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回忆里的提督太太

回忆里的提督太太

我与太太的结婚之夜 # X2 S( V5 ?, w: `  z5 ^

8 q8 L! W8 L+ z% g0 \+ j( r「又到了7月8号么?」 8 ]8 S$ R1 N$ P8 d
! w$ e4 \1 V0 r0 k0 X
无意间抬头看到了日历,我的身子一僵。 1 _' d1 K- k0 G- L; V( ?; e# d

9 W4 v7 ^. t5 x7 w不好的回忆开始向我涌来。
4 s' a' Z* a% l) C  u: b
7 Q. a% }% E5 M. {- G9 n6 F「啊……」
# D' s" Q' `5 b% W% V2 m- C
$ \" D3 P, l6 t+ V我试着伸个懒腰放松身体,但是整个身体就像提不起劲来一样深深地陷在了座椅中。
- Y; A- |4 L! O" c  q 0 j) g+ X7 ]1 n. I9 @
我放弃了挣扎的打算。
6 H5 z9 u9 N7 J& w2 E 5 ]$ t2 u; d4 e# N( Y
我自暴自弃地将头向后一仰,任由回忆把我淹没。 $ x  c- E+ B" k  m

+ B& i  a+ r) U+ j  R* {! u; ?( b- N我从来没有对现在的舰娘们说起,我曾经还有过其他的舰娘,不过她们都已经不在了。 8 r" W: A/ G6 s7 W

; C' r5 l4 f; L, Q没有了,一切都没有了。
- @' @/ {9 ^! S% }7 W
" o$ ]+ K6 g; c唯一可以再见到她们的地方,除了地狱就只有我的记忆里了。 ( {# ]5 i0 W& |! A# _; u# ~

+ y+ l! N  r) `+ r8 `6 }越甜蜜就越痛苦的回忆。 % \. C, E2 _8 U8 K3 g

1 t; p2 K1 @* v2 g% y9 B心脏一阵阵地传来停跳般的疼痛,提醒着我心中的空洞。 " x5 s2 r2 V5 K+ w: t8 g
3 b& P3 E; v, L/ `* N9 d! U) q8 f+ F
太阳渐渐下山,办公室慢慢黑下去,我却什么也不想做,就这么静静地坐着,等待着黑暗把我吞噬。   M" [& V0 ?( N6 o$ Z
# d: W& w+ ^5 N8 t4 o% l* }# I
等我再重新看到光亮时,已经是第二天了。
1 e  |6 Q# N1 O1 C* n9 _9 L: ?2 }
4 j* D! b5 V/ f8 R6 z& C: Z「提督,你醒了。」
  h, q% I: H$ W% A
1 j" W: ~# n( t" Q2 Q# u「啊,是太太啊。」
6 u) a' Y) G( D* d/ r4 u
% ]) j2 N9 f- ~# i; N# A' ^太太俯下身看我,栗色的头发扫过我的脸,有些痒痒的。
5 ]) c- V6 E& j" B6 t! f- A 6 X( b) Z- U! C; V
「昨晚发现提督在办公室睡着了,于是就把提督搬到了卧室来。提督你没事吧,是不是太累了?」 3 e4 b5 l5 \, b: j5 O8 O8 `

1 P# y" t) f' A0 C0 u  G7 g我抬起手想拭去太太拂过我脸上的长发。
/ _4 P" r, v9 {+ o' h. } $ r2 [. ?5 A2 z: v
「啊,抱歉,提督。」
5 L# f0 [' `( R0 ~ + x! ?) b, v* \( M
太太注意到了我的动作,伸出手,将头发拢到耳后。
1 y) n7 v. F) }. B2 a4 ^; S( M 9 N0 ~( ?' Y# }
接着对我露出了歉意的笑容。 ' J9 O- c, a$ \( H
8 s  I$ K5 l6 _6 |' m
就像之前的太太一样。
2 P6 A7 r# i7 P, d) O$ ~. ~$ c4 e4 T / M2 b1 N8 W9 Y3 L# M1 e2 N
胸口突然仿佛被人射穿一样的疼痛,等我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已经忘了呼吸。 - t3 }( n+ D* x0 \
5 X( l: Y, B- d, S3 @" B! N
「提督,你怎么哭了?」
$ C% G- L: m" Z7 Y: a ; V- B4 d4 @6 [( q1 h/ V+ p
太太有些惊慌失措。
5 J* L7 e3 D% q5 F
8 a# `! A8 ^( J: w欸?我哭了?
' ~" O! O# H& B* D& S
. Z. [. W- d  f, E/ I2 Y. o滚烫的液体沿着脸颊滑落,流入我的嘴中,咸咸的。
0 O! m$ f: H; K2 P+ ?
# y0 Q8 j( k  I- m' Y* v, x5 s真是的,我怎么可能哭呢,这是翔啊,这一定是眼角流过的热翔啊!
& @3 t" @3 R# z4 H# a* F. C7 s 6 H6 a2 C. L! [# g
泪水止不住地流下,滴落到被子上。
1 ^% W  D6 _- _ 8 r$ F. c/ o/ E! j
我挣扎地起身,捂住眼睛,但泪水还是不停从指缝流出。
9 ]* V) b% u9 H( v: B/ Z 3 R, w  v" y& k8 Y
「抱歉,突然失态了。」
. E7 G! Y  ^5 A6 z$ H2 L2 g
* p  w: U- |( E4 o( w+ t一个大男人说话竟然带着措泣什么的,的确是太失态了。
5 c6 ^& t% v% l
" g9 ]7 V$ B, ]- q& x( n8 y. f& d, i「不,没关系的,提督。」 % N. ^2 q8 f2 W/ }2 K

