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主人的小母狗

主人的小母狗

(本文承接以前某位大大所写的斗破苍穹- 学院传说,设定上与学院传说以及原着均有些不同。)强榜大赛会场,人头汹涌。薰儿穿着一身素白色的长裙站在人群中,静静地看着擂台上的比试,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显得如此清雅淡然,不过多日来受到付傲的精液的润湿,薰儿越发的妩媚动人。但是此刻比试正如火如荼,并没有人欣赏到这一幕。 9 A$ R0 Y7 ?7 ?* ]
5 A+ p$ d1 {1 V0 m+ s' i% H
「马上就要到萧炎哥哥出场了,萧炎哥哥一定会一鸣惊人的。」薰儿想到这个,不禁又是微微一笑。 : B8 a0 D) T% i3 C% `& C

, g3 l4 j% J* Y8 u1 V3 V突然,薰儿感觉到,她的翘臀上有一只手放在上面。她急忙回过头一看,却发现站在身后的是付傲。
9 E0 ]0 l2 g' ]$ o! e4 z
- E7 x; j9 ~4 ]# A看到来人是付傲,薰儿妩媚地对他一笑,悄悄对他说道:「坏主人,这里人这么多,你怎么能在这里动手动脚,要是一会被人发现了怎么办?」虽然薰儿这么说,但是却一点也没有阻止付傲的意思,反而将身体靠向付傲。 , _6 ?2 J/ O0 o0 x. w' R
3 X2 g- m% g2 m
「嘿嘿,小母狗,才摸你了一下就开始发情了?他们都在看比试,哪会注意到这里。」付傲当然注意到薰儿的举动,于是他手上的动作更加的肆无忌惮。 ) N) G1 n% P- J7 D! y
1 Y, i  s/ d+ K' Y; B8 z, P. U/ M
「嗯……主人,别弄了,一会萧炎哥哥就要上场了,薰儿还要看他比赛呢,等晚上薰儿去你的房间再随便你玩。」随着付傲连日的开发调教,薰儿的欲望越来越大,身体也是越来越敏感,被付傲的大手摸了几下,小穴就开始流水了,所以虽然薰儿口上不要,但是也没有阻止的意思。 4 }* p" b* f/ \# N, I% @% q3 p: }

6 U1 ]: T+ s2 @「嘿嘿,那不是更好,你萧炎哥哥在上面和别人比试拳脚功夫,我和你在下面比试床上功夫,看看你们两个谁更厉害。哦,你这只小母狗,竟然穿这么淫荡的内裤,还说不想我玩你?」付傲在薰儿的俏臀上作怪的手突然摸到一条硬硬的东西,一摸才知道是根隐藏得很好的拉链。于是他将拉链拉下,将手伸到薰儿的下体,大手覆盖在她的小穴上,更是惊讶地发现薰儿竟然穿着一条开档的内裤。
. `$ @, {2 U5 a3 O  ?
  q8 s; k+ \$ c「还不是主人你,人家知道主人你这坏蛋一看到人家肯定要使坏,所以就穿了这条内裤,不也是为了方便你吗,你还笑人家。」付傲的话让薰儿俏脸一红,虽然她在付傲面前是很淫荡,但是在人前,她还是个清纯的女孩,付傲的话让薰儿也有些不好意思。不过在来这里之前,薰儿也大概猜到会发生什么,所以才会换了这么一条内裤,到时付傲真要使坏了,也不用脱内裤那么麻烦。 4 w4 N3 C: A) H  n! t

/ G/ c7 y7 J, d8 u$ a, D( P「哦,那是主人错怪小母狗了,行,一会主人就用我的大鸡巴好好补偿一下小母狗。」付傲将嘴巴贴在薰儿的耳边说道,说完就含住薰儿的耳珠,手指也插进了薰儿的小穴里。
  r( N8 J- d. w9 J, R% ?
. R5 E; z* q) Z, N- `, c  c$ l! O「嗯……」被付傲上下夹攻,薰儿舒服地呻吟了一声,不过她意识到现场的情况,虽然学生的注意力都比赛上,但是如果叫得太大声了,难保不会被人发现,薰儿只能咬紧嘴唇,不让自己发出声音。
8 z7 ?) L" z1 R : C/ c4 X/ |: N/ q4 x* j
看到薰儿的情况,付傲也知道她不敢在这里大叫,所以他更是肆无忌惮地玩弄薰儿的小穴。不过他玩着薰儿的小穴,自己的肉棒却是涨得难受。突然薰儿将手伸到付傲的裤档,隔着裤子握住他的肉棒轻轻地套弄起来。
( h+ b9 k% ]2 B9 u6 Q. Q" j: s % K, m  a! ?4 R6 J: c9 @
付傲心想,这骚货越来越上道了,不过这样就像隔靴搔痒一样,付傲见薰儿的小穴已经是洪水泛滥,于是他拉开裤链,掏出肉棒,然后从薰儿的裙子后面的洞伸了进去。
% z7 G' h3 {# x  c; Y- X" @7 l + B/ ]3 [6 L: i! w
「小母狗,屁股抬高点。」付傲调整了下位置,但还是插不进去,于是他吩咐了薰儿一句。 # [8 s( r& O5 B

