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田野花香

田野花香

第129章 丝巾蒙眼(下)/ s+ }1 T/ l4 R
  “嘿嘿,想让你上天堂去呗。”9 _8 t- H  y; Y! f: N
  陈炎说着又将大肉棒慢慢的插了进去,从身后再一次进入了小姨无比迷人的身体。半蹲着稍微往前一凑,看着自己的肉棒渐渐的淹没在小姨无毛的下体,当尽根没入的时候已经忍不住双手抓住了悬在半空的傲人豪乳后,又做起了原始的活塞运动。
5 J- h6 h# K; Q% S  “……太,太深了!”. n8 [; t8 ^% S
  “……啊……啊!”
7 e6 u! ^9 ?$ W6 C% S, l1 W  “……干,……干死……我了。”' E- }0 A) {. ^+ u% |0 N# Q, A4 ~
  “用……用力。”- z0 r, g% x) F0 r" Y/ M5 O. _
  “……我……我死了!”, ~8 s9 Y: J( k3 `9 H/ w* m: c
  一连串狂风暴雨一样的抽插,在肉体碰撞的声音中陈炎已经满头大汗的骑在小姨后边将近一个小时了,高潮连连的张玉香也爽得无力的垂在了床上。这时候陈炎心了那个刺激啊,想着身下已经软成一团的美人是自己的亲小姨心里就一阵的兴奋,而这时候像条母狗一样的和自己交合,硕大的乳房随着自己的撞击上下摇晃,嘴里的淫声浪语更是刺激得陈炎几乎要疯狂了。每一次前挺的时候都极尽全力。5 Y4 _/ D6 v  u$ ?/ C
  “能不能射里边。”
: F8 A7 e1 c- H5 P! w+ c  等张玉香疯狂的摇着头迎来了第六次高潮的时候,陈炎也全身一哆嗦忍不住想发射了。
, ^6 g! x! r* y2 D  “能,……安全……啊!”, A2 r" X& R4 ~3 F! }3 j
  最后疯狂的撞击让张玉香连话都说不清了,突然感觉到身体里坚硬的家伙涨大了几分,尤其是那颗鸡蛋大小的圆头更是深深的抵在了自己的花心那,刚想说话的时候突然一股滚烫的液体深深的喷入了自己的身体里边浇在了花心上边,全身敏感的神经顿时就像泻闸的洪水一样跳动起来,在第六次高潮还没过去的时候迎来了更加汹涌的第七次。5 @+ A  {) H% M) E$ ^
  陈炎这边也爽得说不出话来了,圆头上一阵压抑不住的痉挛后双手狠狠的抓住小姨娇嫩的肩膀,下身使劲的顶着似乎要把自己都送进她的身体里一样,感觉到大圆头已经触到了不断跳动的花心,再也忍不住脑子嗡的一下精关大开,一阵阵滚烫的精华强有力的射进了小姨的子宫里边。
- e: G* u. _; T0 c$ {9 z7 C  射完后全身僵硬得像浇注了水泥一样,尤其是自己的小腹都贴上了小姨的股沟,蛋蛋拍打着她光滑的耻骨。心里更涌现了一种难言的快感,两人几乎是全身弓起来后一起达到了快乐的最高峰。房间里一时都是男女满足的喘息和嘴里压抑的呻吟!( i. q  l, S/ r0 j
  痉挛过来陈炎也忍不住全身一瘫,软绵绵的压着小姨的身子一起倒在了床上,大口的呼吸似乎在证明自己并没有被刚才美妙的感觉带上天堂。两人一起喘着热气,回味着刚才蚀骨一样的消魂快感。两具白花花的肉体泛着快乐的汗珠紧紧的贴在了一起。
) T1 R3 x( N7 a! x  |$ N. s  “好重啊,你别压着我了!”
- t! E( ~; F0 c8 Q- Z* M  好一会后才回过气来的张玉香感觉呼吸有些上不来,不由嗔怪的说道。7 y/ l# w8 L' k6 F/ z/ b! A& E
  “我重吗?嘿嘿,整个人加起来都没你这有分量!”8 |) }! L: ?; v% y# u, C' t
  陈炎笑咪咪的摸上了她一对豪乳捉弄的捏了几下,大肉棒慢慢的软化。在小花穴有规律的蠕动中被挤了出来,乳白色的精华混合着透明的爱液将床单打湿了足有巴掌大的一块,而两人的下身也混杂着刺鼻的味道。- v! L" b" D" M. z
  “少卖乖,疼死我了……你是牛啊,就不知道爱惜人家。”
  x+ e! x) G, {, {. ~: y  满足过后的张玉香一脸的娇媚,撅着小嘴摸着自己光滑的隐私地带,明显感觉到那又有些肿了起来。1 t7 s  n, F0 b" Z9 ]
  陈炎猛的放松下来有点无力的感觉,躺到了一胖后又将她抱到了自己的怀里。一脸贱笑的说:“嘿嘿,刚才我可是按照你的要求。快一点,干死你,干深点!应该不是我的错吧!”