, }: N& a/ p# q' D9 k+ v! i. N2 L" \太太弯腰搂住我,她身上的馨香不断地传过来。 $ j7 c! i" N6 m4 w& O7 d
1 a" {3 D3 t4 ?! R% @
似曾相识的熟悉味道。
+ n6 Q9 F( d- |8 t2 |$ t5 @3 p , H& y$ p2 U5 Y
不行,泪水又要出来了。 " X7 w" O$ ]! b; g

, J, s6 R& {" y& H我努力推开太太的环抱,低下头不让她看到我的脸,「不,我没事,你先出去吧,太太。」
7 m0 D/ c! h0 b. P. { 6 M+ c6 z' ]: s+ I$ q8 }: n
然而太太却站在床边并没有动。 / b. H; M& a! G% |
8 R, R7 f1 G  b
「太太,怎么了?」
" H+ o: L3 L8 Z- A. M" P 9 B" y: [% }; g0 D
「没什么,提督。」 # y1 J+ u/ i* m: h) h* u, }6 c

+ y! K1 m/ ]5 L+ F8 i低头不知道想着什么的太太抬头,似乎是犹豫了一下,最后终于问出了看得出是她已经藏在心里很久了的问题,「提督,你喜欢我吗?」「当然了,怎么可能有人不喜欢太太。」
: p' u( B2 x) t
/ m  E! ]4 S8 L+ D* \「是,是嘛,那真是太好了。谢谢你,提督。」怎么有种被发了好人卡的感觉。
* i7 C' @" s! s: V8 O0 y   U/ _, }6 g9 O9 _
当然我是看得出的,太太的脸色并没有像她回答的那么好,因为过于用力控制脸上的表情而显得有些发白。
2 }$ @( L- y8 ~1 |/ W$ b, y2 ] * H" y  f4 A. y" |
女性的敏感,么?
2 h0 V) v0 j  ]* o
  n* {; `" z/ r* S9 B* t# A( R# f' V我想起了之前的太太,一样的亚麻色头发,一样的发饰,一样的脸庞。 ( S0 c5 @* _, t7 _  `3 [: g7 @

: `8 c7 D% a7 S1 Y还有一样的微笑。
1 {8 V" A; g6 n& g0 P# i' A - \3 y6 L5 `5 U1 ]# K" H! q5 \7 L9 R
然而已经不一样了。 8 Z$ c& f" F! l

' C/ m$ G% Z) s3 }$ L我已经不可能再轻易地对舰娘说出喜欢了。我的过去已经和100多个亡灵绑在了一起,我已经是没有未来的人了。 0 i/ C6 z% b9 g1 q2 w3 |( {

( S$ L5 N5 G- O  r对于现在的太太来说,我根本就不值得吧。 1 L3 |, z4 q- [$ \* `; X
1 W- M4 a. M+ ]. K3 r+ H
勉强用发抖的手将自己撑起,身体似乎比之前更加无力。 : J+ ?0 ^4 s6 u7 I" i

  M# r- O* Q* y3 \+ R+ R, j; R然而已经是新的一天了,我走出门,开始了新一天的工作。 ! X+ @0 n% p4 R; I, `& K
! ]% N* x% T. ?" E( ~. p
日子好像又变回了以前的样子,但是太太对我却变得更加地亲密而小心。 ! Q$ h: c8 Y4 }, y