! V/ W* g  V1 |1 G" s" m薰儿乖乖地垫起脚,将俏臀更加贴近付傲,让自己的小穴更方便付傲插入。 1 ^4 b0 j3 l# f! n; H

% u9 @" X; F: ~3 h9 h, t在薰儿的配合下,付傲终于找到薰儿的小穴,用力一挺,肉棒非常顺利地就插进了薰儿的小穴。 6 ]9 E# l# H" _& S) z

3 z: F  h7 Q  r+ Z! i# }6 I「噢……好胀……好舒服……」被付傲挑逗得无比骚痒空虚的小穴得到满足,薰儿满足地呻吟出来。
$ D6 [# z  Q0 r# e9 f4 T
: m+ c( F8 `5 K9 ?' X此刻正好轮到萧炎上场,他的对手是林修崖。萧炎上场前,向台下看了一眼,看到薰儿在台下看着他,于是对她笑了笑,点了下头。 5 f- S! W- A) y, D( T$ K

; U& X) ^3 `) P看到萧炎看向这边,薰儿也吓了一跳,不过萧炎好像没有发现她身后的付傲,薰儿也放下心来,笑了下算是回应了萧炎。此刻她光顾着享受付傲给她带来的快感,哪还管得上萧炎在干什么。 . A/ q$ F; F# _8 T) Y
' }& \; ]: G5 N! Y8 B
付傲扶着薰儿的小蛮腰,卖力地抽插着她的小穴,虽然这段里子以来,他已经不知道操过薰儿的小穴多少次,在她的小穴内射过多少精液,但是这样在萧炎的眼皮底下操他的女朋友还是第一次,虽然萧炎不知道这里发生的事,但是付傲还是非常的兴奋。薰儿也有同样的感受,这样在光天化日、大庭广众之下做爱,而且还是在萧炎的面前,薰儿有种异样的感觉,不仅让她更加兴奋,也比平时更加的敏感,在刚才萧炎看过来的时候,薰儿就已经高潮了一次。
# p9 E- _8 S' y. \
9 a# C& _" I3 ?5 o) G付傲也感觉到薰儿和平日的不同,平时要让薰儿高潮,他也得努力半天,但是今天他才插了一会,薰儿就已经高潮了一次了,看来以后要经常和她玩这种游戏才行。不过这种机会不多啊。 4 ~3 a3 W- q: N: _: B. e0 u9 `

+ k! {; J9 P1 |「小母狗,在你萧炎哥哥的面前偷人,是不是很兴奋,才操了你一会不喷水了。以后主人我天天在你萧炎哥哥面前操你好不好?」付傲自己也是很兴奋,如果不是忍耐力好,只怕此刻他也已经要射了,不过他还是要调侃一下薰儿。
4 d2 ]) z4 Z3 v9 q; Q
5 i0 ^' L+ ?3 O' h6 p" B「唔……噢……好……小母狗要主人天天在萧炎哥哥面前操人家的小穴……让萧炎知道……小母狗给他戴绿帽……喔……好舒服……主人……再用力……小母狗好爽……」薰儿此刻也顾不得其他,开始呻吟起来,当然她也不敢叫得太大声。不过她说出来的话,如果让萧炎听到薰儿刚才说的话,估计会气得吐血而亡。 9 w0 L3 X3 m# H- U0 P& o' B5 Y
2 j4 ~# p+ t& X; R0 R
「嗯……喔……好爽……不行了……小母狗不行了……喔……小母狗又要高潮了……喔……啊……」薰儿受不住这禁忌的快感,又一次高潮了,一股阴精从子宫深处喷涌而出,浇在付傲的龟头上。 % f4 ^# ]8 [$ s2 \
' ?. G% V; s& f% x, H
「喔,小母狗,主人也要射了,好好用子宫接住主人的精液,帮主人先个小孩。」付傲继续抽插着薰儿的小穴,大概坚持了几十下,他也忍不住射了,滚烫的精液射进了薰儿的子宫内。 " i! g# L6 M% e

: O$ S6 V& o' I  m3 d, C「喔……喔……好热……好烫……唔……薰儿……小母狗又要高潮了……」薰儿的花心被滚烫的精液浇灌,一下子又达到了另一个高潮。失神的双眼慢慢闭上,享受着高潮的余韵。
9 R  {& n7 _1 c# ^+ l: D' h5 p & l$ I' Q# P$ T) \
薰儿软软地靠在付傲的怀里,慢慢地调整的自己的呼吸,感受着付傲在自己的体内慢慢变软的肉棒,薰儿脸上露出了满足的笑容。   E. A( s+ i" r5 O" _