1 S" \$ P7 S/ D2 @  “去死!明天我又得被乐乐笑了。”
# j- S5 g/ w7 v% u, A) C  张玉香嗔怪道,不过却是温顺的躺在了陈炎的胸膛,不无调侃的说:“你是不是在想现在要是痛的是叶柔就好了啊?”$ n* ?5 F6 z+ g) O: U
  “哪有啊!”
  R: e+ Q* x% w0 W: d  陈炎一副我冤枉的表情,哭着脸说:“你老是在怀疑偶的深情,真让人伤心啊!”
( c4 E! E1 D2 R) ?' K: P5 u  “呵呵,我不是怀疑你的深情。我只是在赞扬你的深情很广阔而已。”  T/ u9 G% [: ^! E+ A$ S
  张玉香嬉笑着说,小手悄悄的往下,将还满是粘稠液体的大家伙转在手里:“同时我也在赞扬你这的功能,如果我把它切了你是不是就乖乖的呆在我身边了?”# }4 E# t! j) d4 V) `
  “汗,你这样想是不对的!要把它弄没了以后你怎么享受啊!”
) D) ~% q+ u9 x  陈炎一脸害怕的说道,虽然是装出来的。但也乐于这种色色的温情!! W- K) i  L: n( s0 z5 c5 j
  “好啦,我也知道自己一人满足不了你。不过你这还真是牲口,反正不准找些我不喜欢的女人就行了!”
% R" [" U' t: K; `. H" ]  张玉香嬉笑着说道,将妩媚和柔情尽露在了迷人的笑容上。) v' r: r) q" \2 |; S
  “我知道!”
( w0 I+ O8 C0 f" s6 }9 R! s  陈炎信誓旦旦的点了点头后说:“我再给你买个脚链吧!换个漂亮一点的,白金的怎么样?”
- c* q6 z$ V2 c3 P2 e5 d+ C  “不要,我就喜欢这个了!”
9 t& U" a) V2 ^1 w- F+ y2 Z9 o$ X  Z  张玉香马上拒绝道,这是陈炎第一次送她的礼物。尽管以后买了不少的衣服但怎么样都比不起这条小小的脚链那么有意义,它算得上是两人的定情信物。有时候显摆起来连乐乐都一脸的羡慕!
# G& y& A9 c' u9 ^% W6 B0 R  “随你喜欢,我也挺喜欢咱们做爱的时候它发出的声音。”
/ y9 j+ |$ i% ?8 d% g, h  陈炎坏笑着说道。' y5 s  S* @7 l! X" D
  “是不是这样啊!”
: }1 K& h) Y& i. v  张玉香轻笑了一下后抬出小脚晃了一下,马上就发出了叮当的清脆响声!
* q0 {' P+ [( o! J  `  陈炎刚才已经悄悄的从裤兜里摸出了一枚戒指,看着小姨幸福的样子心里一暖,温声细语的说:“你把眼睛闭上,我想送你个礼物。”
- {9 S2 I/ s, f: h9 W, |3 O: q, M  “干什么,那么神秘!”