5 k6 x- B7 W7 J# l- B' z" ]每当我察觉到太太的视线望回去的时候,总能看到太太躲闪的眼神。 3 L. I+ z, U, c4 v
/ w+ }8 A- E! n* r$ r% b
就像受惊的小动物一样。
. F5 K6 x9 @& N9 \6 R, | ! r: z- X8 b  O! c2 K" M: H
我叹了口气,这样对现在的舰娘来说太不公平了吧。她们已经是新的了,理应拥有全新的开始,现在却被迫背负着我的过去。 $ O" z" ^7 v9 [4 m) k8 l# w

2 Y' l7 k1 j2 L5 Y9 y「太太,今晚能不能一起吃个晚饭。」 6 |$ q; _. ?5 k6 r( c' d2 }+ E

% Z3 l( {5 |6 e3 p8 t; N! m就算是为了现在的舰娘,我也不能被束缚在过去啊。
1 J+ k. s: G- W  e% { 7 }9 d1 \0 S5 Y
太太的脸因为开心而泛出了红光,笑着答应了我,「好!」梆梆。
1 N6 L' Y$ S) L/ U * o/ }+ z' \% H- l1 D( E* |) v
门外传来了太太的敲门声。 9 ], X9 N" q: k5 `
% y/ C9 v4 L  d+ H1 V4 L- ~/ `
「请进。」 # C* h1 V9 f$ C6 b1 t3 b* A
2 A4 ?  ^+ L/ t* u0 N
我深吸一口气,努力使自己的死人脸变得爽朗一点。
( P- o% Z  n8 n( \. n
- w4 Y: Z$ R- R% T0 R: o看得出太太精心地打扮过了,合身的晚礼服让她显得高贵动人。
, A5 |: H& {+ J
/ b8 E2 j1 t) N" S「太太,请坐。」 5 ~* o% @& x( s& Y( t

6 N( l3 E- q: k* B9 }* j% \( F, n我带着微笑绅士地帮太太拉开椅子。 + Q5 P. v& D4 F+ Q7 {

3 f2 Y% o) o. s4 x' Y3 R太太受宠若惊地向我点头,但我知道,我脸上的笑容只不过是装出来的而已。 ! [- b5 a; i- y! W! h7 b8 ]

* R" W  \* @+ ^3 U刀叉碰撞着餐盘发出轻微的响声,除此以外安静得有些尴尬。 9 F9 z4 l- I& Z& W" ?
, A3 ]2 Z, Z( ?) f& r3 `
太太微微挺直了一下腰,试图打破这寂静。 . y+ D2 Q2 ^8 O- Z" a/ N6 m0 C7 I

! t3 l0 j( Y: l  @+ Y, L「提督,昨天我出征的时候开幕炸沉了一艘深海战列呢!」「真不愧是太太。」 ( I* b: q" ?0 \) [2 C! P5 G3 ~, c% i

, o4 U8 A# T" `" y0 J6 W) L我牵动脸上的肌肉,让笑容变得更大了些。
7 |8 B9 A4 A& C' V) f 5 q1 s+ r# J" K1 p2 w
「还有还有,上一次出征的时候加加被深海打中了,哭得好厉害呢,一直抱着我不肯松手,就连入渠但都是我把她抱进去的。」「加加还真是喜欢太太呢。」
1 M2 F: n1 q, w, y- ^  F # K9 L  P( i! \: f
之前的太太也是这样宠着加加的。这种话怎么说的出口。
1 V% Y5 ^: ?  _: o! }2 s# O( R / G! P8 G) W, E$ T; y" z+ r
「提督,你还记得我们一起渡过的日子吗?」
" T  c: l+ C9 P! v 6 s4 k/ |, R; E6 ~
「记得啊。」 . T5 O7 G1 M2 U$ ?: `3 G8 o

7 j8 L: g6 l% ~* _0 e5 R我强打起精神,回忆起与太太相处的趣事。 % E3 U! d9 D0 M4 W1 [+ `

! J/ F' @2 i5 C「过2- 4院长的时候真是多亏了太太啊,虽然被劝退了一两次不过太太还是最大的功臣啊。」
: ~; S# W5 G& g( c7 V. T 0 w' `4 j8 M3 t- Y/ U( j; x' _3 s6 o
「提督……」
, H7 ]- S( s0 z+ l " j) _2 D: C. t- j$ C1 e
被我提到劝退经历的太太有些不好意思,「人家那时候还不太熟练嘛,一开始劝退后来不就没有了。」
- N1 K) n- ~; C( Y
# k# v8 v) Y: a" H: I「推4- 4时能捞出加贺也是靠太太的欧气呢,不然我这种非提怎么可能出货。」
  {- s8 k" G8 Z* _2 I
: F% z9 Y! w5 H& z; m, m「提督的脸很白啦,一点也不黑。」 - h& V% {! R# |/ m  f9 L  B