5 ?  C% D1 ~1 R) g$ }. P付傲双手抚摸着薰儿平坦的小腹,对于这次他也是非常的满意。在萧炎面前操得薰儿丢盔弃甲,让他非常有成就感。付傲的肉棒慢慢变软,一点点被薰儿的小穴挤出来,直到最后被完全挤出了小穴之外。
* u! L$ y) d; ^: J, O$ d9 I ; [( q$ M3 q' I4 k, R( B6 f
薰儿看到肉棒已经退了出去,于是就用力地收紧小穴,让付傲的精液全部留在了子宫,一边可以继续感受那滚烫的精液,另外也防止流出来被人发现。而付傲虽然想让薰儿帮他清洁一下肉棒,但是这样做太扎眼了,非常突然被人发现,只能作罢。他将肉棒收回裤子内,然后顺便将薰儿裙子后面的拉链也拉上。
5 [9 |3 ~, }8 D9 X 0 x' y/ ]  N2 ]0 {6 V$ Z0 D
「小母狗,晚上来主人的房间,主人今天很高兴,要操死你。对了,来的时候刻要穿得性感一点。」此时台上的比试已经接近尾,付傲知道不能再玩下去,于是他吩咐薰儿今晚到他房间去,继续玩她。 7 s* ^/ \+ }: f9 [+ n
9 f5 J0 Z* M$ F" f0 a
「是,母狗薰儿知道了,薰儿今晚一定会洗得干干净净,然后穿一套最性感的情趣内衣去给主人操穴。」薰儿对于付傲的命令非常欣然地接受了,然后妩媚地对付傲笑了笑就离开了。 . q" S' J5 u7 ?, V$ z
1 V# z' n8 o3 O9 J  F- E2 f1 a
晚上,薰儿换了一套黑色的情趣内衣,上身的胸罩只能托住薰儿的一对奶子的根部,浑圆的奶子却是完全露在了外面,完全没有遮挡的作用。下身的也是一样,在胯部开了个大口子,粉嫩的小穴和菊穴同样暴露在人前。然后薰儿再穿一件紫色的薄纱睡衣,再在外面披了件薄薄的袍子就出门了。
: B0 d2 o7 A1 T7 t - L' d  J% A5 E' z9 x6 z
此时在付傲的房间内,他也换上了一件睡袍,等着薰儿的到来。突然,传来一阵敲门声。
) \2 M/ u+ {1 [* f/ c9 p2 j + {# b- m2 Y4 H0 b/ s; v
「进来。」付傲喊了声。 0 n, g& _% \5 V6 Y& O8 g# ~% z
, a6 S8 @3 M) ]) R: Y
门被推开,一个人影快速地闪了进来。付傲定睛一看,来人正是薰儿。
7 f; r& ?! [0 N! d# s2 K 1 \! L( P  M" J" q# o
「主人,小母狗薰儿叩见主人。」薰儿进来之后,就脱掉了外面的袍子,然后跪在地上向付傲行礼。
$ J  f) k" L- M; E( Q! n( T
' A7 V0 i4 [  R7 o1 T" i* k薰儿的一身行头让付傲眼前一亮,也没有发话让薰儿起来。付傲坐在椅子上欣赏着薰儿,以前虽然没少操薰儿,他对薰儿的身体早已是了如指掌,但是薰儿今晚的打扮却有种朦胧的美感,这种感觉甚是美妙。
# L3 W) B0 i8 f5 P2 K  v; s/ } 7 B$ n# e! {- v8 p$ a. ]; t
薰儿当然看注意到了付傲的眼神,对于付傲的这种神情,薰儿很是高兴,也不枉费她精心发打扮了一番。没有付傲的吩咐,薰儿不敢起来,她微微地挺起了胸,双腿也是悄悄了张开了一些,好让付傲能看得列清楚。 + T  K: r- p' \0 i7 n9 W/ R+ ~9 S
$ Q' p3 j- \, u) g& o- B
薰儿的举动没逃过付傲的眼睛,他感觉自己的调教很成功,这个骚货已经知道怎么来取悦自己了。 , `5 r1 h0 p- i! T. i1 s* w
9 [) A. ]1 j9 D$ g  w
「小母狗,起来吧,主人今天很高兴,有几样东西要赏赐给你。」付傲向薰儿招招手,示意她过来。 6 ]/ _7 |( O6 U8 i3 a
) D/ \& g3 R8 S  {+ M7 J; ?# C
「母狗薰儿谢主人赏赐,主人即使不给薰儿赏赐,薰儿也很开心的,能够服侍主人已经是薰儿这辈子最大的荣幸。」薰儿听到付傲的命令,起身走到他的面前,然后又跪了下来。虽然薰儿这么说,但是她心里还是非常的感动。 : H# e* ?" c" Y9 Z