4 j- z5 W1 O# R) c* U, `6 K; j' B. O  张玉香一脸平静的说道,但眼里闪过了期待的光亮。
# N! B# i! W3 A( x( n% N3 Y3 W7 C  “不闭的话我就不给!”) L0 m. D+ z/ [# M2 \
  陈炎笑咪咪的说着。
, h! _( I& E& b$ s% L( o  “真麻烦!”; @/ r& _* U: h9 @+ }
  张玉香笑着闭上眼:“这样行了吧,礼物不好的话我掐死你。”
' j  `$ d4 ]0 g1 q, b" F: K  陈炎如法炮制的将戒指咬在牙间,抓起她柔软的小手后慢慢的套进了食指里边。张玉香感觉到男人口腔里的热气,马上就猜想到了是什么。心跳不争气的加快了,等食指能自由活动的时候睁开眼睛一看,上边赫然有一只精致的白金戒指,虽然沾满了唾液。但也让她欣喜若狂:“黑子,你什么时候拿的,我怎么没看见?”5 F3 V  `' J$ }& D" j1 k( z$ _
  “嘿嘿,要被你看见了还叫惊喜吗?”5 l# n1 X2 t) H  |
  陈炎微笑着摸着她的头发,笑呵呵的说道。现在剩的就是找机会把另一只给乐乐了。
; f6 _/ Y8 f5 _  “谢谢你!”+ Y$ W0 y  s5 L+ g3 ?3 T# a
  张玉香满是柔情的说道,眼光离开不了手指上象征意义很大的戒指,语言之间透露着她的欢乐和喜悦。" b; n0 f0 x' U
  “该怎么谢我啊?”3 {( O  B+ Y' m8 o# Z" K
  陈炎不失时机的问道。人也不老实的从后边将她抱住,一手摸着她光滑的下体,一手抓住了一只豪乳轻轻的把玩着。
& N* z. \1 `& f0 x  “色狼,你想怎么样?”
  d9 Q2 l; O# w' p7 w  张玉香娇媚的问道,在陈炎面前抬起自己的左手,慢慢的幽雅的含进了自己嘴里,将满是男人味的唾液全舔了一遍后,一脸妖娆的说:“这样行了吧!”$ v5 q& B: l, v! @* ?& B. X/ d
  妖精啊,陈炎心里荡漾起来,刚休息不久的大家伙又有硬的趋向了。看着小姨已经略带红肿的下体还是有些不忍再将她压倒,想了一会后,满脸色笑的说:“嘿嘿,这样就行的话那我对得起自己吗?”
9 r" N. j5 p9 k6 }. ?' ?! {- @  “那你想怎么样嘛!”
4 V- _2 w8 [; f0 `5 N  张玉香因为这个惊喜变得无比的温顺,说话的时候都是少见的撒娇口吻。
; l& E& T  |; m1 N  e  “嘿嘿,你现在都不行了我还能怎么样。先答应我一个条件,等我想到了再说。”
9 R& P" d" r1 q% {( M. Y  陈炎坏笑着摸上了她红肿的胯间,心疼的说道。# ]. Y; ?' h% v/ g( ]- B$ P; M/ ?! z
  “哪有这样的,送个礼物还要条件的!”. k  W* a, y. L' I
  张玉香娇嗲着说道,不过却没有拒绝。伸手将陈炎想继续做怪的大手抓住后,笑咪咪的说:“好了,我要回去睡觉了!一会小柔起来看到就不好了。”
1 r* E7 g9 R" V- a  b+ E1 ^' k  “陪我不行嘛!”4 |% u& e7 N  `9 |2 Y
  陈炎也知道不能留她在这过夜,但还是装着一脸委屈的说道。# f. Z2 W$ C8 ^  S4 [  v
  张玉香温柔的亲了他一下后,看了看那条已经成烂布的小NK,苦着脸说:“你把这都弄坏了,这可是我最喜欢的一条啊!”
0 O2 C5 B: ]7 B. _, E3 O# N  “没事,下次给你买一车!”: d- U4 P9 D, o( U% J* ?8 M& ]) Z
  陈炎贼笑着说道,心里已经开始打算买点情趣衣服让她穿给自己看了。
- t% r3 |) v, ]3 F) w  “去,那一辈子都穿不完了!”* C& Y" X; ]+ X! ?0 c+ F) `3 b
  张玉香妩媚的白了一眼后将自己的睡裙穿上,若隐若现的美腿更加的有诱惑力了。只不过里边并没有任何的遮挡。这样的诱惑似乎比一丝不挂的将玉体呈现更加的让人心动。
- }& N! j  I- `1 a! M/ r  “哎,晚上又得孤枕难眠了!”
, ?1 M' K8 s# w' v  陈炎装模作样的双手往脑后一叉,苦着脸叹息道。
* y) _- c' C8 D  “好了,乖老公。谁叫你那个正牌女朋友在呢,你就忍了吧!”
) G4 B: T) v% N+ d, T! k  张玉香娇滴滴的说道,不过却是蹲回了床上。娇媚的看着陈炎:“人家给你点补偿好了吧!”
. \- o  W$ S' m( R0 Z5 Z  说完低下头用小嘴清理起大家伙上边的残留物。动作轻柔缓慢,时不时的抬起头满眼娇媚的看着陈炎,无辜的眼神让人心动不已。0 c; l5 Q: i; S) j4 W- H, \/ X
  “爽。呀灭爹!”