- a9 e; k& [, |" j9 ?+ U" L太太咯咯笑着安慰我,烛光照得她的脸庞明艳动人。
' h  \7 m) @: G9 R2 ? : O; T* ?) A6 S
然而我的脑袋却越来越昏沉,我强打精神,努力想撑过这顿晚餐。
7 F8 F2 T6 B8 L! r$ \5 U7 q ) Z' G; w, M7 i( g9 k
「那次打夏活要塞姬的时候,太太你回来以后吃了1000多铝,真是吓死我了「提督?」
/ S" `$ Z, r9 F% g0 f6 `! p 2 C, i' [9 {/ Y. W5 b) g. P6 k
我突然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 9 o& T8 w0 x1 D; V7 B

# a$ B5 d: w$ b* a! L( r) q- N太太的脸色变得非常可怕,脸上的笑容已经是完全在靠着肌肉维持的了。 / S4 p" ]( B% ~4 w. _/ d  `
7 y" `& I7 M; R+ `/ y! V
「我们没有打过夏活啊?」 6 F# v0 b; [. `, r% a9 L

4 g' b8 F. t3 d, m) h7 H5 _我想解释什么,但是嗓子却挤不出半个音节。
2 m. _4 T, U0 W4 O, X# A( i0 f' o
+ v0 |. {+ A7 a7 q6 w* u「提督我先失陪了。」 % i) {/ v4 c1 e$ T

0 a( m2 d4 z8 [) ^$ M: b8 M太太起身掩面而去,我似乎可以看得到太太洒在空中的泪珠。
) r- q  c" z8 g7 j5 o7 @* ?! k/ W
, y$ D4 a, |5 O/ W$ b' k我想追出去,但双腿就像灌了铅一样的沉,最后我只好趴倒在桌子上,任凭眼泪肆意流出。 ' x  m" n! H. H0 U9 i/ G7 N- ~

& L) p2 w1 u% g  x' ]" D$ h房间里隐约传来太太的哭声,而我的右手则已经在把手上握出了一层的汗。
6 ^& Q" @; k  ^, [2 o 7 P) g  I: ~" v1 z( I
用左手狠狠地抽了自己一耳光以后我终于横下心走了进去。
7 y0 w: q. T3 O; F; e8 ~( _
+ j& X8 O. s+ E; X黑暗中传来太太抽鼻子的声音。 8 H0 Z& Y( r7 i7 _2 N# C5 ]
# ]( c* t6 A2 \2 D/ ]* r
「提督,你怎么来了?」
" n' u) K  u" s0 {. Q% c ) P9 k" w" E: x$ A4 K
太太努力想压住哭腔,但是说话还是一抽一抽的,让人不由地心疼。
2 o) `6 K8 A9 M& p; `5 Q " Q0 w2 G- d: E
我上前抱住了太太。
1 y" N. `9 r+ p! h1 B- \( o) R' _$ w- S
& r. d) ]/ J% [5 Y; X1 d/ i「对不起。我忘不了之前的舰娘,所以一直都不敢回应太太你的心意。」难以置信地就这么说出来了,我藏在心中已经很久的话。 ; d( j7 a6 F5 s1 h* S3 G
3 r+ L6 [, ~) k0 p. g( N2 f3 V3 h
「我都知道哦,」太太环搂住我的脖子,「我问过其他港口的提督了,他们告诉了我提督之前的事情。」 + }$ p4 R" n" V

6 s5 _4 F! F) Y. G# w6 M无以言表的抱歉充满了胸口,最后却还是只能再说出一句。
% q2 O% t- F% |4 a
9 u2 P) n& |8 n# a* H( c「对不起。」 1 D+ d- Y( r- q: a9 L

' B$ Z) y) A5 g「没事的,我无论怎么样都喜欢提督的。」
5 E8 e$ q9 E6 U+ G1 @" Y . a/ Q$ X! u# {+ z+ i
太太的红唇贴了上来,柔软的香舌似乎要苛求什么一样伸进我的嘴中。 9 t- s7 }# F8 Y$ t' v* z

$ L) W9 L. P# \. L' U9 @我的呼吸开始粗重起来,太太略显笨拙的舌头很快被我控制住,无力地挣扎着,被我榨干最后一滴津液。 + Y, t( f/ H# O* {7 l9 n