, {9 k) e$ _1 C* o- k% y! _; `「那可不行,既然你是主人的小母狗,当然也要有相应的行头才行,来,这是主人赏赐给你的。」付傲从空间戒指拿出几样东西,放在了薰儿面前。 1 e3 g' C% A$ h- i1 L, g& ?2 l" y
% p6 V, B+ O6 I* l2 W
「主人,这些是什么?」虽然薰儿被付傲调教了一段日子,但是以前并没有接触过类似的东西,所以并不知道这些东西有什么用。
: F# [7 @; t( H6 A- q
  {& o# d3 |% J0 T8 ~- N「既然你是只小母狗,又怎么能没有狗耳朵呢,来,戴上。」付傲拿起一个头箍,上面连着两个白色的狗耳朵,将它戴在薰儿的头上。
" v4 O8 L0 d! F2 s/ J
8 @9 u: m0 c% Z+ t# [* T「有了耳朵,当然还要有尾巴,这条狗尾巴是用东海明珠串成的,主人花了好大力气才找来这几颗同样大小的珠子,转过身去,将屁股翘起来。」付傲拿起那串由十颗有鸽蛋大小的明珠串成的尾巴,在连接尾巴处是一个机括,通过肌肉控制,尾巴可以自由的活动。
) i4 L$ a6 K( q, O% V , K) X* N2 \) h
薰儿乖乖地转过身,然后高高地抬起屁股,将菊穴对准了付傲。付傲将一颗颗明珠慢慢地塞进薰儿的菊穴内,一直到尾巴根部,然后摇了下,见没什么问题才拍了拍薰儿的俏臀,示意她已经可以了。 # ]! n! W: }" `- a) V$ Q7 V2 j! t  K
; e. r% r. ]% g/ ]9 n* c
「嗯,这样就像只母狗了,不过为了注明你是有人养的母狗,主人还给你准备了一个项圈,上面的狗牌就是你的身体,以后就算有人捡到你这只母狗,也会知道将你送回来。」付傲拿起一个黑色的项圈,上面还挂着一个金色的牌子,牌子写着「付傲专属母狗薰儿」,项圈上还连着一根银色的链子。付傲将项圈套在薰儿的脖子上,链子撰在手中。
+ O9 R. _* T- o6 V: _ ( \% k8 |5 @) h( z: H' t
「躺下来,主人要帮你钉上乳环还有阴蒂环。」付傲吩咐薰儿躺在地上,将最后的几个环拿在了手中。
- y% w- e5 s( C
8 u' P- S6 D" q9 \6 ^8 T付傲脱掉薰儿的睡衣,捉住右边的乳头,将乳环穿过薰儿的乳头。敏感的乳头被钉子穿,薰儿当然感觉非常的痛,但是她咬牙忍了下来,没有叫出声。付傲如法炮制,将剩下的乳环和阴蒂环也给薰儿穿上。穿完之后,薰儿已经痛得流了下眼泪,但是她愣是没叫一声。 9 g/ Q# p+ x3 q! _0 c. s/ A
; b- E6 {& k$ s' u
「好了,母狗的装扮完成了。」付傲看着薰儿一身母狗的装扮很是满意。
5 d5 q: g+ J$ a5 S9 A7 i
- H5 A! Y# ?( M: ^「小母狗谢主人赏赐!」薰儿再次跪在地上向付傲叩谢。
" M! F2 Q2 R; N" h+ W4 U* A
! [* b$ k8 S3 \. R「薰儿,这是最后的步骤,这里有份性奴契约,你签上之后就正式成为主人的母狗性奴了。」付傲又从空间戒指拿出一份羊皮卷,让薰儿把她签上。
' J4 [! |; P1 H
3 q# m# D. K5 q5 g: x6 D薰儿接过羊皮卷,打开一看。契约的内容很简单,只是说明了薰儿从此正式成为付傲的性奴母狗,遵从付傲的所有命令之类的。看完之后,薰儿就在上面签上了自己的名字,然后将契约交还给付傲。 : T' P( P- \; V5 o

" a4 I! C- ]$ e" x, w付傲接过契约,将它放回空间戒指。突然,薰儿扑上来,抱住了付傲。
: I2 _, @& ~1 W. D 3 t0 F$ u7 e! O& D: E( W
「主人,薰儿好高兴,薰儿终于成为真正的性奴母狗了,只属于主人的母狗。」薰儿扑在付傲身上,喜极而泣。
1 O/ \3 C7 V  F4 p+ j( V
7 y* k7 Z( `. u「嗯,主人也很高兴,来,爬在地上,给主人学两声狗叫。」付傲拍拍薰儿的臀肉,吩咐道。 8 [6 E5 K3 w& Z! y0 o. p* p* o: X

