘛不射我,我想你射我。
5 Y# Y! j3 j. ^: q1 @' p  A  你急什麽,我还会让你来几次的。说完,我放慢了抽插的速度,用牙轻轻咬著阿秀的乳头,轻轻咬几下,然后用力咬一下……而抽插也同步使用三浅以深的方法。每当我用力咬和插的时候,阿秀就会全身颤抖一下,嘴里也会跟著哼一声。
% t, W; y3 p" T# e  很快,阿秀又再次进入高潮状态,乳头的疼痛和子宫的舒服,让她不能自控了。1 K1 }- }) _# C+ l: _! _* M
  啊…舒服死啦…这边也咬啊…说著将另一边乳头塞到我口中,接著身体也配合著我的抽插扭动著说:喔…用力咬啊…龙哥,这次要射我啊…啊…快咬…快插啊!我快不行啦……我也不想拖得太久了,所以开始跟著加快了抽插的速度,牙也开始更用力咬阿秀的乳头了。
' r, \) c/ W" G7 n  啊…啊…啊…射我…阿秀再次达到高潮,我也跟著将精子狂喷进阿秀的子宫里。. j; \' r* V  N( F) s
  我抬头看著阿秀已经因为高潮和疼痛而变得有点扭曲的脸,眼泪已经流了出来,但却是很享受的样子。
/ `% g: R) m" e1 t% j6 r* P  心里在发笑…我想阿秀以后再难找到这种做爱的感觉了!
1 J- m8 k6 C1 L8 p  缓过气后,阿秀开始觉得自己的乳头很疼了,用手摸著乳头说:看,都给你咬肿了。, Q. w! m. Y; H# ^7 |& b, `: A
  原来阿秀的一个乳头被我咬得差点出血了,我笑著说:你不喜欢还叫我咬!
! ^. d! U1 d# d2 ^* }5 v# e  喜欢…我都不知自己在做什麽了,太舒服了,太刺激啦!! W& T( ^% D5 h. w" K) l9 `7 }) s
  阿秀红著脸说:龙哥,你太强…太会搞啦…………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