) g  A, [: y  n/ Q6 @, u「呼……」 + z: {3 l5 h6 I5 l1 [/ K

' K* w1 `$ m0 e太太呼吸不支推开了我,在我的怀中发出了可爱的娇喘。
5 G! r$ T! o& N' q/ A1 y3 t
" X) d3 {$ u& Z$ [6 Q4 @8 v「提督喜欢的,人家也喜欢啦。」
8 G" C! {/ h( h5 Q& L3 |
) A3 d) n$ P! r, B/ r1 u5 Z* }太太的肩带因为我们的动作已经滑落到了胸前,露出了丰满的双峰。
4 d- n$ T( l6 _7 T) k * U* n  K  s: n+ b5 o
「太太你没穿bra吗?」 $ E" j( j+ k) m* ?  R1 ^
+ X3 h) b8 c5 o
太太的手指一点,止住了我的惊诧,另一只手引导着我摸上她的乳房。
0 X, c5 }7 @7 t7 J4 a
8 K$ ?% z4 a& n/ ~. o! k; \5 R「嗯……」 ! t+ s6 T9 f  N/ \8 ^2 X
+ ^# N$ v7 r1 B- J, q/ c
我的手一摸到太太的乳房太太就因为刺激而小声地叫了出来。
! B# D7 \0 e0 Z" W# z
8 s5 _- ?0 H" p. v7 `9 V太太的身体传来惊人的热度,让我的手变得颤抖起来。我咽了口口水,开始爱抚太太的乳房。   ^% r) d3 f" g
% r4 @0 ?$ ?, B! s7 C% g+ I( S
我的手转着圈抚摸着太太的乳房,就像是在揉面包。 + _" k" j& w2 p& _) v3 e& ~6 C

7 v! {1 k: g. [0 O3 P' H  H「嗯,啊……」 0 G9 {+ }% s* A, u1 O9 M
5 V' n  S" K8 d* g
太太发出了柔若无骨的娇喘。 5 T1 h4 m! \! L& }
9 I$ n4 ~/ [2 e8 O
接着我用手指快速上下拨撩着太太樱红的乳头,太太的乳头因为我的挑逗而变得挺立起来。
" l8 n& d7 ?; p, E8 Y+ _; }
! [9 G! K  L+ }我低头,含住了太太已经变硬的乳头。 $ w- ]* L; e: v- o

  C1 o6 J( ^; m) g; s& z8 w「啊!啊!」 0 J. @, g* V5 O+ E* z8 p* k

4 q, f2 }7 o) _太太的乳房跳动着,嘴上传来的颤动如同布丁一样富有弹性。 # a" t# O% T' r& i$ |( E0 E

5 l8 i. w" u  h$ d2 F2 o舔食着太太娇嫩乳头的同时,我的双手也不停搓揉着太太的乳房。 7 ?3 B2 b1 k) u4 o
" j+ b! r. B8 u$ Y, [$ t% F
「嗯……嗯……啊!」 0 Z1 \, s6 y5 p  R4 R# g

* h/ L7 I& L( K& q( a4 l太太喘息着,却并没有拒绝我的意思,她甚至按着我的头将我的头埋入了她丰满的双峰间。 . |2 t3 B/ I! {- O
( @2 U, o5 S6 Q5 d8 I; N
太太滑腻的皮肤让我不由自主地晃头摩擦,太太则因为我的胡茬而小声惊叫着,身子在我的怀里不停颤抖。 ) f' L  |0 c& i3 e0 ^3 ?
) ~2 Q' ?: Q2 Y+ q8 x% @9 O7 Z
太太喘着气将我的手拉到了太太的胯下。
. H: G  a7 X5 j
* [1 p  {, r1 D1 a, Z$ J# q' i我的手摸到了一片湿润。
2 v) W) C8 T6 ]8 i$ g: N
: a, I1 E- L) Q- i2 Q& `2 s「人家也没有穿内裤,提督喜欢吗?」
! d( I' P, L  P& m$ j5 P3 P3 h
$ h6 y+ a5 X! E# a「喜欢。」 4 O& r2 }% O, S

% N# D; y+ B7 _我再次吻住太太,疯狂索取着太太的香舌,手也爱抚着太太早已被爱液浸得湿润的阴唇。 3 {: H, X' w: ~% I+ z# d/ M1 L

  A; _5 b, q3 \+ s* u1 V「嗯……提督,我要……」
5 W, g4 a2 u. p4 E' U: J ) I7 x% F6 }. F% y! e1 X  H
太太被我的爱抚弄得求饶不已,柔软的身躯无力地颤抖着。 & e: C  O( E6 P. E3 ~/ O