* E% [  t- b  {/ [, }! Y「是,主人。汪、汪汪……」薰儿高兴地从付傲的身上爬起来,然后四肢着地,像只母狗一样跪趴在地上,兴奋地学着狗叫,甚至还用嘴咬住银链,将它递给付傲。
9 W% X+ O1 d1 U4 @ $ {2 y0 S7 M; v; Z* }4 }' A  c
「哈哈……小母狗真乖,来,主人带你去院子里遛一圈。」付傲接过银链,起身向外走去。 2 L6 A8 S! ?. e4 H( O+ O

( U! G8 u5 P6 `4 u3 Y( l0 C5 `「汪汪。」薰儿兴奋地叫着,跟在付傲的后面向外爬去,菊穴里的狗尾巴还摇了几下,薰儿在这短短的时间已经学会了怎么会控制这条尾巴了。 ( n7 u2 e* d( P; Y* t" W8 L& C
' {8 m+ S) w1 V/ @2 }2 e' i
付傲一个人住在一个比较大的院落里,里面设有隔音结界和迷幻结界,别人从外面根本听不到也看不到什么,而且平时这里也没有人过来,加上现在是晚上,更不会有人来这里,所以付傲才会如此胆大将薰儿带出来。
1 y, ]9 _7 r8 v. w% H8 ]( c ' \- r  x! X! k) }0 H
来到院子后,付傲就将扣在薰儿脖子上的项圈的链子解开,让她在院子里玩耍。薰儿也真的像只母狗一样,在院子的草地上跑得很是欢快,还边跑边叫。
* G2 z: @# t! I  Y' G2 z2 X   c# C) L& `  `
「汪、汪汪。」薰儿跑了一会,突然停下来,向着付傲叫了起来。 / d' Y& i3 Z# s5 j3 c9 T
6 I: }8 z" l/ @
付傲听到薰儿的叫声,走了过去。看到薰儿夹着双腿在不停地摩擦,他就知道薰儿想干什么。
& O8 c4 T+ j; M- {  H( T8 j# G5 ~ # F" b5 T, _! p) b% R+ ^# l
「小母狗,在主人面前还不好意思,想尿就就地解决吧。」付傲蹲下来,抬起薰儿的腿,姿势就像小狗撒尿一样,然后他将留影石对准薰儿的小穴,准备将这一幕记录下来。 & d* q# Y  p/ r+ M8 q

- q0 t, d0 \* f# @/ Y% ^听到付傲的命令,薰儿也不太忍住,一放松,一股金黄色的尿液就从薰儿的尿道喷出,撒在草地上,渐渐地形成了一个小水滩。 1 ~( D, C8 p1 N* I3 n. n* C

- q+ c6 B0 r' ]9 `8 n. D付傲平时就有将调教薰儿的过程用留影石记录起来的习惯,今天这个小狗撒尿的情景付傲不会放过,一一记录起来,留待以后欣赏。
! C1 ^; R& N1 s- C: `$ _ , ~- \- B. t" S1 @$ `2 a1 I8 H" S- s
记录完之后,付傲走到院子里的一张石椅上坐,掀开睡袍,露出早已一柱擎天的大鸡巴。 , ^' ?- U; k0 G; s) ^) G2 J4 |9 I, u
- g" z9 M5 A& `
「小母狗,过来,主人赏赐你大鸡巴吃。」
! w  O& D) a; G6 l
, r6 o/ _9 O/ t: J6 A2 f薰儿看到付傲露出来的大鸡巴,马上跑了过去,趴在付傲的胯下,终于就含住了他的大鸡巴。付傲在强榜大赛回来之后就没有清洗过肉棒,上面还带有当时留下的痕迹,味道也很重,但是薰儿一点也不在乎,还吃得津津有味。
5 l9 s% B7 X  O9 D8 x9 }, ]
6 t3 h8 j) ]  n! Z* C2 m1 |+ n「小母狗,主人为了你,今天可是没有洗澡呢,怎么,味道如何?」付傲摸着薰儿的头,笑着问道。
$ J. m4 T+ @6 B- [- f+ K) l. n
% c3 r$ ~' T! r3 V! G$ D「唔……唔……好吃……主人的大鸡巴最好吃了……唔……薰儿最喜欢吃主人的鸡巴了……唔……薰儿天天都要吃主人的大鸡巴……大肉棒……」薰儿一边吃着付傲的肉棒,一边含糊不清地说道。
. M+ Z' w8 i* Y9 I' r; p4 k
( b3 {* u: ?% z「那以后主人天天不洗鸡巴,让你来吃,管你吃个够。」「唔……小母狗……谢过主人……唔……」「好了,肉棒清理干净了,小母狗,趴到桌子上,让主人好好操操你的小穴。」付傲将薰儿拉了起来,将她放到桌子上。 . V# L$ p  A2 z% R: c