4 o6 S3 m1 m  [6 g+ q- ^  陈炎怪叫着。心里一阵的大爽啊,小姨可是很少这样亲昵的称呼自己,果然让一个女人温顺的办法就是满足她。; e. G0 s! T4 g% D7 J2 M
  张玉香清理完后,温柔的亲了一下带给自己快乐的大家伙后微笑着帮陈炎把NK穿上:“可别走光了,那样我就吃亏了!”1 G  \- T' x' [7 w
  “这话怎么听着那么别扭!”
3 n: t# p+ w' m3 ~  陈炎郁闷的说道。
% a  m( _  y4 q2 p0 H  “有什么别扭的,晚安了老公!”
' g8 T' M, Z3 ], @& m1 c+ M) W  张玉香甜甜的叫了一声后,悄悄的走了出去。
& a; Q# J* O+ T! M( }5 ]# s  小姨温顺的态度不由的让陈炎心里一阵的大爽。将所有的火气发泄出去以后都已经十二点了,身上的汗粘得有些难受,陈炎等小姨走后马上起身进浴室舒服的冲洗着身上的汗水,站在花洒下舒服的享受着热水流过的感觉后,望着自己的大宝贝就是一阵的得意。不过脑子里也开始有些发愁,毕竟自己和小姨这样的关系很难给她一个名份。她现在才十多岁可能没有多想,但女人一到了年纪都会多愁善感,保不住以后会闹的。想想都觉得头疼!; c" j) B1 E) v+ K
  从浴室出来的时候陈炎索性什么都不穿,光这屁股坐到了床边,点了根事后烟美美的抽上几口。刚想往下躺的时候手机就响了起来,一看是秦兰打来的马上明白了大美人是想来查岗的。马上装做没好气的接了起来:“喂,秦大岳母啊!”
  t( t. t. s* k( p6 ~  “去去,口花花的。什么岳母啊,我有那么老吗?”
* ~5 B+ H' s! C& a5 v1 C1 E1 g7 R  秦兰的声音娇嗲温柔,但也掩饰不住口气里的担心。叶柔是第一次在外边过夜,碰上的又是陈炎所以她还是特别的不放心。# D6 m% N( D% J! Z- M6 l/ h4 c
  “嘿嘿,不是岳母是什么?是老婆啊!你可害死我了。”
" `( i9 \8 n2 c$ f% a+ {  陈炎装做委屈的说道。, S& W0 h) j7 ~4 k' V  T
  “少来,我害你什么了?”
* M8 o+ Z% p5 E$ H  秦兰娇嗔着说道。/ C, V" q6 l" D* A- A& _0 m
  “好端端的你让叶静大半夜的来凑什么热闹啊!”4 c6 x0 E$ A* F  p4 L4 B: o
  陈炎抱怨道。( V' d2 E7 J& O8 X4 f
  “为了防止你这色狼呗,晚上你一个人睡的?”
) U/ s& X7 Q6 ~" b0 r# j  G' b  秦兰试探性的问道。- Y6 _, ]& U5 C
  陈炎心想这就是你最想要的结果吧,语气有些发酸的说:“是啊,这下您老满意了吧!我给你汇报一下吧,小静和乐乐一起睡。小柔和我小姨一起睡,我这孤家寡人的自己睡!这也太TM凄凉了。”
( {& y* E% Y$ ]: I) [. A  “呵呵,别生气嘛,我这也是自己睡啊!下次人家好好的补偿你。”
8 e& k! j( C( j7 U: K8 ?; j- d  秦兰笑咪咪的调戏道。
9 ~' e0 M3 D# j6 h% g1 D  “不行,我现在过去找你,忍不住了!”
, u+ d: X- s' e) |* i8 x  陈炎用一副发情发到了极点的口气说道。
& z: e" m8 x1 Q( u% b1 e  “行了你,乖乖的呆着吧,你来我也不给你开门!好困啊,就这样了。晚安!”1 q' {/ {/ {! P# ?7 B, z
  秦兰呵呵一乐后将电话迅速的挂了。
. K. h6 E% t/ @% I, p# H( w( n  陈炎也把手机往床头一扔,心里暗骂等有机会的话老子要你们来个母女同床,大大的享受一番。钻进被窝里后一边幻想着和叶静姐妹俩以后3P的场面,时不时又想想植物人美服赵水宁姐妹俩的娇嫩,各女之间不同的风情在脑子里不断的交织着。在一片蝌蚪的游动中闭上越来越重的眼皮,慢慢的进入了梦乡。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