3 d4 L% H2 \& s" y& D, u我脱下裤子,露出已经发胀的肉棒,对准了太太的小穴。 " v% C7 V6 w' b9 C1 A3 d9 s

5 E* {4 R: H: F& v$ [# F; N太太酥软的大腿被我架到了肩上,肉感而销魂。我用力一挺,进入了太太的阴道。
* W/ J9 s" _" `$ S$ _9 ? - y0 x! T8 C  E- G' J- K2 e( u
太太的阴道紧窄温润,我的前进遇到了很大的阻力。
! l1 ^, o9 s( C$ Y  J% W6 j8 b- ^
- X  \) u3 N& s$ a- M1 u太太的大腿用力夹紧我的脖子,不停地踢着腿。 # w' G5 c, e% Z6 C0 |) @

+ }. I' U. _) X- o; L5 X「嗯……好疼啊,提督。」
% T, L- O5 a! }
$ b, U# E9 O: P2 _1 q5 N* A1 H  ^我停下动作,等待着太太适应我的肉棒,太太的阴道一阵阵收缩后终于没有了那么大的反应,我继续前进,顶到了太太的处女膜。
9 G9 h3 E3 D3 D
5 R5 F- K" U( F/ L「提督,快进来,让我成为你的人吧!」
, S4 m+ a7 W7 ?. U
: W* @8 T/ o& ~5 u% c9 w我用力一挺,冲破了太太的处女膜。
4 X; r$ Y8 K% |" O ! j$ N% t* k7 J" y, ]* i8 O/ m! I
太太发出了疼痛的哭腔,但是身子却努力迎合着我。精神上的快感超越了肉体的疼痛,太太如释重负。
, @  H+ L2 ^$ D3 @+ G
* `% B8 w+ r" u$ m! ]「我终于是提督的人了。」 " ?) ?9 s9 k9 f( L4 T
% c1 j$ p4 i9 A* O9 O/ ]
看到太太的反应我安心下来,开始快速地在太太温润的小穴中抽插起来。 % z0 y5 M% x, c" n

/ k$ w) C# M: _5 s" n& Q  v「啊!提督,快!好舒服啊!」
) i% ]' ?' F7 b2 x# _. x . f) z4 P# m& s1 F
太太在处女的疼痛过后也渐渐地感受到了快感,忘情地呻吟起来。太太的阴道越来越湿热,很快便达到了高潮。但太太的腿还是紧紧夹着我不松开,「提督,都射进来吧,让我怀孕吧!」
0 p5 k: `+ N9 H
5 m' Y" q8 {3 {! A( l5 B& ]感受着胯下的柔软身躯,我也忍不住将滚烫的精液射进了太太小穴的深处。
3 x' S9 u0 R3 a. M# R$ c ( ~; c$ Y: W/ B" o/ j
精疲力尽的我和太太躺在了地上,不知过了多久,太太趴上我的胸膛,一只手撑脸,另一只手捏起一撮头发调戏着我,「提督,我们结婚吧?」歪着头看着我的太太前所未有地可爱,我忍不住脱口而出,「好啊!」「真的?好开心!」太太把脸埋进我的胸膛,头发沙沙地摩擦着。
( i$ d/ @- F1 u! V: N $ W0 \8 x9 x! f) ]9 y
我的肉棒再一次地坚挺,翻身压住太太,太太在黑暗中发出了小声的呻吟。
$ e& y" y+ C' Q+ P/ n2 |$ @ 7 X9 Z) \3 U' y" P  R
「提督你轻点……」
8 o9 J, P* Q: |% g3 | 1 x- Y- ?7 z* R4 `% u" j
「太太,准备好了吗?」 9 h  b6 S6 B1 Z' q& ?

) E: b2 v) N" W「好了,提督你进来吧。」
+ k. B# i( @4 p  I4 f
7 p0 q4 m' S/ y. ?/ M我推开门进去,看到了身着白色婚纱的太太。 * Y* x# y; ?" n8 n/ \+ ?4 K4 y' z
1 k. B- V" U' Q1 g! I
白色的发饰显得太太栗色的长发更加的光彩照人,低胸的设计使太太露出大片胸前的白皙皮肤,束腰则完美地展现出了太太S型的身材,下半身层层叠叠的白纱显得高贵典雅,淡粉色的天鹅绒丝袜让太太修长的美腿无比诱人。
6 ]" A8 W) A- K# o( y2 w 0 }% J% D; E* [( R. C5 r
太太戴着白色手套的手中捧着一束蓝玫瑰,与太太天蓝色的眼睛刚好相配。
7 e8 K2 O) v5 Y4 H. E3 w, g
, v* h' N$ t, j「太太,你知道17朵蓝玫瑰的花语吗?」 " G# A- b  {3 P% U. R" U- n  B' J% D
+ c4 ^$ h+ a  r  y$ P
我从后面轻轻搂住太太的腰。 8 J7 O, d, D% j+ d