+ T9 ~5 ?) r3 y( V: \薰儿趴下来,上身压在桌子上,浑圆的奶子被压得扁扁的,她将臀部抬高,好让付傲能挺插得方便一些。 6 o  A/ w, ?  ~( y, z' j

6 o7 ^. J7 h) H9 x( q0 l付傲双手扳开薰儿的俏臀,将龟头对准薰儿的小穴,用力一挺,就将整根肉棒插了进去。 0 G5 u7 u6 B& ^' e! x
( U- ~0 A! H: u
「喔……插进来了……小穴塞满了……唔……好舒服……主人……用力操薰儿的母狗穴……好棒……好舒服……喔……噢……」薰儿欢快地呻吟着,不用像白天那样压抑着声音,她叫得非常大声,好像想要所有人都听到的样子。
4 d4 ]/ r# g5 Y0 a# p: ?/ B# ?
# Y+ _6 k" k8 r「小母狗,你这小骚穴,真是越操越有味,操多少次都不够。最近主人修练的功夫有了进步,今天就让你这只小母狗好好尝尝。」付傲一边用力地操着薰儿的小穴,一边说着。
/ ]& T. V/ w5 _$ Q9 y- R! l/ `
' e, u( Y+ z; j" x8 v* p( a正说着,付傲的肉棒突然开始膨胀起来,慢慢胀得跟成人的手臂一样粗细,直径足足有4 、5 寸的样子,比之前粗了一倍有余。
' a( ^6 G' h% p. y
* `) V7 T8 A2 W5 f1 e「啊……好胀……好粗……啊……胀死了……薰儿的小穴要被大鸡巴插爆了……喔……噢……不行了……小母狗要被主人的大鸡巴插死了……嗯……噢……好爽……好舒服……」薰儿被付傲突然涨大的肉棒撑得感觉小穴好像要裂开一样,但是她并没有感觉到多痛苦,更多的还是快感。 1 P0 H+ T% ^2 c! m
4 \9 X/ I9 g3 T4 h
「小母狗,爽不爽,现在只是小试牛马,等主人神功大成的那天,一定把你的骚穴操爆。」付傲并没有因为涨大的肉棒而放慢抽插的速度,反而越插越快,好像要把薰儿的小穴插爆一样。
# E0 p: b0 C. I ) Y/ _1 y6 `$ ]
「噢……嗯……好棒……主人的大鸡巴好厉害……喔……小母狗要被主人操死了……噢……小穴要裂开了……主人……用力……再用力……嗯……嗯……薰儿好爽……小母狗的母狗好舒服……喔……」付傲粗暴的抽插让薰儿爽得大声浪叫着,粗大的肉棒撑得小穴几乎要裂开,薰儿从未试过这种极限的快感,所以她很快就被操得失神了,高潮接着就来了。
: \1 n8 q' ]) G0 g3 \
6 R$ ]2 f7 W( A( x「哈哈……这么快就高潮了,是不是很爽。主人还没玩够了,今天不把你操得昏过去我就不叫付傲。」付傲运起神功之后,就变得神勇无比,操得薰儿快感一浪接一浪。
& V6 o4 s1 y4 D
5 W4 s1 F% W2 O% ?. U: N2 x9 G+ g. r「嗯……好……主人……快点把薰儿操坏操烂……喔……太舒服……太爽了……嗯……噢……主人……小母狗要死了……爽死了……噢……噢……来了……又要来了……」薰儿被付傲操得高潮一个接着一个,淫水好像不要钱似的,拼命地从子宫里向外喷涌而出。付傲在薰儿的小穴抽插了数千下也达到了喷发的边缘,虽然他粗大的肉棒是撑得薰儿的小穴几乎要裂开,但是也因为这样,他的肉棒也被薰儿的小穴勒得发疼,再抽插了一会,付傲也忍不住了,将肉棒尝尝地顶进薰儿的花心内,火热的精液喷洒进了薰儿的子宫内。
" K' E7 [4 @, }0 S/ |
. P6 O: S8 i8 y( d" ^1 E3 G; k「噢……好热……薰儿又高潮了……啊……」滚烫的精液让薰儿的快感达到了顶点,再次高潮了。
* X1 _7 i! e2 g% U9 C5 g5 } * w5 H+ Y" i, N9 [9 o- O+ _. I
射过精后,付傲的肉棒慢慢变回原来的尺寸,退出了薰儿的小穴。薰儿趴在石桌上喘着气,久久还没有回过神来。
' D) b. l8 `" D- C" u * t  }2 x  Q/ X
看着失神的薰儿,付傲抱着她回到了房间内,放在了床上。付傲也躺在床上,把玩着薰儿的玉乳,等着薰儿醒来。过了好一阵子,薰儿才回过神来。 % W6 u, b9 j3 a$ `1 m
  e* m7 ]$ c5 B. h# l" R
「主人,薰儿从来没有试过刚才那样的满足,主人真是太棒了,薰儿爱死主人了。」薰儿钻进付傲的怀抱向他撒娇。 4 N1 _5 G# I$ s4 o

8 W+ {% M4 [9 u「嘿,你是爱主人呢,还是爱主人的大鸡巴呢?没关系,只要你留在主人的身边,以后天天都让你这么满足。」付傲揉着薰儿的玉乳淫笑道。
* _* v( q5 J. y% x/ ^ 4 Z5 o3 M6 r9 U% o. E7 H. u
「薰儿也很想永远留在主人的身边,只是过几天薰儿就要回家族了,不能再陪在主人的身边了。」薰儿说着,眼神黯淡了下来。
9 s8 G3 M2 I6 {" z ) F' {8 a6 y* ^7 y2 v
「回家族?为什么要回去?什么时候回去?」付傲听到薰儿的话也吃了一惊。 . q7 p2 S/ B. ^5 i
* N3 c! N0 s8 C
「嗯,过几天,家族的人就会来学院这里接我回去,之前我已经推了好几次了,不能再推了,不然他们就算用绑也会绑我回去。」薰儿继续说道,语气中充满了不舍。 9 N  `; o, i% q# i! H+ g
' z5 j, L  c* `) G+ T, h
「哦,是你家族的人要接回去?你的家族离这里远不远,到时我到你的家族去找你。」付傲才刚刚将薰儿收为性奴,当然也不舍得她就这样离开。
5 j0 L/ y* o! t- ?- [) l
( Q4 k; ]/ M. J6 I) i3 L. E「不要,主人,千万不要,如果我和你的关系被家族的人知道,你会被杀的。」听到付傲要去找她,吓得薰儿赶紧阻止他。 ) N4 j  F! I2 ?) e' _, |- [

) |# w$ q0 D4 J, e「被杀?你的家族这么强势?我们付家在这块也是个巨头,没多少人敢惹我的。」付傲对薰儿的话也不太在意。 + U" T3 f1 }4 |& M& T
; ?( y2 s7 r* c& ~/ {$ n! L
「不是的,主人,我所在的家族不在这里,在很遥远的中洲,在那强者无数的中洲也是数一数二的大家族。所以你一定不能去那里,虽然薰儿不舍得你,但是更不想你死去,虽然薰儿暂时见不到你,但是薰儿以后一定会回来找你的。」薰儿紧紧地抱住付傲,阻止他。 7 ?7 \& n9 w7 P5 ]$ C

! M- w8 _% j  v- ]6 `. @「看你的神情好像不是在说笑,没有其他的办法?」付傲也是紧紧地皱着眉。
% [  w- T" P+ F! Z% A . t2 h( X! q5 p) x8 v1 f
「进家族的秘境肯定是不行的,不过如果是古城那里应该可以,虽然我不能离家族太远,但是古城里还是可以自由活动的,不会有人跟着我。」薰儿突然想到一件事,兴奋地说道。
7 c; F! |. g( o) I' K
/ @  }# _; s/ m1 ^+ I- Y% b「喔?那我到时在古城那里是不是就可以找到你了?」事情有回转的余地,付傲也是高兴了起来。 8 Q; l* t$ x$ g9 ^: [1 o
# }; W* `& d" ~* I  O4 M
「嗯,应该没问题,迟点我给主人一个令牌,你就可以自由出入古城了。」想到了解决办法,薰儿也没有了之前的苦恼。
- F8 P) [" D! H. c  ^5 A4 J
# Q! L1 _8 i# K2 i" d& q「呵,既然你就快要离开了,那主人今天一定要操得你起不了床,让你明天回不去你萧炎哥哥的身边。」事情解决了,付傲的心思又活络起来了。 , |3 I2 k9 @$ f5 E  p4 l

' ?( f; C" U* q$ P# Q/ G「主人,我……我这几天不回去了,我要留在这里服侍主人,一直到我回去那天。」薰儿像是下定决心一样,向付傲说道。
4 P6 A1 ^7 y; P
! I! |  L9 U) L5 \「哦?不回去?那你萧炎哥哥找不到你怎么办?」听到薰儿这几天要留下来,付傲也很是兴奋。
; h8 i8 v- k3 E  e# X + K( N8 ]' g( T2 J/ I- S& P( W
「嗯,不回去。薰儿刚才在来的时候,已经在房间里留了一封信,骗萧炎哥哥说我要出去几天。这样薰儿就可以专心地留在这里服侍主人了。」薰儿说着,脸上一片羞红。 * g- ^% b8 @2 y( {6 p