: e0 N! J+ a9 i+ S9 O「永远的爱。」
  ]$ a  P6 G- s3 _3 q& ^$ Z% C6 U6 K
4 Z* {; ^+ H' l- d太太红着脸低下头,将身子靠过来。 8 W# B, F5 Y) L: ^

6 B. Y; D1 ?  `$ i4 s3 T% g/ U' F「没错,永远的爱。」
% t) u% e. k2 y& i* c* P3 A + b! _. X5 H1 h, ]: K! o, u
我轻轻吹拂着太太小巧的耳垂,太太的耳垂变得通红而可爱。
* M% M7 l) E* G 0 O2 t, ]7 F' P
我忍不住抱起太太,将太太放到了床上。
1 ^5 z  `. g  k- i& p3 C" A
+ F0 f7 c# o1 X「提督,你在干什么,婚礼马上就要开始了!」太太有些惊慌失措。
* j: B0 [; Y- x; W- F , B6 b( b2 _% }5 L. i( ~) ~
「没事,一下就好。」
7 a2 g& g, j: L/ p4 y; M
% I) h$ x/ @/ s7 O" z2 ?1 w- p8 {我低头吻住太太的嘴唇,太太的身体很快变得酥软无力,任我为所欲为。 1 n, ]  P1 w& ^. g+ ^) f7 {0 L4 D
. b/ e7 A& F8 Z
「提督你喜欢就好。」 1 N& C  c+ ]" j$ Z5 ]' |
6 U% C5 T" w; A  U7 G
太太发出细若蚊嘤的声音。 . J5 l3 f8 l0 a6 M- s3 X+ P6 _: ^: w
7 t& b) `0 q: D/ Y2 `
我掀开太太的裙摆,将头钻了进去。 3 m- i$ F2 H: K) k
' A  M* S; s8 C7 r7 t4 G2 Q9 Q. ^
「啊!提督你快出来!」
: M( W4 w2 c* Q9 u5 {5 Z3 v4 X 7 {( |: x* u( i$ B0 x! x
太太马上拍下裙摆,不过我已经钻了进去。 0 ]/ k5 N5 W& C% z' ^, K  w- A7 \

& k' y0 Q, {' ?# j4 u3 W「太太你竟然还穿系带内裤,真是不乖。」
7 J, f/ w0 ^- n
* N. s1 S' C, N+ O; a: Z我解下太太的内裤。
6 Z% `1 ^9 Y4 _, P 6 J  n- g$ v' W1 x; X. Q: d
「呜……」
) M8 u5 T! d+ p6 i + I3 w& |# H' o0 j
太太发出可爱的呜咽声抗议,不过这只是更加的挑起了我的欲火。 ; u7 s& \* w' _& l/ G4 Q

, E1 w* o% y0 ]* `我脱下太太的白色高跟鞋,玩弄着太太小巧的美脚。 5 e1 e7 m' U% L
5 q! R# C# V5 J- e0 E( ~: F( A
「呀!」 4 V* z9 h) m! G9 `: p

% h2 N5 y4 y' U7 q8 Q0 X/ m太太因为我的调戏翘起了脚尖,绷紧的足弓让美脚的曲线更加诱人。我轻吻太太的脚心,太太柔软的小脚在我的手中扭动着,却因为被我抓住了脚踝而无法摆脱。
; {" ?9 w/ o- ^6 ^4 z. h
7 N6 H; W* d6 e0 P$ \太太的声音已经带上了喘息,提督你别闹啦! $ G6 x7 r1 N- o! A5 D! z3 F+ A' x

4 K* S% S+ _6 j4 r1 H我对太太的抗议充耳不闻,反而变本加厉地含住了太太圆润可爱的脚趾。
8 a# I/ z$ q  s8 L8 P) H& @ / J, e+ `, E+ I0 ~* K/ T
太太的丝袜被浸湿后紧贴着脚趾露出了形,我沿着小腿一路向上,来到了太太肉感的大腿。天鹅绒的柔软触感与太太肉感的大腿相得益彰,随便一戳便是一个肉窝,一旦松手就迅速还原,弹性十足。我揉捏着太太的大腿肉,太太徒劳地想夹紧双腿却被我牢牢分开。 5 V+ h/ A5 U- y2 F- F, w
7 N8 c! }/ }; _4 Z' j$ a
「提督……我不管了你快点好吗。」 6 o6 B0 l7 F8 N
) Y6 \* p/ c) S; j
不是我不想快,是太太你太诱人啊! ) c7 p. F6 a+ w, {. I

* V3 g9 ~4 O. O" U  F我抚摸着太太没被丝袜包裹的大腿根,太太大腿上的肌肉因为痒而不停颤抖着。
2 C% d/ ^: Z% p/ s$ x# y' ^  Q: w 8 s% X/ b8 V! r2 k% s5 Q
「快点啦!」
4 [- {5 k+ p4 Q9 ^+ o7 v# Q% H5 f 0 l8 ]* {) r: @, }
太太扭动身体,将小穴凑到我的嘴边,我伸出舌头,在的两片阴唇上游走。
* {! S" Q) h3 Y, z, e
/ T- e4 }* j! ~「嗯……」 2 {! e2 h& q% r6 S# \6 Z: E
& u/ @2 q$ K# Q
太太发出了满足的娇喘,我的手指拨开太太湿润的阴唇,逗弄着太太粉红色的阴蒂。快感席卷了太太的全身,很快太太就达到了高潮。 - ~" _% M# O! n; _6 t1 M

$ t( e: [4 |' g# b% _1 c' F爱液顺着太太的大腿流到我的手上,我一点点地舔掉,期间太太不断发出小声的呻吟。 7 z' x# k  e: W; J* `
7 y0 H  ?. U9 l
「太太,你也应该让我舒服一下了吧?」 5 P" Y: I$ j4 b5 k

5 R0 G& D2 h5 h$ c# `6 C) @我坏笑着从太太的裙摆中钻出,拉开拉链,露出了已经坚挺的肉棒。 4 A: C. g: ]# a8 K8 t, x  k

" @0 s5 W( E1 g6 Q: w  G2 A# l太太红着脸嗔怪我,「提督你真是的……」 * }2 ]2 ~9 @3 o: h: C
- A* m6 q2 F7 k; S. i2 a/ e
话是这么说,太太还是伸出了被包裹在手套中的娇嫩玉手,为我撸动起了肉棒。 % C- T0 K! _: u" q! Z* e; b3 x6 w
$ y$ b+ O9 E. Q# O" ?1 X' x; e( u
太太的小手在我的肉棒上来回摩擦,手套的材质使得刺激更加地强烈,我的肉棒开始抖动,这是射精的预兆。
& M8 x! ?  f7 e" ^8 D" @
4 h7 r; G0 H) E0 ^太太将嘴唇凑过来,张开小嘴,含住了我的肉棒。太太温暖的小嘴让快感达到了顶峰,同时太太的小手还摩擦着露出来的肉棒,让我终于坚持不住,将滚烫的精液全部射到了太太的嘴中。
; d- g& K" j2 {# `% O. q
1 w  Y% z- K5 f! C6 O% [, d「唔……」 " y% U$ d& g1 b. j& Y- ~! ?& {
7 N6 V1 H( a" _" D* ]
太太慢慢地吞下我的精液,脸上绯起红霞。「提督你真是的,婚礼前还胡来。」太太不停地用粉拳捶打着我。 / F* L& e. a, Q- ~, L2 d! b) i

* j" W  u( E' ~5 p# s! ?9 I) |  ]我抓住太太的拳头,和太太在床上滚在一起。
. y9 ?- D" i$ {6 @
  C! Y. h3 [' n( T  S3 n% {「提督,我是别的舰娘的代替品吗?」 2 [# g+ C: [: M9 R
8 {( u2 E# \) ^% x8 ~
我用力搂紧太太,「你就是我的太太,只有你一个,现在将来到永远。」************************************** ! Z$ R9 e: H" Z7 i6 ~
0 B/ a3 I' U& c8 ~7 s
时间线上这篇大概最早,所有的文章讲的都是某重肝提督的故事。
  v! l7 s% {( l' d& e$ H) | , i/ p% y( F3 K+ b- x
此文献给所有重肝的提督。
9 S, V: u% s) ^* x6 D- F  v( j 4 q. d5 k* K9 K1 h) R, y
神他妈看了高达UC也没出独角兽,6- 4绝赞80连跪中。 ! m' T6 m9 x) M9 V/ n% Z& F4 Z
) b7 s+ M4 J) \+ f: ~* |6 a
【完】

TOP

发新话题