/ h" p% t" V- D+ R3 g; o5 O6 O「好,主人这几天一定会好好的喂饱你,不然你回到家族就要有好一段时间尝不到主人的大鸡巴了。」付傲淫笑起来,又准备动手了。 ( k. @+ T/ a( ~9 y" w% q  _

& I/ r. f; o0 g, x4 I4 W「呜……过了这几天,薰儿就要好久都吃不到主人的大鸡巴了,薰儿会很想主人的,怎么办呢?」薰儿想到要好几个月不能和付傲做爱,也是一阵苦恼。
* q1 C2 b6 I: K3 @/ r2 r ) R9 A. \- e. v; D4 {4 I
「嘿,没有主人的大鸡巴,你不会找别人吗?主人不会介意的。」付傲想借机试探一下薰儿的忠诚度。
0 Z( y+ E9 x1 T" l( S0 P1 ] 2 p* q' K* y) U$ t7 [
「不要,薰儿的小穴是主人的,薰儿才不会让其他人碰。」薰儿听到付傲,气哼哼地回道。 ' f- a6 s* m' n3 `7 W- V

) X' ^# Q" A  t& I7 K% V- f「呵呵,好好好,是主人不对,主人给薰儿道歉,那如果薰儿真的忍不住的时候怎么办?」付傲看到薰儿生气了,赶紧哄回她。其实虽然付傲将薰儿收为性奴,但是平时对薰儿还是很好的,只有在做爱的时候才会说些荤话。
0 G4 l! J' J7 a, N( ]/ [1 V* c
1 k' Z9 v  m; X5 l  k8 L「嗯,薰儿想主人的时候,就用主人送给薰儿的角先生来解决嘛。」「不过你刚刚尝过了这么大的尺寸的大鸡巴,普通尺寸的角先生怕是满足不了你了吧,嘿嘿,要不要主人再送你一根更大的?」「嗯,薰儿谢主人赏赐。主人,薰儿想到那个房间去。」薰儿咬了咬牙,对付傲说道。
: Y9 J9 r# ?3 _( }/ X' b/ X6 C6 D
# y( z% O$ W. q+ J「那个房间?薰儿你不是很怕那里吗?怎么今天又想去了?」付傲对薰儿的提议很是惊讶。
7 w# y& {  N; N# I ) C8 v9 S8 G  P. i  z* J  j
原来付傲将院落里的一个小房间改成了调教室,里面有着各式各样的调教器具。当初付傲就是在那里将薰儿调教成性奴的,所以薰儿对那里是又爱又恨,平时都不太敢去那里,只有付傲要求的时候才肯去。
1 A& A- S. U6 y) U) k 2 C- z3 _# a& G8 B
「因为薰儿快要离开了,所以想主人能玩得开心一点。虽然就算没有了薰儿,主人也能找其他女人,但是薰儿还是希望主人能多记住一点薰儿的好。」薰儿下了很大的勇气才有了这个决定的。 / i+ j. P8 s  ^- }2 W0 t$ l3 E; b
9 X& n% M  K* O: W
「好,既然薰儿想去,那主人就带你去,这几天主人一定会让你爽翻天的。」付傲抱着薰儿向着院落深处的调教室走去。
1 M7 b  n/ k4 i, b1 Z
* t8 b3 r- a; c% H五天后,迦南学院迎来一群不速之客,是薰儿所在的古族派来接薰儿回去的人。领头的是黑湮军统领翎泉。 . ~2 w, P8 k* ]0 W& `5 r. \9 ]

0 U5 U& w: H: }% P- i「小姐,请!族宗大人可是相信您的紧。」
- E- `) h3 Y' p5 r : `$ Q2 ]/ e  C: x, k8 \
「萧炎哥哥,薰儿等着你,等着你来接我。」薰儿在和萧炎作着最后的告别。
$ Y3 k, X4 g# l" @3 a0 x# {4 Q& D  T0 c' _ ! r" }0 |9 j& x9 P& h" n2 N
「薰儿,等着我,我会去找你的!我不管你背后势力是如何庞大与恐怖,你是我的,若是要让得那势力正眼相对需要达到斗尊,那我刻…向斗尊奋斗,斗尊不行,那就斗圣,斗圣不行,那就斗帝!昔年萧家先辈能达到那个高度,我萧炎,定然也能!」告别完,薰儿登上一只四翼独角兽,跟着翎泉等人离开了迦南学院,在薰儿离开前,悄悄向一个方向望去,那里也有着一个人在目送薰儿离开。
2 U( F1 H' R( Y) j8 H5 u0 H ) S. W2 I- h" n3 {3 J  Y7 d, {
「主人,薰儿在古城等着你来找我,你千万要小心保重,再见。」薰儿默默念想着,然后决然的回过头,坐着四翼独角兽离去了。 / l( {2 G6 b" y4 o% i3 F- }" v! X

" l8 K8 }; [' \* p8 ` ( J) C) z  k, t5 L  B
【完】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